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百科资料 > 爆笑 > 爆笑水浒



西门庆离婚沉浮录-后现代版

  婚姻与打官司很相象,如果总是一方欺骗另一方,那么,结婚的人里面,便有一半是损害另一方的利益而在那里装蒜。
  
  西门庆便是如此。他老婆在很久前发现他有沾花惹草的不良作风后,即与他分居。以此考察时日----谁想这狗东西非但没收敛半分,反而变本加厉。近日搭上了对街的荡妇潘金莲!搞的沸沸扬扬,全城皆知,甚至还牵扯到命案!!
  
  非也,错也,逃也,赶快跳出坟墓也!!
  
  这西门夫人倒也是个爽烈女子。自从瞎了眼跟他跳进围墙这么多年,夫妻感情没什么发展,倒是家里的票票涨了不少。如今丈夫又捅了这么大篓子,再和他赖缠下去也没什么看头,就算跟他拜拜,财产有她一半。倒也能做个黄金女贵族,说不定~~~~~假以时日还能钓个英俊潇洒又体贴重情的美~~~~男子~~~
  
  她一想到这些就心花怒放,感觉前途一片光明,也就更加坚定了和丈夫离婚的决心。
    
  两人的离婚进行得很顺利,一拿到签名文件就各自毫不迟疑地刷刷落笔,生怕对方反悔。西门庆心里兴奋至极,想他相貌堂堂苦守十几个春秋面对一个渐老渐黄的发妻,原则上是他偷腥先对他不住,早些提出离婚怕是有损声誉----如今可是她主动要求,正求之不得啊。。。他也权当接受,倒顺了他和莲妹妹厮守余生的美意……哦,阿莲,可爱又害羞的阿莲,苦难又纯情的阿莲。。。他感觉前面一片阳光灿烂,未来充满无限企盼……
  
  两人走出办事处大门。天空正下着朦朦细雨,四处吹着萧萧凉风,偶尔响过一声沉闷的夏雷……很经典的情侣分手的环境情景……西门庆打算最后赏她一个留恋的目光以资纪念:今天她很隆重地烫了头发,卷曲的头发像一弯轻轻的波浪在翻腾,玫红色的唇彩使她饱满的唇菱充满神秘的呼唤,纯白泡泡袖的及膝连衣裙配上蓝光莹莹的腰带……啧啧啧,这一切映衬起来,使这个与他共度多年的女人忽然增色不少----他的内心震撼了一下,随即他又很快抛开那种奇怪的想法……
  
  一路上,他狂踩油门,时速达到了160km/h,以最快速度抵达坐落在东市街二幢二楼的武家。门框上贴着蓝色对联,说明这家前不久刚有一位上天。他猛按门铃好几下……很久可视门铃说话声响起----
  
  “谁呀?”那头传来让人心酥酥的女声。
  
  “我,阿庆啊……阿莲----”明知故问,西门庆心里暗暗笑了一回,这小娘们……

  “哦?----等一下。”门铃挂了。
  
  西门庆心里美滋滋地“哦”了一声,带着无尽的幻想和未来的美好憧憬靠在门口做起了白日梦……
  
  他梦见:在遥远的天穹下,有两个共骑一匹白骏马的情侣相依相偎,终日唱着高亢的《康定情歌》,走遍天涯,走遍海角……
  
  ----等了很久还不见门开,他急了,再次敲起了门:“阿莲,在搞什么啊,快开门啊。我们成功啦……快……”
  
  里面没动静----他扯开嗓门喊:“阿莲,你怎么啦?告诉你,我们可以远走高飞啦……阿莲……阿----”
  
  “吵吵吵,吵什么吵?”门突然被拉开,潘金莲一脸凶悍的站在面前----
  
  西门庆上下打量她:一袭艳红色的睡裙,吊带及胸,露着她雪白的皮肤,细细的长发很零乱又性感地披在肩周,美丽的闪着莹光的双眸,虽然有点反常的凶悍,但使她看起来更具女人的气质……他看得心花怒放,想上前一个拥抱----
  
  潘金莲巧妙地躲开,坐到沙发上,开了电视目不转睛地看着正在播放的《永不瞑目》,当欧阳兰兰终于明白萧童是庆春那边的人,当萧童终于跟着庆春来阻击他们一伙时,她绝望地举起了枪,朝萧童-----
  
  那一枪还没下来。西门庆着急地坐下来说:“阿莲,相信我,这次我是真的自由了。嫁给我吧!我们现在就去买钻戒?”他一脸笑奤充满期待地询问,侧着脑袋等着潘金莲的香唇答复----
  
  潘金莲终于回过头来,冲他一个媚死人的抿嘴一笑,朝他后面努努嘴----
  
  噶?什么啊?西门庆莫名其妙地回头----
  
  三个穿着制服的彪汉正走到他身后,最高大的那位闪电式地亮了亮一个证件,然后郑重地说:
  
  “你是西门庆?”
  
  “嗯?是啊?你们----”
  
  “我们是市公安局的。现在我们有人证证明你杀害武大郎。案子又翻案了。请跟我们回局协助调查。”
  
  “啊???”西门庆一头雾水:“我的律师不是胜诉了?那事是王干娘搞的鬼啊……关我什么事?”
  
  “请配合我们的工作!”公安干警不由分说喀哒给他拷上了手拷----
  
  “冤枉啊……冤枉啊……阿莲……”西门庆被强拉出去,嘴里不住的交换着潘金莲……
  
  潘金莲起身扫扫座椅,关了门。摇摆着身段探进卧房----
  
  “死鬼,你们局里的兄弟怎么这么久才来啊?”她朝卧在床上的人埋怨道。
  
  “这已经很快了。甜心。”裸着上半身的武松吸了一口烟,慢条斯理地答道。


西门庆离婚沉浮录-后现代版
武大郎当过国王
武松打虎保安失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