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论文资料 >> 医药学论文 >> 临床医学 >> 中医药治疗胰腺癌的临床研究进展
中医药治疗胰腺癌的临床研究进展
[摘要]  中医药治疗胰腺癌有一定的优势。本文主要从病因病机、临床等角度阐述了中医药在胰腺癌治疗中的应用进展。
   
  [关键词]  胰腺肿瘤;中医疗法
   
  近年来世界范围内胰腺癌的发病率正逐渐上升。其死亡率和发病率十分接近,确诊后多数已属中晚期,大部分于6个月内死亡[1~4]。胰腺癌5年生存率为0.4%~4%,是所有癌症中最低的[5]。外科切除是目前最好的治疗手段,但只有大约20%的病人可以实施根治性手术[1~4]。

  中医古籍中并无胰腺癌的病名,古代中医典籍的描述中,其类似于“伏梁”、“积聚”等疾病。现将近10年来中医药在胰腺癌治疗中的进展综述如下。

  1  病因病机

  关于胰腺癌的病因病机,古代中医典籍多认为气机不畅、脾湿困郁是本病首要病因;正气虚弱、脏腑失调是发病的内在条件。这些观点散见于《兰室秘藏》、《医门法律》、《张氏医通》、《儒门事亲》等著作。

  现代著名医家多赞成这个观点。李忠[6]认为本病病因与饮食内伤、情志不遂、脾胃虚弱有关,因脾气不足而发病,进一步致气滞、湿阻、热蕴、血瘀、毒聚而呈一派标实之象,病久则气阴已虚而邪毒未尽。孙玉冰[7]、杨炳奎[8]等皆认为本病病位在胰,实系肝胆,发机为外感湿热毒邪,肝胆气机受阻,疏泄失常,胆汁外溢;气机不利,络脉不通,湿热毒邪与瘀互结,久留不去,积证成矣。周仲瑛[9]认为胰腺癌多为肝脾两伤,土败木贼,气不化水,湿热瘀毒互结引起。顾缨[10]、邱佳信[11]等认为脾虚是胰腺癌患者患病的根本,尽管有时有热毒、湿阻、痰凝、气滞血瘀等表现,但都是在脾虚基础上衍生而来。王庆才等[12]认为该病多由七情郁结或饮食失调,久而肝脾受损,脏腑失和,脾运受阻,湿热内蕴,瘀毒内结所致。

  2  临床研究

  2.1  辨证施治  辨证论治是运用中医理论,靠四诊所得信息做出诊断并定出治则、方药的思维过程。辨证论治是中医临床诊疗的基本特色,对证处方是中医治疗的基本方法,为中医学精华之所在。王庆才等[12]以疏肝理气、健脾利湿、解毒抗癌、散瘀止痛为治则,药用柴胡、枳壳、郁金、干蟾皮、鸡内金、八月札等辨证加减治疗晚期胰腺癌13例,生存期均超过6个月,平均生存期13个月。武迎梅等[13]观察口服金龙胶囊配合中草药治疗中晚期胰腺癌21例,通过理气健脾、除湿利胆退黄、清热解毒、活血化瘀、软坚抗癌止痛,从而抑制了肿瘤的恶性发展,使临床症状得到改善。

  医治胰腺癌需要医家长期经验的积累,对胰腺癌的分型往往并不统一。杨炳奎等[8]将胰腺癌分为4型:(1)湿热毒邪型:方用黄连解毒汤和茵陈蒿汤加减;(2)瘀积气滞型:方用莪术散加减;(3)脾虚湿热型:方用香砂六君子汤、排气饮加减;(4)正虚邪实型:方用参麦散、沙参麦冬汤加减。治疗中晚期胰腺癌患者68例。临床症状明显缓解,有效率52.94%,3年生存率19.12%。陆菊星等[14]根据杨炳奎教授的经验,将中晚期胰腺癌30例分为邪毒内攻型、气滞血瘀型、脾虚湿阻型和阴虚内热型4型,采用中医辨证治疗,不但缓解病情、减轻症状,同时能使癌肿缩小,延长生存期。尤建良等[15]采用赵景芳之调脾抑胰方治疗42例晚期胰腺癌,患者治疗后生存期均超过6个月,其中最长者已超过67个月,平均生存期16个月。刘合心等[16]将胰腺癌辨证分为湿热毒盛、脾虚瘀阻2型,主要采用“青一方”为主方随证加减治疗30例中晚期胰腺癌,结果生存1~2年者18例,生存3年以上者7例,生存5年以上者5例。

  2.2  内治与外治相结合  由于胰腺癌病人多表现为消化系统功能障碍,腹痛、腹胀、食欲不振、恶心欲呕等症状明显,为了减轻脾胃的负担,还经常采用以中药外敷即外治法来协同治疗。顾奎兴等[17]应用口服中药(茵陈蒿汤合大柴胡汤加减)治疗胰腺癌的同时,外敷黑膏药(内有牵牛子和巴豆霜)局部外敷,发现不但腹胀腹痛明显减轻,同时黄疸消失,瘤体缩小50%。孙玉冰等[7]在内服和解少阳之小柴胡汤与调和肝脾之逍遥散治疗胰腺癌的同时,以乳香、白花蛇舌草、生蒲黄等适量研末,蜜、醋调敷于中上腹肿块外皮肤上。治疗后1年以上生存率86.36%,3年以上生存率为22.73%。治疗前后疼痛、疲乏、体重下降、腹泻等主症和生化指标均有所改善。

  2.3  中药介入  越来越多的不能手术切除的胰腺癌患者采用介入治疗,然而由于药物的毒副作用,介入治疗胰腺癌仍有局部和全身毒性反应,疗效亦不满意。中药介入疗法治疗胰腺癌,既体现了现代医学新技术的特点,又发挥了中药毒副作用小的优势。近年来将中药有效成分应用于胰腺癌介入治疗的研究越来越引起人们重视。榄香烯为从中药莪术中提取的有效成分,孙珏等[18]采用榄香烯灌注和(或)经泵灌注介入治疗晚期胰腺癌11例,并与化疗灌注胰腺癌11例相对照。结果发现在临床受益反应上榄香烯组优于化疗组(P<0.05);在两组瘤灶评判上,榄香烯部分有效+无变化者8例,化疗组9例(P>0.05);在生存期、中位生存期方面,榄香烯组分别为4.8~24.4个月,平均9.5个月,化疗组则为3.4~15.2个月,平均6.3个月(P<0.05);毒副作用榄香烯组明显低于化疗组。中医药配合介入治疗,能改善患者症状,提高临床疗效。李增灿等[19]在超声引导下病灶局部注射纯乙醇配伍顺铂并口服中药胰宝康泰胶囊(主要由白术、黄芪、三棱、莪术、川芎等组成)治疗胰腺癌8例,结果8例经治疗后腹痛、消瘦、食欲不振等症状全部消失。其中3例肿块消失,5例肿块不同程度缩小。在此基础上又用相同方法治疗35例胰腺癌患者,也取得了满意的疗效[20]。

  2.4  综合治疗  综合治疗也成了当前肿瘤治疗的规范和趋向,目前越来越多的学者主张综合治疗。以中医药为主的综合治疗,就是根据病人的全身情况和肿瘤的局部情况,在使用中医药控制肿瘤、调整机体的健康功能状态和纠正病人体内出现的异常病理生理过程等的基础上,合理配合使用低强度化疗、放疗、生物学治疗、激光、冷冻和射频治疗等,以最大限度地控制肿瘤的发展过程,减轻病人痛苦,提高病人生活质量,延长病人生命。

  2.4.1  中医药联合手术治疗胰腺癌  中药与手术的配合可有效地提高患者的术后生存质量及远期生存率。王桐等[21]对15例晚期胰腺癌术后中医辨证立法,在治疗上以扶正固本为主,代表方剂为十全大补汤、补中益气汤等加减。同时给予化疗药物5-FU、呋喃氟尿嘧啶。结果15例术后无并发症发生,随访2例死亡,分别存活11个月和12个月;其余13例平均存活时间已超过11.1个月。

  2.4.2  中医药联合化疗治疗胰腺癌  中医药配合化疗治疗胰腺癌,能提高化疗药物的敏感性,增强疗效。卢德熙等[22]采用中药配合腹腔内化疗,治疗胰腺癌16例。中医药以清热消肿、通腑泄毒为治疗原则,腹腔内化疗用药5-FU和MMC。结果:血清CA19-9值均降至正常范围,临床总有效率(CR+PR)达68.75%。李青山等[23]采用康莱特,5-氟尿嘧啶(5-FU)+顺铂(DDP)联合化疗方案(KFP方案)治疗晚期胰腺癌12例,总有效率为16.67%,生存时间3~14个月,中位生存6个月。姜洪心[24]采用鸦胆子油乳配合化疗治疗晚期胰腺癌16例,并与单纯化疗16例相对照,结果治疗组总有效率(RR)为43.75%,中位生存期8.6个月,1年生存率为25%;对照组总有效率(RR)为12.5%,中位生存期6.4个月,1年生存率为18.75%。从而认为鸦胆子油乳配合化疗疗效好于单纯化疗组。对于中晚期胰腺癌,中医药配合化疗虽无明显提高患者的治疗有效率,但有助于提高患者的治疗临床获益率,减轻化疗不良反应,改善生存质量和提高患者的免疫功能[25]。

[1] [2] 下一页  


相关文章列表:
  • 中医临床研究论文写法

  • 中药的使用会威胁生物多样性吗?

  • 中医哲学与现代人生

  • 探索中医中药预防性治疗可疑癌症的新思路

  • 中医男科的研究现状与展望

  • 中风病急性期中医辨证分型与经颅多普勒的相关性研究

  • 中医时间医学几个争议问题的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