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百科资料 > 爆笑 > 爆笑水浒



神偷大闹奥运会

  当今神州,各种名目的联谊会纷纷扯旗放炮,开得热火朝天。趁着这个浪头,梁山泊首领宋江的二十八代孙宋河也扯旗搞起了个“梁山泊忠义后代联谊会”。一时间,梁山泊的后代纷纷从四面八方赶往山东忠义宾馆。
  “梁山泊忠义后代联谊会”隆重举行之际,正是2000年奥运会各个比赛项目在悉尼激烈角逐的时刻。“智多星吴用的三十一代孙吴仁由此突发奇想,上书大会,称:经本人考查,我梁山泊后代均有祖上遗风,其本领也均不在祖辈之下。为了显示我梁山泊忠义后代的神勇,也为了活跃联谊会的气氛,我建议我梁山泊后代向奥运会部分比赛项目挑战。”
  吴仁的提议立即得到全体梁山泊后代的热烈响应。大会一致推举玉麒麟卢俊义的后代卢雅宏起草挑战书。得到大会一致认可后,由一丈青扈三娘的后代扈靓姐输入电脑用“伊妹儿”发往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不一日,便接到萨翁回电:欣然接受挑战。并派来了一批国际裁判和国际体坛官员前来观察。
  国际裁判和国际体坛官员一飞抵山东忠义宾馆,梁山泊的后代们就个个摩拳擦掌,斗志昂扬。打头炮的是小李广花荣的后代花盛,他口出笑言道:“我观看奥运会的射箭比赛,运动员站在原地不动,尚且不能箭箭中靶心,此等水平,真笑煞我也!请看我的本领!”说罢,令人在宾馆门前广场上竖起箭靶。只见花盛跨上一匹白马,一边飞奔,一边张弓取箭,只见“嗖嗖嗖”,连发十箭,箭箭都中靶。把国际体坛官员们个个看得目瞪口呆,直到国际裁判竖起“命中100环”的牌子后,才纷纷清醒过来,热烈地鼓掌。铁叫子乐和的后代乐蔼不失时机地唱起梁山“好汉歌”来,为其祝贺。正在国际体坛官员们为乐蔼的气势雄浑韵味悠长的歌声如痴如醉之时,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雄壮大汉跳将了出来,只见他敞露着多毛的胸脯,叫道:“我仍梁山泊好汉鲁智深的后代鲁聪极也!我昨日观奥运会重量级的举重冠军举的那铁饼子只有区区213公斤。这个重量在我看来是小菜一碟,我一只手都能举得起来。你们不信,爷们先倒拔个杨柳给你们看看,让你们先见识见识我的神力!”鲁聪极正欲去拔那花坛里的树,武松的后代武柏赶紧上前劝阻道:“鲁大哥,切勿造次!当今世界,重视环保,万不可拔树!我们还是举奥运会举的那玩艺儿吧!”
  此时,国际裁判们已摆好举重的铁饼,问鲁聪极道:“你要举多少斤。”“八百斤”,鲁聪极想都未想,脱口而出!”
  “我的上帝呀!举400公斤!你这是开国际玩笑吧!”一个国际体坛官员身耸耸肩,只摇头。鲁聪极见裁判们呆若木鸡般不敢加到400公斤。直径走过去,自己加到了400公斤,然后抓起举杠大喝一声:“看爷显威风罗!”语音未落,400公斤铁饼就已举过了头顶。喝采声尚未结束,只见武柏也从容地走了上去,也是毫不费力地将400公斤举过了头顶。喝采声又掀起了一个浪头。来自俄罗斯的国际裁判马林诺斯基看了后惊叹道:“这种举重纪录恐怕今后一百年也未必有人打得破!”
  接下来,一幕幕梁山泊好汉的后代们挑战奥运的表演更是精采夺目。
  在宾馆的游泳池里,浪里白跳张顺的后代张泳,混江龙李俊的后代李俏,立地太岁阮小二的后代阮大二,短命二郎阮小五的后代阮大五,活阎罗阮小七的后代阮大七把个游泳池搅得水花翻天。什么仰泳,蛙泳,蝶泳都超过了奥运会此次金牌的成绩。特别是张泳表演的潜水,潜进水里十分钟后尚未露出头来,吓得国际裁判来自英国的劳伦斯不顾体面地大声疾呼:完蛋了!出了事故!快下去救人!”待他不顾一切地跳进水里时,张泳却露出一副鬼头笑脸矣!在宾馆门前的广场上,神行太保戴宗的后代戴祖要求一口气挑战奥运会竟走,马拉松长跑两个项目。起先,国际体坛的官员们还不相信戴祖能同时挑战两个项目,后见戴祖一意坚持,只有同意了。结果,戴祖的一千米竟走竟比奥运会冠军的纪录快了一半。戴祖竟走完毕,一口气也不歇,接着开始马拉松长跑起来。他一口气跑完了马拉松长跑的全程,竟比奥运会的马拉松长跑金牌纪录足足快了一个小时,尚且面不改色,气不喘。惊得一直乘车追他的国际裁判称:“他的这种耐力不可能是地球人,我断定是外星人的化装潜入”。
  当人尚未从戴祖显示的奇迹中惊叹过来,鼓上蚤时迁的后代时移。称要挑战体操运动的全部项目。国际体坛官员们再也不敢小觑梁山泊的后代们,按照时移的要求备好了一切体操项目比赛的器具,只见时移不论是在单杠、双杠、吊环、鞍马,还是在平衡木上,都灵活得如猿猴,翻腾自如,许多动作的难度是奥运会体操项目从未涉及过的。此录象播出后,国际体操界一片哗然,一致声称:时移的体操动作难度太大,不适宜当代体操比赛,要在五十年后方才能考虑进入体操比赛。
  就在国际体坛官员们和一批赶来观看的各国运动员们为梁山泊的后代展示的绝技叹为观止时,刚刚取得奥运会柔道冠军从悉尼赶来的山田野夫狂妄地声称:没有人能挑战我这柔道冠军的宝座。
  山田野夫的话音刚落,从梁山泊好汉的后代中跳出一个英俊小生来,他指着山田野夫道:“休得口出狂言!我来与你挑战也!”
  人们定睛一看,原来是浪子燕青的后代燕飞。面对这公然挑战,山田野夫露出一脸不屑一顾的神情,他甩掉西装,道:“不识时务的东亚病夫,今天让你见识见识我太和民族的厉害!”听到称“东亚病夫”,燕飞满眼迸出怒火,他一个箭步上前,只轻轻一推,就把山田野夫推了个嘴啃泥!山田野夫恼羞成怒:爬起来像饿狼一般扑向燕飞,只见燕飞轻扫一脚,山田野夫又跌了个晕头转向,一连五个回合,山田野夫都败下阵来,他气极败坏地暗中掏出把匕首来,正欲向燕飞下毒手。在看台上观看的梁山泊没羽箭张青的后代张迅看个真切,掏出一粒石子飞去,正中山田野夫的手腕,只听“当”的一声,那刀掉落在地,国际体坛官员们和各国运动员们立即发出一片“嘘声”,山田野夫丢了丑,只有掩面窜去。
  鉴于山田野夫的教训,奥运会男子花剑冠军意大利的米拉上场后没敢口出狂言,而是拿出金牌真心实意地说:“我虽是奥运会花剑冠军,但在中国的佐罗面前,我不敢先挂这金牌。谁能嬴了我,我这金牌就挂在谁胸前。”
  “不打不相识,我来试试!”从梁山泊好汉的后代中走出青面兽杨志的二十九代孙杨远。杨远拱拳对米拉道:“请了”,然后拔出剑来。米拉先声夺人,一上场就连连举剑进攻。只见杨远避其锋芒,故意卖了个破绽,待米拉以为得计之时,趁其不备,一剑刺中了米拉的右臂,再一回合,杨远大举展开攻势,米拉左避右让,根本无还剑之力,恕丢下花剑,甘拜下风,并亲自将金牌摘下,挂在了杨远的脖子上,自此,看台上一片掌声雷动。
  看见杨远如此风光,黑旋风李逵的后代李海再也按捺不住了,他手持双斧跳将出来,向国际体坛官员们叫道:“奥运会应增补双斧比赛项目,要不,爷们英雄无用武之地!亏煞我也!”引得众人大笑。
  当晚,萨马兰奇通过电视录象观看了梁山泊后代挑战奥运会的表演后,沉思良久。谁也不知这老头在想些什么,反正第二天他就向新闻界透露:他将不再担任下届国际奥委员主席,是否与梁山泊挑战奥运有关,谁也弄不清这其中的葫芦药,也许这只是一种巧合罢了!


神偷大闹奥运会
梁山泊笔会
“武松打虎”的真相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