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百科资料 > 爆笑 > 爆笑水浒



新水浒传

  这一日,宋江正在BBS上同孙二娘聊天,忽然“嘟”的一声,“你的朋友KuiLi上站了.Reply,Ok”
  “真烦.”宋江嘟哝了一句,向李逵问了声好.
  不一会儿,又嘟一声“你的朋友KuiLi上站了……”
  宋江又草草应付了几句.但没想到,李逵,嘟起来没完了,“shit!”宋江骂了他一句.
  “你别放洋屁行不行,你以为你是谁呀!”李逵搭腔了.
  “铁牛,我是宋江.”
  “啊?宋哥哥,你的名字怎么叫小甜甜?”
  “唉呀,铁牛,你在干啥,怎么总上站?”
  “哦,我的破386老死机”
  “你不要上了,明天到吴用那领台PII.”宋江想:准是有人叫他搞鬼.
  “谢谢,公明哥哥.”
  (李逵卧房.)
  “小理哥,你这法子真灵."李逵对燕青说.
  “这算什么,我那台也是这么弄到的.”
  “小理哥,多谢了,明天帮我拷机如何?”
  “不行,明天我要上网同李美眉聊天,你找林冲帮你拷嘛,反正他不喜欢上网.”
  “他不行,他天天在练红色警报,准备找花荣报仇呢.”
  “那就找王英,向戴宗找几部生活片,他肯定帮你考.”
  “好,就找王英.”
  “那我先走了.”
  “不送了.”李逵哼着小曲,抱着机子找吴用去了。
  (宋江卧房)
  宋江此时正和孙二娘聊的上火,床上乱糟糟的,满地烟屁,只穿了条短裤,叼着根烟,敲的键盘乱想.
  (孙二娘客庭)
  “武松快出牌呀,你楞着干啥?”
  “二万”
  “杠!”张青抓过武松的牌,又去开牌.
  “我靠,杠上开花.”
  “杠!”张青抓过武松的牌,又去开牌.
  “我靠,杠上开花.”
  “真倒霉,”柴进嘟哝着.给张青几两银子,开始洗牌.
  “孙头领,宋寨主要泥陪他明早去水泊看日出,我怎么回答?”旁边上网的一个老军问孙二娘.
  “泥又根他胡说啥乐,钩的他发骚.就说我要照顾酒店,去不了.”
  “娘子,你不是说有事找他么?”张青问.
  孙二娘朝张青瞪乐一眼,又看乐一眼柴进.柴进看出乐端倪,起身道:“既然,两位有家事要商量,柴进就不打扰了,我告辞了.”
  “柴大官人要走哇,再打两圈嘛.”武松说.
  “不打了,都打一晚上了.”柴进心想,你们仨还没赢够哇.
  “那我们就不远送了.”
  柴进一摇三晃的走了出去,只见张青知道自己说错乐话,正朝着武松挤眼.
  武松明白乐他的意思,偷偷把门后的扫帚藏在了身后.这时二娘转过头来大吼一声:“张青,你给我过来.”
  (宋江卧室)
  “宋大哥,宋大哥……”
  宋江赶紧那了件睡衣穿上,快步走到大厅,“出甚么事了?”
  “宋江哥哥,朝庭给了我们山寨几个支边少女,解决一下大龄青年问题.”戴宗说.
  “是嘛,好事呀.”又一想这事难办,这么多人怎么分呀?
  “戴头领,你先会去休息吧,明天到忠义堂开会.”
  (午饭刚过)
  宋江正在写明天开会的发言稿,涂了改,改了涂的.
  只见门帘一挑,吴用走了近来,“宋大哥,听说戴头领回来了,有什么新消息没有?”
  宋江心想:老狐狸,明知故问,我看你要打什么鬼主意.
  “阿,是军师呀,你来的正好,我正有事找你.”
  吴用坐在一旁,宋江就把支边少女的事同他说了一遍,看他有何主意.
  “此事甚是难办,上次评拥护招安积极分子就吵的不可开交,这次恐怕不会亚于上次,此事难办呀?”
  哼,又跟我耍手腕,不就是上次没给你名额嘛,宋江想.
  “吴学就,你就帮我拿个主意吧.”
  “这……个……嘛,不.好办……呀……我想第一人选就是大哥你,你为我们整日操劳,眼看就五十的人了,应该有人照顾你.”
  “不……不……不……还是先紧着兄弟们,我不急.”宋江心想,我要一答应你出了门就不定说什么.
  哼,老滑头,你不急,不急天天找孙二娘聊天,吴用心道.
  吴用刚想再说什么,忽然进来一个人……
  “公明哥哥,是要发媳妇了嘛,给俺铁牛也弄一个吧.”
  “你听谁说的,别乱说.”
  “你还不知道呀,BBS里都贴满了,你开机看看就知道了.”
  宋江赶紧开机,一看才知道,原来,一个ID是QiuGao的从京城登陆到梁山的水泊唱晚站,发了一篇问章,题目是:一把鲜花要插到牛粪上.内容就是关于这次少女支边的事,还说,这次共招募少女50名,分别赏次给梁山,方腊,田虎,王庆四大开发区,由当地主管人士自由分配,而且梁山,方腊各得15名,田虎,王庆各的10名
  宋江再看全都在Re这篇文章,不由怒从心起,不过他还是克制住了,转身对吴用说:“你这站长是怎么当的,这种文章都不删.”
  “我今天没上站,昨天阮氏兄弟请我喝酒去了.嘿,大哥,我告诉你,他们那新开了个洗脚房,又添了几个小姐,那小姐那手叫柔,爽..”吴用回想起昨天的情景,不禁飘飘欲仙.
  “好个阮氏兄弟,当初开桑拿浴,我就告诉他们不许异性按摩.现在又开了个洗脚房,这事我以后再找他们.你赶快给我上站把有关文章删了,还有把QiuGao的POST给封了,再不老实删了他的档!”
  吴用刚走不久,宋江就接到无数信息,问此事是否属实,什么时候分,还有的就直接开始要了,搞的宋江头都大了,他的五笔又没连好全靠全拼和大家对话,最后决定,会议在晚上举行,地点就在忠义堂广场.这才安静下来.
  (朱富朱贵兄弟酒店的网络咖啡屋)
  屋里弥漫着浓浓的烟味,其中参杂着咖啡的缕缕香气,林冲正在和花荣,秦明,关胜...还有几个小喽罗在踩红色警报,林冲刚刚把花荣的主基地打爆,正追着花荣满屏跑嘴里还不停的叫关胜:“狗剩(关胜的外号),帮我守基地,我马上就把花荣踩扁了.”
  “妹夫,妹夫,快救我.”花荣朝秦明喊.
  “往我基地跑,我这有个箱子,肯定是基地车,快来.”
  “我来了.”
  “我说棒锤(秦明外号,因使棒而得),投降算了,你一家赢不了的.”林冲道.
  “腚,你别狂,我坦克多的是.”
  “狗剩冲了,踩扁他们.”
  “我来了.”
  “轰”花荣自爆了,秦明还在扛,只不过是靠几个小兵跟人捉迷藏.
  “唉,论智慧,论经验,我比林冲都高那么一点点;可是狗剩在他一边,他就比我高那么一点点.”花荣有点不服,又很无奈的说.
  “就是因为有你这个累赘,所以他才比我高那么一点点.”
  “林头领,有人骂咱梁山兄弟.”一个在上网的小兵对林冲说.
  “在哪?”
  “BBS梁山快讯.”
  “好,我马上来”
  原来,关于支边少女的分配问题,引起了梁山,方腊,田虎,王庆的大争论.
  首先是王庆的手下认为分配不公,梁山和方腊也没什么过人之处,凭什么他们分的少女多一些,结果招来粱山众人的唾骂,还有方腊的人也赶来助威,惹的田虎的喽罗也来凑热闹,在加上京师和大辽的网虫,好热闹.
  李逵根本就是在骂大街,鲁智深找了两个五笔高手,他骂,那两打,好激烈.林冲也抱起了键盘,他没事就泡网,而且梁山第一台电脑,就是他从山下劫的,招安的条件中那一条为梁山架设网线,就是他提出的.
林冲先看了一下大家在谈什么,首先Re了一篇,把王庆说的一无是处,然后又Re高俅的,将高俅的种种劣迹跃然纸上.
  不想大辽的网虫发了篇,.责怪梁山最先受招安,把农民起义军,推上了断头台,此文一出,梁山受到了方腊,田虎,王庆,大辽的一起攻击,本来此事梁山理亏,许多人都不知发什么.还是朱武脑子快,很快就Re了一篇,抵御外侵为由,大书特书梁山的民族精神,及形成全国统一战线的必要性.
  这一下受到了京师虫虫的支持,QiuGao,JingCai,GuanTong..等纷纷灌水文章里只写一句“i agree”.
  还是吴用威猛,上来一句“本版禁止发表政治性文章,更不准说脏话.发现一律删! 删! 删!”随后删文一千余篇.这才稍稍安静一些.
忽然,“嘟”的一声.
  “站长通知:山下来活了,值班人员迅速到位.”
  “嘟”
  “站长通知:这不是演习,这不是演习.”
  “bibi..bibi...bibi...”林冲的传呼响了,一看是萧让发的信息----祝你凯旋.
  “各位,在下当班,我去去就回.”说完,身行一转,到断金亭报到去了.
  林冲来到断金亭,一看就知道不可能速战速决了,因为同出任务的是吴用,公孙胜和李逵.李逵是急性人不用说,吴用是梁山有名的“我是以理服人.”公孙胜则是人称“公孙叨长”,就是因为爱唠叨.
“林教头,你也来了,我是这次行动的总指挥,我们要用梁山特有的方式打劫他们,我们要以理服人.”吴用知道林冲的脾气,所以先开口堵了林冲的嘴.
  “哦,吴学就作指挥,应该,应该.”林冲也不好说别的.
  “好了,临出发前,我给大家讲一下纪律,阿...没有纪律...阿...阿...是不行地...阿...”
  “我们要以理服人”众喽罗齐喊.
  “阿..对..下面让林教头讲几句,大家欢迎.”吴用带头鼓掌.
  “出发.”林冲只讲了两个字.
  梁山人马来到山下,在开阔地一字排开,把一队人马栏了下来.
  “前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我们包围了,赶快放下刀枪,双手放在头上走出来,再重复一遍........”
  “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抢劫.”那队人中领头的问.
  吴用不等别人答话,自己先开了腔:“我是江湖人称智多星的..吴.....用,吴是三国群英东吴的吴,用是大材小用的用.尔等可曾听说?”
  “没听说过没关系.”公孙胜搭话了,“还有我,我是入云龙..咳.咳.公孙胜.”公孙胜边说边挽了几个剑花.
  (重喽罗打出粱山必胜的大旗)
  “公是公共厕所的公,孙是孙猴的孙.”吴用白了他一眼,补充道.
  “你..?”
  “怎么了,就是那两个字嘛,我是以理服人呀.”
  “你们俩别吵了,还有我呢!”李逵冲上来喊起来,“我是黑旋风李逵,李是黑旋风李逵的李,逵是黑旋风李逵的逵.是不是很恐怖呀?”
  (轰,重喽罗倒了)
  此时对方阵中一个矮胖男人凑到为首的人耳根.
  “老陈,看那书生模样之人,柔若无力,其实肯定是高手,绝对是太极神功出神入化,所以看起来就象不会武功一样.再看那背剑的道士,仙风秀骨,剑走游龙,也不是一般人物.那使斧的孔武有力,身沉腿稳,武功不在那二人之下.只有那使枪的一脸腊黄,到好对复.”
  “老王,你看如何迎敌?”
  “我来对服那使枪的,其余的交给你了.”
  刚好此时林冲说话:“在下林冲.”
  (轰,那胖子落于马下.)
  林冲刚报完名,只见从对方阵中窜出几人,脚步稳健,转眼来到林冲面前.
  “你是林冲?”
  “正是在下.”
  “能不能给我签个名呀?”
  “给我也签一个..”
  “还有我..”
  “……”
  (轰,梁山喽罗倒了一半)
  林冲那过签名册一看,
  “林冲小档案:
  林冲,
  生日:(保密)
  属小白兔.
  最爱的颜色:白中加点黑,在兑点绿.
  最爱看的电影:铁达尼号
  最爱的影星:周星驰
  最爱的...
  “你们这是从哪搞来的,这是我嘛?”林冲都不敢相信.
  “是阿,京都周末登的,不光有你,还有花荣,你看这是这周的,登得是武松.....”
  林冲接过报纸一看,撰稿人----吴用.再看头版,连载:我和潘金莲不得不说的故事.
  还有梁山往事,我所认识的土匪头.....
  冲刚要发作,又一想,这次吴用是总指挥,他要让我独挑他们报仇,岂不坏了,忍忍再说.
  “叫你们队长答话.”
  对方队伍中并无人回话,林冲压了压火气“那边有管事的吗?”
还是没人出来应声。
  “那我可就过去了啊!”林冲一横长枪说道。
  对方阵中乱了一会,刚才那个打算单挑林冲的胖子一步三回头的走过来。
  “哈哈哈,久仰久仰”胖子在离林冲十丈远的地方站住,大声打招呼。
  “你这厮姓甚名谁?”林冲问。
  “我姓什么我知道,叫什么我也知道,就不告诉你”
  “却是为何?”林冲有点搞不明白了
  “你们不是不斩无名之辈嘛”
  “少废话,赶快把值钱的东西拿出来”林冲用大枪指着那胖子说
  “我们都是朝廷公务员,坐办公室的“胖子一脸无奈”我们真的没钱啊!”
  “胡说,没钱你们吃什么?”
  “每人就带了几大包方便面”胖子解释道。
  “方便面也行!营多营多吃了再说”李逵在后面早等不及了,听说有方便面吃一个箭步冲过来,就要搜旅行包。吓的胖子面如土色连声哀求。
  “李逵贤弟不可无礼!人家是朝廷命官”就在此时,打劫总指挥吴用走上来喝住了李逵,然后笑咪咪的对胖子说:“在下是此次打劫的总负责,虽然你们是朝廷公务员,但强盗面前人人平等,您该掏T还是应该掏啊!如果我们这次放过你们,怎么对的起以前被我们抢过的同志?”
  面对“以理服人”的吴用,胖子也实在没了办法,只好说:“我是‘大宋net’东京电报局信息科技扶贫服务团的,要不我先给几位打个欠条......”
  言还未了,只听一声怒吼“原来是你这鸟人,害的我好苦”,林冲血贯瞳人的又冲了上来“你还认得大爷否?上次俺奉大哥差遣去东京办入网,就是你这厮硬要俺在你们局买猫,结果每只比村里贵300多块,大哥还以为俺吃了回扣”
  “您、您认错人了吧?”胖子有点含糊了
  “认错?你丫不就是东京电报局的一科长吗?今天爷爷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林冲暴跳如雷,用枪指着胖子的头。
  “林冲兄弟,不要用枪指着我的头......”
  “不许叫我的名字,叫我头领!!!!”
  “头......头领,我不作科长很......久了”胖子含着眼泪,满腔悲愤的说出一番话来,众头领听得目瞪口呆。
  正是:京中人事风雨变,远在梁山哪得知。


新水浒传
水浒人物访谈
镇关西的明星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