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百科 > 笑话 > 古代篇



恍唿
  三人同卧,一人觉腿痒甚,睡梦恍忽,竟将第二人腿上竭力抓爬,痒终不减,抓之愈甚,随至出血,第二人手摸湿处,认为第三人遗溺也,促之起,第三人起溺,而隔壁乃酒家,榨酒之声滴沥不止,以为己溺未完,竟站至天明。
恍唿
合伙做酒
→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