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论文资料 >> 政治论文 >> 台湾问题 >> 当睡狮醒来时遇到巨人
当睡狮醒来时遇到巨人
历史上曾经与多个伟大民族发生过龌龃、碰撞的中华民族,经多年沉睡后,在其崛起复兴的今天,又历史地遭遇了一个巨人——美利坚民族。中国人对美国人的感情是十分复杂的,微妙的,甚至很有些“既生瑜,何生亮”的味道。在中美两国的国际交道中,精明的美国人手里经常打出两张牌:

  一张明牌为针对中国大陆的“台湾牌”,即在台面上,美国人双手高擎着台湾这只光亮馨香的“金苹果”作诱饵,向中国大陆招呼道:“小朋友,瞧一瞧看一看嘞,好大好香的金苹果呦!”台下的两腿却不时搅浑台湾海峡的海水,使大陆人只能闻到果味而浑然不知苹果所在,心里话:“哼,想吃苹果,没门!”

  另一张牌,因为被袖在衣褶中时隐时现,而经常被人忽略,可称暗牌,这就是美国人针对中国台湾的“大陆牌”,即利用和强化台湾当局对大陆统一政策的畏惧和排斥心理,甚至在台湾人夜深入梦时,突然怪叫一声:“狼来啦!” 等到台湾人惊醒后茫然四顾时,又安抚道:“乖,听话!有我山姆大叔巡夜,你尽管放下心去睡!”从而使心存余悸六神无主的台湾人在极度惶恐下,懵懵然俯首甘做受其摆布的棋子,用以牵制中国大陆。

  这两张牌,一个精神:以华制华,坐收渔翁之利。

  若从消极悲观的心理出发,会认为:中华民族在其崛起复兴的进途中,不期遭遇这样一个精明强悍的对手,实在是中国人的一大悲哀,并常常成为所有中国人夜夜挥不去的梦魇。当然,这只是消极的一面,若能翻过其积极的一面,假如全体中国人从此卧薪尝胆的话,尤其重要的是,海峡两岸的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政治领导人如能保持头脑清醒,设法正确引导两岸人民,以美利坚民族为镜鉴,为砥石,激励族人发奋图强,变不利因素为有利因素,那么,在当今世界已全面拉开的“世界民族竞走运动”中,在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浩浩进程里,强大的美利坚民族的存在,则或许可成为上苍赐予我中华民族的一个不可多得的同伴、道友,一个不可多得的领跑员和赶超目标。

  人类历史发展到今天,从弱肉强食、瓜分割据、群雄并争的无序世界,到二十世纪的不同邦国间竞相拉帮结盟的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战,再到二十世纪中叶以美苏为首的两大阵营冷战对垒的两极世界,直到今天的以美国为主导的多元化单极世界,体现了人类社会从无序走向有序的必然趋势。尽管这一过程中伴生着痛苦、委曲,并且始终充满许多无法预知的变数,但是,未来人类社会,单极世界是常态,而两极世界或多极世界则是非常态。这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使然。因此,今天,我们不得不承认美国是当今世界唯一的权威,必须承认现实世界是单极下的多元世界。承认并接受这一严酷现实,是很痛苦的,也是需要一点勇气的,然而也是明智的,理性的。

  什么是美国在台湾的第一利益

  两岸关系问题历史地遗留至今,说起来还是拜美国人所“赐”;并且,美国人在两岸关系的任何时候,也都不是可有可无的。无论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处理和解决台湾海峡两岸关系问题,都甩脱不了美国。并且,美国,在两岸关系中,无论过去,现在,包括未来走向中,都始终是一种无法回避、举足轻重的力量。

  我们毫不怀疑美国对世界的领导能力,眼下我们也很难动摇美国的领导地位,但这并不意味我们在既成事实面前无能为力,和只能无所事事。中国大陆应该积极参加到以美国为主导的世界秩序的建立和维护中去,同时设法利用这一格局为我所用,并争取有利条件,实在而迅速地发展自己。

  目前我中国大陆最紧迫的重点,仍然是国内的经济建设和现代政治建设。而开展国内经济建设,需要一个和平的国际环境。我大陆领导层应从以往强调世界多极化,转变到承认美国一霸超强的世界权力格局,并就中国大陆对外交往中最重要的外交关系——大陆与美国关系进行必要的调整,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努力寻求和美国进行多方位的合作,眼下就可以从反恐和朝鲜半岛问题上开始,包括伊拉克战后重建等。

  把“台湾问题”看成是中国大陆与美国关系的“最核心、最敏感”的问题,这并没有什么错,但是只有正确认识到美国在台湾的利益和利益梯次以后,中国大陆方能找出比较适宜的对策,而不是犯简单化的错误。

  尽管台湾是中国人的领土,然而台湾对美国人的重要,也正如同台湾对大陆中国人的重要;并且,恰恰正是因为台湾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美国才会如此看重和紧攥不放。这是因为,美国在台湾的第一利益,就是要设法利用台湾来牵制中国大陆。

  美国在台第一利益必然寻求利益的最大化,即设法利用台湾来最大程度上牵制中国大陆,由此决定了美国努力实现的最优目标是:尽可能维持海峡两岸“不统不独”、“不死不活”之分裂现状,“反对单方面改变两岸现状”,“大陆不武,台湾不独”。这样,就可以持久地“以华制华”,即让一部分华人去钳制另一部分华人,从而最有效地制约自己“潜在”的对手——中国。而今日台湾的“现状”又是:由于台湾本土化和民主化的交织进程,尤其是再经过两三代以后,台湾内部会不断有要求独立的力量冒升出来,这又势必引起大陆的紧张和焦虑。况且,由于台湾与大陆这一对峙双方的严重不对称,台湾须投入美国人的裤裆,需严重依赖美国方能自保。故只有设法维持台海“现状”,才能让台湾始终有求于美国,始终听命于美国。美国认为条件有利时,它就会鼓励和支持台湾的独立力量;而如美国认为时机不利,尤其是可能导致两岸“现状”发生重大的可能逆转改变时,它就又会以“和事大佬”的身份出面来在两岸间作些调解,向双方不同程度地施加一点压力,把海峡两岸关系打回“原状”。事实上,美国人又常常双管齐下,两手事同时做,只不过时有侧重罢了。

  如果说,“台独”,对于全体中国人是一颗很不情愿难以下咽的苦果;那么,尽可能维持海峡两岸不统不独这一副“不死不活”之分裂现状,在中华人群中制造和播撒相互间的猜忌、敌意和恐慌,并尽可能延长、放大,则如同在中华人的咽喉上扎进一枚巨大的钩刺,而且这是一枚让我欲吐不能、欲咽不下的巨大钩刺,另一端,则拴着一根可任由其随意牵制、抖动的绳索。说美国人阴险也罢,说美国人狡猾也行,说美国人太精明也可以。

  由于美国在“美、陆、台”三角关系中,现为一方超强独大,故美方能够追求利益的最大化,即直奔它的最优目标——维持海峡两岸的“现状”,而这对于大陆和台湾而言,又绝非上上选择,尤其是对台湾更是不利,故台湾它会尽一切可能,想一切办法来避免、甩脱这种境况,谋求夹缝中生存和可能的增重。美国目前的策略,就是保证美国在台湾海峡两岸关系问题中,始终处于居中调停,左右逢源、进退自如,坐收渔利的主动地位,必要时,设法搅浑台湾海峡的海水,以便自己能够浑水摸鱼。今天,在“美、陆、台”三角关系中,精明的美国人牢牢扣住我中华民族的命门,挺台以制陆,用陆以控台,玩中华大陆和台湾于股掌,坐收渔利。同时,美国人知道:中国人比世界上其它任何人都更急于(甚至有点迫不急待地)想解决台湾海峡两岸关系问题。因此,美国,它总会尽一切可能想方设法阻挠,尽可能地维持、延长台海“现状”,以求最大程度地实现以华制华的目的。以前是这样,今后,美国人还会这样。虽然美国和中国大陆时下出于各自的需要,暂时都在维护台海不断互动流变的“和平分裂之现状”下,各自积极忙碌着自家的准备,积蓄力量以待有利时机的出现。但美国人心里明白得很,台湾海峡两岸目前的分裂“现状”只是一种暂时态,“维持现状”终不会是长久之计。既然最大利益不能长久,那就退而求其次:设法明里暗里鼓励、支持台湾分离,实现两岸分立。

  美国在追求最大的利益的过程中,次优目标是设法鼓励、支持、庇护台湾与大陆分离,达成两岸分立。美国以为,在一定条件下,中国大陆可能会被迫吞下“台独”这个苦果。一旦台湾独立,美国就可“一劳永逸”地长期利用同是中华人的台湾,来进行“抵近式”高效地制约中国大陆。当然,这只是美国人的一厢情愿。这是因为,如果台湾能够与大陆正式分立,台湾海峡两岸和平相处,台湾人民就可能未必会像以前那么对美国言听计从和为甘心美国所任意驱遣,这也是美国人所不愿见的。更何况,“台独”的条件严重不足,这点,美国人也是心知肚明的。

[1] [2] 下一页  


相关文章列表:
  • 如何利用美国《科学引文索引》查找医学文献

  • 美国内部审计发展现状及对我国的启示

  • 美国国家审计现状及其启示

  • 两岸列次土地改革之比较及启示

  • “法理台独”的危险依然存在

  • 台湾“民主乱象”的启示

  • 论台独之陈水扁的末日之门

  • 美国注册会计师协会改革同业检查制度的最新进展及其评述

  • 美国财政支农的规模、结构及对我国的启示

  • 我国司法审查制度与美国司法审查制度比较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