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大家庭——裕固族


    概况

    在甘肃河西走廊的中部,雄伟的祁连山北簏,居住着历史悠久的裕固族。人口共有13719人(2000年),主要聚居在甘肃省肃南裕固族自治县和酒泉黄泥堡地区。

    裕固族居住区大部分处于祁连山地,平均海拔约3200米左右。海拔4700米以上的高山终年白雪皑皑,有冰川分布,是河西走廊的众河之源。山地牧草繁茂,是优良的天然牧场。黄泥堡和明花乡则属于戈壁绿洲地貌,东海子和西海子宛如戈壁滩上的两颗明珠,是草原上的天然水源。

    裕固族自称“尧乎尔”、“西喇玉固尔”。历史上曾被称为“黄番”、“黄头回鹘”、“撒里畏吾”、“撒里畏兀儿”等。1953年,经群众协商同意,取与“尧乎尔”音相近的“裕固”(兼取汉语富裕巩固之意)作为自己民族的名称。

    由于历史的原因,裕固族使用三种语言:住在肃南自治县西部的使用阿尔泰语系突厥语族的裕固语(一称尧乎尔语);住在肃南自治县东部的使用阿尔泰语系蒙古语族的裕固语(一称恩格尔语,);黄泥堡裕固族长期以来使用汉语。现在,各地裕固族普遍会讲汉语。大河乡有少数人兼通尧呼尔语和恩格尔语。

    裕固族是以畜牧业为主的民族。畜种以羊(绵羊、山羊)、牛(牦牛、犏牛、黄牛)和马为主,还有少量的驴、骡,明花乡过去养有大量的骆驼。肃南民间流传着“水关的驴,杨哥的马,皇城的羊毛赛棉花;白银的山羊,大岔的牛,明花的骆驼力量大”的俗语。黄泥堡的裕固族主要从事农业,农作物有小麦、糜、谷、洋芋、青稞、豆类和胡麻等。

    历史沿革

    裕固族,源出唐代游牧在鄂尔浑河流域的回鹘。9世纪中叶,回鹘汗国因内受大雪天灾和统治阶级内部的争扰,外受黠戛斯族袭击而崩溃,部众分途西迁。其中一支迁至河西走廊的沙州(今敦煌)、甘州(今张掖)、凉州(今武威)一带,受吐蕃政权统治,史称河西回鹘。851年,沙州汉人张议潮乘吐蕃内乱之机,领导沙州各族人民起义,驱逐河西吐蕃守将,据有瓜、沙、伊、肃、甘等11州之地,归附唐朝。河西回鹘遂依附张议潮。872年,张议潮死。后来,河西回鹘攻占了甘州城,立了可汗,所以河西回鹘又被称为甘州回鹘。875年,回鹘从合罗川(今额济纳河,在张掖西北)遣使入贡,唐赠绢10000匹。当时,唐朝本身已很穷困,还能应贡使要求馈赠绢匹,充分表现了双方的友好关系。

    到了10世纪,吐蕃势力衰弱,甘州回鹘逐渐强盛,进一步控制了兰州、河州,扼制着唐和西域的交通孔道。后来又击败瓜、沙等州的汉族统治者,使瓜、沙二州实际上成为它的附庸。

    甘州回鹘建立政权后,统领河西各回鹘部落。最高统治者为可汗,同时还采用汉族官制,设有宰相、枢密使等职务。可汗统领下的部落中设有首领,“分领族帐”。按照《宋史》记载,当时有瓜、沙二州回鹘、凉州回鹘、贺兰山回鹘、秦州回鹘、合罗川回鹘、肃州回鹘等。

    河西回鹘同中原王朝一直保持着密切联系,以甥舅相称。到北宋时,甘州回鹘可汗时常派遣使者来贡土产,宋朝呼为“甘州沙州回鹘可汗外甥”,回赠内地特产。宋太宗太平兴国五年(980年)和宋真宗大中祥符三年(1010年),甘州回鹘可汗曾数遣重要官吏到宋朝京城朝贡,献橐驼、名马、珊瑚、琥珀 。

    11世纪中叶,西夏与河西回鹘发生战争,攻破甘州,甘州回鹘政权崩溃,从此河西回鹘成为西夏附庸,各部落迁到嘉峪关外放牧,但仍与宋朝有联系。宋神宗熙宁元年(1068年),回鹘使者又来朝贡,求买金字《大般若经》。1073年,使者称回鹘人口有30余万、丁壮20万。这一支人口逐渐繁衍,成为河西一带的重要土著。1227年,蒙古军攻灭西夏后,河西回鹘也就被蒙古人直接统治了。

    从11世纪中叶到16世纪,是裕固族逐步形成的重要时期。在长期历史过程中,河西回鹘的一部分同周围蒙古、藏、维吾尔、汉等民族长期相处,互相融合,逐步发展形成为一个共同体。《宋会要辑稿》称之为黄头回鹘,《元史》称之为撒里畏吾,《明史》称之为撒里畏兀儿,就是今天的裕固族。今天的甘、青、新交界地区是他们活动居住的共同地域。在这段时期,河西回鹘中也有许多人融合到其他民族共同体之内去了。

    元末明初,嘉峪关外一带的吐鲁番、哈密、瓦剌等地方封建集团互相争权夺地,不断发生战争。明朝乃先后在关外设立了安定、阿端、曲先、沙州、罕东、赤金、哈密等几个带有军事性质的“卫”,统治各族人民,裕固族也被置于“卫”的统治之下。但不久,各卫由于统治者之间的相互攻伐,外受吐鲁番政权及蒙古右翼封建主的侵袭,相继崩溃。明朝为了便于统治,将关外诸卫迁入关内安置。裕固族这时也东迁入关,在肃州附近及甘州南山地区定居下来。

    东迁入关是裕固族历史上的一件大事。至今,裕固族民间中还流传着关于东迁的传说。据说,在几百年以前,裕固族的故乡遭受很大的风灾,狂风卷走牲畜,沙山吞没帐房,连黄金筑成的经堂也被淹没在沙山底下了。又说他们遇到了别的宗教的压迫,在故乡不能立足,开始东迁。“走过了千佛洞,穿过了万佛峡,酒泉城下扎营帐。沿着山梁走上那高高的祁连山,望见了八字墩辽阔的牧场。草绿花香的八字墩草原,变成了裕固族可爱的家乡”。这首历史民歌大致反映了裕固族东迁的路线和经过。

    裕固族原以畜牧业生产为主。史载五代各朝和北宋政府所需战马,主要从回鹘购买。甘州、西州回鹘每年都不止一次以进贡名义送马匹到开封,五代或北宋政府都“估值回赐”,付以价款。宋太宗乾德三年(965年)年初,甘州回鹘一次就贡入北宋政府“名马”1000匹,另有橐驼500只 。东迁后,裕固族在经济生产方式上逐渐发生变化。黄泥堡地区的裕固族在同汉族相互往来和影响下,学会了农业生产技术,并逐步代替畜牧业。肃南地区仍从事畜牧和狩猎业。由于汉族地区铁制工具和武器的输入,裕固族农业、畜牧业和狩猎业的技术有了提高,生产力得到发展。

    明崇祯元年(1628年),在今张掖西南设立梨园堡,派兵驻守,作为统治裕固族人民的据点,并曾发给裕固族大头目管辖草原的执照。

    清初厄鲁特蒙古准噶尔部占据南疆并威慑甘青西部,迫使祁连山地区的裕固族(清代称‘西喇古尔黄番’)向其纳税称臣。准噶尔部在裕固族地区派驻有专门的收税官员。1696年(康熙三十五年),清朝消灭准噶尔蒙古主力,裕固族归附清朝。

    为了加强对裕固族地区的统治,清朝将裕固族划为“七族”,分封部落头目,赐给世袭职衔。大头目被封为“七族黄番总管”,赐给黄马褂和红顶蓝翎帽。将居住在甘州南山的裕固族部落,划归梨园营都司管辖,凡有大事,均由甘肃提督呈报理藩院。高台附近的裕固族部落,划归红崖营守备管辖,受肃州镇总兵节制。在黄泥堡裕固族地区,则设乡约、农官进行管理。

    清政府规定“以茶易马”的制度,裕固族各部落每年必须上交“茶马”113匹。起初,清朝还给部落一些茶叶,后来,就变成了只见交马不见给茶,“茶马”成为一项沉重负担。此外,还要给地方衙门送鹿茸、麝香和皮毛等贡物。黄泥堡的裕固族每年要向朝廷交纳粮银。

    民国初期,裕固族地区分别由甘州镇守使和肃州镇守使管辖。1931年以后,马步芳的青海军队控制了河西走廊中部和西部。从此,裕固族处于马家军阀的统治下,前后长达十年之久。1942年以后,国民党河西各县政府开始在裕固族地方编查户口,设立保甲,旨在将裕固族置于各县的直接管辖之下。在国民党“分而治之”的政策下,裕固族聚居区被分割得四分五裂,分属于张掖、酒泉和高台等县管辖。裕固族地区由此陷入长时间的纷争之中。

    新中国成立前,裕固族地区长期实行封建部落制度。清初,裕固族有7个部落,到民国时期分化为10个部落(又称“家”),即大头目家、东八个家、杨哥家、罗尔家、四个马家、五个家、曼台部落、西八个家、亚拉格家和贺郎格家。前七个部落居住在东部,说恩格尔语;后两个部落居住在西部,说尧呼尔语。各部落有自己的放牧范围。在今康乐乡境内的是大头目家、东八个家、杨哥家、罗尔家和四个马家;在今大河乡境内的是亚拉格家、贺郎格家、八个家和五个家。

1949年9月,河西地区解放。1950年,根据裕固族群众的意见和实际情形,决定以梨园河、东柳沟为界,以东的大头目家、罗儿家、四个马家、东八个家划归张掖县,设第11区。以西的八个家、五个家、亚拉格家、贺郎格家属高台县,设第6区。东西海子划属酒泉县祁明区。1953年7月,祁连山北麓各族各界人士座谈会在酒泉召开。经过反复讨论,一致同意成立肃南裕固族自治区(县级)。1954年2月20日,肃南裕固族自治区人民政府成立, 1954年4月,酒泉县黄泥堡民族乡成立。1957年,曼台部落所在的友爱乡(原属民乐县)划归肃南。至此,除黄泥堡外,所有裕固族部落都团聚在自治县的统一管辖之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裕固族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进步,生活面貌发生了历史性改变。1998年,肃南裕固族自治县成为甘肃省首批跨入小康行列的少数民族自治县。

在畜牧业生产方面,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裕固族畜牧业生产技术十分落后。生产工具很简单,主要有鞭、“浩尔畏”(毛制的2米长的条状抛石工具,用来打害兽和赶羊群)、套索、“土布拉”(装羊羔的皮口袋)、奶角子(用牛角、羊角制成的哺乳器)、剪刀、镰刀等。牛羊等牲畜成活率一般仅达50%—60%。如今的裕固族畜牧业已实现了历史性飞跃。从1984年开始,自治县全面展开新式草原围栏建设。通过综合治理,使草原生态得到有效改善,牧草产量成倍增长,大大增强了抗灾保畜能力。在国家投资支持下,因地制宜地兴修水库、塘坝,打井、掏泉、挖雪窖,从根本上改变了过去“有羊没水干发愁,干旱逼人到处游”的落后状态。

1980年,肃南县成功培育出“甘肃高山细毛羊”新品种,每只平均产毛量比土种藏羊增加2.6公斤,被农业部确定为“甘肃高山细毛羊”生产基地县。1990年以来,又开展了澳血导入改良,使只均剪毛量达到3.59公斤。继棚舍化后,又大力推广暖棚养畜技术。同时,还提倡“山上繁殖,山下育肥”,有效遏制了牲畜过去夏饱、秋肥、冬瘦、春死的恶性循环。

为分流牧区人口、缓解草场压力,自治县提出由牧转农、舍饲喂养的新思路。经过多年的摸索和奋斗,昔日的裕固牧民大多数成了种庄稼的行家里手,在耕地上走出了致富路。

工业突飞猛进,过去一根铁钉都要从外地运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逐步办起了皮毛加工、农牧机具、发电、煤炭、地毯、面粉和副食品加工等工业,初步形成了资源导向型工业发展体系。

人才培养成就斐然。裕固族成为继朝鲜族后,全国第二个整体实现九年制义务教育的少数民族。裕固族高级专门人才也迅速成长,一批批裕固族青年考入中央民族大学、西北民族大学等大专院校,有的继续深造,成为硕士、博士学位获得者。

文化事业百花齐放。涌现出铁穆尔、贺继新、贺中、安吉斯、银杏·吉斯等一批优秀的裕固族作家、诗人、画家和歌舞表演艺术家。

医疗卫生焕然一新。据史志记载,清初裕固族7个部落共有6000余人,到了1943年人口已不足3000人。疫病流行和得不到防治是导致人口下降的一个重要原因。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央政府曾多次派北京医疗队到肃南,免费为各族群众防疫治病,从根本上扭转了裕固族人口下降的趋势。在上级政府和内地省区的大力支持下,裕固族地区的医疗卫生事业有了长足进步,消灭了鼠疫、天花等疾病,性病、白喉、伤寒、小儿麻痹等一些流行病基本上得到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