节制欲望的养生之道

● 何应钦一生特别注重“勤”、“俭”,生活简单,饮食清淡,不抽烟,不嗜酒,不赌博,不讨小老婆。   
● 在日本,他们接受了一种疗法,抽出病人的血液制成抗体,再输回体内,用以增强抵抗能力。    
    《淮南子·原道训》说:“人生而静,天之性也。”意思是说,人的天性应该是清静的。并认为“夫精神气志,静则日充者以壮,躁则日耗者以老”。《养生四要·慎动》也说:“心常清静则神安,神安则七神皆安。以此养生则寿,殁世不殆。”可见思想上的躁乱和清静,直接关系到精、气、神的盛衰和生命的寿夭。   
      老子在《道德经》中也提出“少思寡欲”,减少私心杂念,降低欲望,就减轻了思想上的负担,有利于思想的清静。   
      何应钦显然是认同这一点的,他一生特别注重“勤”、“俭”,生活简单,饮食清淡,不抽烟,不嗜酒,不赌博,不讨小老婆。   
      何应钦不像别的国民党官僚那么爱钱,在位时也从不借机聚敛财富。到了老年,他更是把钱物看做身外之物,把乐善好施当做“正思虑”的一项重要内容。90岁寿辰之际,他收到100万新台币的寿礼。他把这笔钱悉数捐出,作为基金,专门奖励拾金不昧者。   
      何应钦的节制欲望,表现得最突出的还是他自始至终只守着一位夫人。他自知个性恬淡,处理不了妻妾之间的争风吃醋。白天要应付官场和战场,随时处在身首异处的险境,需要一个能让自己放松、安宁的家庭。他一直认为,夫妻之情远远重于权力、钱财,后者为身外之物,惟有妻子的爱、家庭的温暖才完全属于自己。   
      据何应钦的副官说,何应钦给自己定了二条不成文的规矩:一,每天不管多忙、多累、回家多晚,都要和夫人聊会儿天;二,每天至少要和夫人一起吃一顿饭,要么是早餐,要么是晚餐。到了台湾,夫人患病后,他又增加了两条:每年陪夫人出国求医治病;定期和夫人离开台北外出度假。   
      明朝龙遵叙所著的《食色绅言·男女绅言》中说:“若人恬淡,则神安魂清,意安魄宁,精不走失;若人躁竞,则神疲魂浊,意乱魄散,精遂溃耗。”何应钦不娶小妾,在内心中为自己建造了一块清静之地,不必为家务事分神、劳神。   
      此外,婚姻生活幸福、美满,也是何应钦长寿的一个重要原因。   
      何应钦的夫人王文湘和他是同乡,出身名门望族,受过良好的教育,知书识礼。王文湘虽为富家小姐出身,但没有娇奢之气,为人性格温和,生活俭朴,很能吃苦。1920年,何应钦在昆明被刺,差一点儿没命。养病期间,王文湘夜以继日地守护在床前,亲自端水喂药,照料得十分精心。何应钦得罪了蒋介石,王文湘就到高层人士的妻妾中四处斡旋,尤其注意和宋美龄相处,替丈夫辩解、开脱。她还很注意为何应钦广结人缘。何应钦从来不在身边培植私人关系网,有贵州同乡或朋友熟人介绍的人来求职时,他有不便回绝的,都是王文湘出面“得罪人”。因此,何应钦在贵州籍军官中口碑很好,王文湘的声名就差得多,都说她仗势压人。20世纪70年代后期,何应钦应酬多、开销大,未免囊中羞涩,王文湘就变卖首饰,不让丈夫犯愁。   
      王文湘终生没有生育,他们过继了何应钦弟弟的女儿为养女。有人劝何应钦纳妾,王文湘也表示同意,但何应钦坚决不肯,因此被称为国民党官场中的“第一好丈夫”。   
      儒家把“齐家”和“治国平天下”相提并论,可见中国人很早就认识到家庭天伦之乐的重要性。今天,康健专家们又发现,爱情和婚姻对疾病预防、病人的康复都有着重要作用。王文湘病后,何应钦每年都陪同她赴海外治疗,舍得花时间、精力、财力。在日本,他们接受了一种疗法,抽出病人的血液制成抗体,再输回体内,用以增强抵抗能力。在家中,何应钦端汤送水,跑前忙后,很是尽心尽力。王文湘得癌症后生命能延续27年,和家庭幸福有很大关系。   
      何应钦晚年在政治上解除了责任,对财产也没有什么大的欲求,于是,干脆将富余的时间拿来专心致志地探求、摸索长寿之道和所谓的“精神圆满”。他自称“用卓越的智慧能力”来追求晚年幸福,这番话显然不能排除自我标榜和自我吹嘘的成分,但从何活到近百岁的实际结果来看,他的长寿之道还是具有一定借鉴价值的。   
      关键词:血液抗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