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论文资料 >> 教育论文 >> 学科教育 >> 西方马克思主义者和左翼学者对资本主义未来的新看法
西方马克思主义者和左翼学者对资本主义未来的新看法
20世纪90年代以来,西方学术界开展了一场关于资本主义的前途和未来的大讨论,资  本主义向何处去的问题重新彰显。资本主义必然灭亡吗?它的未来是什么?为此,自由主  义思想家、西方马克思主义者和左翼激进思想家展开了广泛而激烈的论争。以自由主义  思想家为例,海尔布隆纳出版了《21世纪的资本主义》(1993年),瑟罗出版了《资本主  义的未来》等。在西方马克思主义者方面,梅扎罗斯出版了《超越资本》(1995年)、辛  格出版了《谁的新千年》(1999年)、施韦卡特出版了《反对资本主义》等。此外,西方  其他左翼学者也出版了一些相应的著作,对资本主义的未来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一、奥尔曼:资本主义正在走向衰亡
  美国纽约大学政治学系教授贝特尔·奥尔曼认为,当今西方资本主义正在走向崩溃。  他把当今的西方资本主义,形象地比喻为一架每小时飞行600英里但却迷失了方向的客  机。他认为,西方资本主义的物质财富尽管在不断地增加,但是却不能保证其精神和体  制的自足,这使它不可避免地正在走向衰亡。
  奥尔曼承认,二战以来,资本主义国家提出并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进行了种种舆论  宣传,使人们不再专注于资本主义制度的种种弊病。例如,资产阶级为了证明自己统治  的合理性,主要依靠政府在以下几个方面给以支持:“一是依靠政府积累资本;二是依  靠政府拓宽商品信息;三是依靠政府证明自身的合理性;四是依靠政府压制对自己危害  的社会力量。”这些措施尽管缓和了社会中的阶级矛盾,但是,社会主义是不可能在资  本主义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相反,奥尔曼认为,在全球范围内,西方资本主义正在逐  渐失去它赖以存在的条件,因而不可避免地在走向衰亡。用他形象的话来说就是:“当  今西方资本主义如同一只被割掉头的鸡,尽管它到处乱窜乱跳,还可能伤害别人,但它  很快就会倒下去,因为它已经没有头了,这个头也就是资本主义赖以存在的条件,它已  经不复存在。”(注:《美国奥尔曼教授认为当今西方资本主义正在走向崩溃》,载于  《国外理论动态》1995年第1期。)
  奥尔曼认为,要分析西方资本主义及其走向崩溃的因素,有两种方法。一种方法是对  资本主义及其500年的历史整体地进行研究;另一种方法是以美国、日本等资本主义国  家为例,对资本主义近几十年的发展进行研究。对于前一种方法,应当从三个“过多”  开始研究,即资本主义国家为什么会有过多的资本、过多的商品和过多的失业工人,三  者之间有什么关系?对于后一种方法,也应当从三个“过多”去考虑问题。例如,美国  最大的生产商不是生产产品,而是制作有很高利润的证券;投机商不是生产产品,而是  投资于赌博机器;人们总是在追求如何消费等等。这些现象都与三个“过多”有关,是  与资本主义制度相联系的,它们恰是资本主义走向崩溃的因素。(注:《美国奥尔曼教  授认为当今西方资本主义正在走向崩溃》,载于《国外理论动态》1995年第1期。)
      二、彼得·德鲁克的悲观的“后资本主义社会”说
  在对资本主义的未来的看法上,美国学者彼得·德鲁克是一个悲观主义者。他虽然对  资本主义持某种肯定态度,但是认为资本主义的前途一片茫然,看不到它的未来。他的  这种悲观看法,主要见于其《后资本主义社会》一书。
  在该书中,德鲁克将后资本主义的上限界定为20世纪40年代,下限界定为21世纪20年  代。因而,在一定意义上说,资本主义的未来要视后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而定。德鲁克  认为,目前,我们就生活在这样的一个转变中,它正在创造后资本主义社会。这是一次  根本性的变化。自此以后,不再有“西方”历史,甚至不再有“西方”文明,只有世界  历史和世界文明,但这两者都是“西方化”了的。我们目前仍处在这个转变之中,它要  到2010年或2020年才会完成。
  德鲁克是以“知识”为轴心来划分时代的。他把近代看作知识的时代,并以知识为主  导因素对近代资本主义社会的历史及其现实的发展作了理解。他认为,要理解人类向知  识社会的转变,其源头可以追溯到文艺复兴时期。
  德鲁克指出,仅仅几十年前,每个人都“知道”,资本主义社会之后肯定会是一个社  会主义社会。现在我们大家都知道,情况不一定是这样。同时,发达国家正在走出资本  主义社会,进入后资本主义社会。这一点在苏东剧变之后才变得十分清楚。尽管这一事  件不等于整个“历史的终结”,但它的确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结束,意味着一种历史的终  结,即一种为世俗宗教——他称之为“社会拯救信念”——支配了250年的时代的结束  。但是,这种时代和历史的终结并没有壮大资本主义,同时还在逐渐废弃资本主义。因  此,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都在迅速地为一种完全不同的新社会所取代。它就是后资本主  义社会。
  后资本主义社会是个什么样子?德鲁克给我们描绘的特征是:第一,在经济机制和社会  结构方面。自由市场成为惟一被证实的经济一体化机制。资本主义的机构将继续存在,  但有些机构,如银行,可能会发挥完全不同的作用。后资本主义社会的重心——它的结  构及其社会和经济动力、社会阶级和社会问题——与支配过去250年的那些问题的重心  不同。
  第二,在政治结构方面。我们已经从具有400年历史的主权民族国家转化为一个多元的  政体,其中民族国家将不再是政治一体化的惟一的单位,它只是后资本主义政体中的一  个组成部分,虽然仍然是一个关键部分。在这种“后资本主义政体”中,跨国的、地区  的、民族国家的结构与地方的,甚至部落的结构既竞争又共处。
  第三,在财富的创造方面。基本经济资源不再是资本、自然资源或“劳动力”,而是  知识。创造财富的中心活动将既不是把资本用于生产,也不是“劳动”。现在,价值由  “生产力”和“技术创新”来创造,而这两者都将知识应用于工作。知识社会的主要社  会群体将是“知识工作者”,就像资本家知道如何把资本用于生产一样,他们是知道如  何把知识用于生产的知识经理人员,是专业人员、知识雇员。可是,与资本主义制度下  的雇员不同,他们既拥有“生产资料”,又拥有“生产工具”。
  尽管在描述后资本主义社会时,德鲁克显得处处都有“根据”,但是他也承认,后资  本主义社会将用一种价值观和美学概念的新的两分法来划分。关于后资本主义社会,我  们知道已经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发生;我们也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为什么会发生  。人们常问他是一个乐观主义者还是一个悲观主义者。在他看来,对于20世纪的任何一  个幸存者来说,成为乐观主义者都是愚蠢的。他甚至认为,没有一个“后”时期是持久  和长命的。他所论述的这个“后”资本主义只是一个过渡时期。未来的社会将是个什么  样子,取决于发达国家——它们的知识分子领导人、工商业领导人、政治领导人,但首  先是我们每一个人——如何对这个过渡时期、后资本主义时期的挑战作出反应。
      三、沃勒斯坦:资本主义全球体系处于崩溃中
  沃勒斯坦在西方马克思主义思想家中,是世界体系理论的著名代表。早在20世纪80年  代,他就曾经因预测全球化自由市场经济已经走入绝境、2025年会出现取代资本主义的  “新秩序”而受人瞩目。“9·11事件”重新挑起了如何看待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未来  这一话题。为此,他接受了《天下杂志》的专访,谈了自己对资本主义未来的最新看法  。
  总的来说,沃勒斯坦仍然坚持自己以往的看法,即认为自由资本主义的世界体系正在  走向解体。在采访中,沃勒斯坦特别强调“世界体系”将要解体。这主要有两条理由。  其一是在未来资本主义体系中,所有人的利润都会越来越薄,这是资本主义体系结构先  天就有的限制,不是任何人做什么就可以改变的。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资本主义全球  体系的发展具有先天的限制。另一方面,我们还可以看到,政治方面也在衰退,即国家  的作用越来越弱。因此,我们看到,有越来越多的人因所得的差距越来越大而对自己的  未来越来越不满。这要在过去,是可以让人们相信,通过政治活动能够改变这种境况。  它实际上是一种让“人民”稳定的重要力量,即让人民“相信”未来社会将比今天更好  。但是,近20—30年来,全世界的人民逐渐丧失了这种“信心”。再加上全球的企业都  发现,赚钱越来越困难,资本家也开始不满,大家都越来越失去了耐性。因此,他说:  “经济加政治压力,自然造成我预测的资本主义全球体系的危机。”
  由于资本主义全球体系正走向危机,所以在沃勒斯坦看来,未来1/4的世纪都将处于一  个“黑暗时期”,对谁而言,都是如此。这也意味着,我们正经历一个过渡期,至于过  渡到哪里,由于不确定的因素实在太多,我们是无从知道的。尽管如此,沃勒斯坦还是  大胆预测,在2025或2050年,我们会走出这个混乱的过渡期,建立一种“新秩序”。到  那时,世界会再度恢复“正常”,也会有一个新的运作体系,达到均衡。至于未来的秩  序或结构是什么,他表示,这个问题还很难说。
  当问他希望未来的新世界体系或新秩序应具备哪些条件时,他回答说,在未来的新体  系中,人们还会按某种新的阶层关系而被分成两种,即特权阶级和非特权阶级,只是由  于用不同的条件来界定阶级,所以区分的方式会有所不同。但不管未来是什么体系,都  会有穷人和富人,这是任何特定的社会体系都与生俱来的机制。从封建体系转变到资本  主义体系是如此,从资本主义体系转变到新的替代体系还是如此。据此,沃勒斯坦认为  ,鉴于历史的经验,现在既然到了资本主义体系正在崩溃的时刻,该体系中比较精明的  人就应该坐下来讨论:我们未来应该有什么样的体系?但是,当被问到,未来新世界体  系的答案是否来自资本家时,沃勒斯坦却又认为,资本家会思考他们的新出路,其他的  人也会有自己的看法,这样才会有政治斗争。现在虽然还不能确定未来会往哪个方向走  ,但最终的答案还是要取决于全球数十亿人,取决于他们陆续做出的许多小小的决定。  沃勒斯坦还断言,不管情况如何,未来20—30年,一定会有一个较清楚的方向,会进入  一个较稳定的体系。至于这个新体系是比今天的更具有阶级性,还是更平等,他表示自  己不知道。(注:参见沃勒斯坦《资本主义全球体系处于崩溃中》,材料来源于www.kl.  gz.cn。)
      四、施韦卡特:“经济民主”的市场社会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替代制度
  施韦卡特在“市场社会主义”流派中,以提出“经济民主的市场社会主义”而著称。  苏东剧变以后,面对西方知识界纷纭而起的“社会主义死了”、“共产主义亡了”的讣  告,他仍然坚持自己的观点,并根据新的材料,修订和增补自己20年前出版的著作,出  版了《反对资本主义》一书,对自己的“经济民主的市场社会主义”观点提出了新的补  充和论证。对于当前西方盛行的除了资本主义“别无选择”的观点,施韦卡特作了有力  的批判,并通过从经济、政治和伦理等角度比较市场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模式,充分显  示出“经济民主的市场社会主义”是资本主义制度的较好替代物。
  此外,今年7月,施韦卡特应邀来杭州参加了题为“现代化、全球化与中国经济发展  之路”的国际研讨会。在会上,他发表了“关于马克思主义和向社会主义转型的十个命  题”的演讲。其中,特别就社会主义制度是资本主义的替代制度问题,作了简明扼要的  阐述。

[1] [2] 下一页  


相关文章列表:
  • 马克思主义的佛教观和佛教的马克思主义观

  • 西方预算管理:实务探索与学术研究

  • “中国—西方”的话语牢狱——对20世纪90年代以来几个“跨国交往文本”的考察资料

  •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中国现代性的建构

  • 新马克思经济学论纲

  • 全球化向马克思主义提出的若干理论问题

  • 民主:马克思主义政治学的核心价值理念

  • 从新的角度理解和认识马克思主义哲学

  • 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武装全党

  • 伯恩施坦社会主义理论批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