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出国留学 >> 正文

莫斯科,20年也不会变的城市

走在俄罗斯街头,我强烈地感受到空旷与宁静。俄罗斯给我的感觉,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这里的建筑、名人,还有那一段段的历史;陌生的是这里的一切,就像20年前的面貌。或者再过20年后,它依然是这样。
  
  宁静的莫斯科
  
  我们的第一站是莫斯科。莫斯科街头人流并不多,但街道宽敞,空气异常清新。
  
  据说莫斯科近20年都没有大规模地建过新楼了,街头到处都是欧式建筑,有巴洛克的教堂、俄国独有的“洋葱顶”,当然还有斯大林式的“蛋糕楼”。站在街头,感觉时间是静止的,不由得想起亲爱的中国——她的变化已是翻天覆地!
  
  莫斯科街上的行人都很安静,无论节日或者平常,完全不像《办公室里的故事》电影中看到的人流来去匆匆的情形,更很少能看到中国人。最常见的是警察,他们无处不在,看见可疑的人,马上上前查看路人的护照或者身份证明。这里的人们好像都已适应了这种寂静,但这种感觉令我思绪万千。
  
  安娜走过的火车站
  
  从莫斯科到圣彼得堡,看地图觉着很近,坐火车却要花七八个小时。当然可以好好利用这段时间在火车上休整一下,正好在第二天一早到达圣彼得堡。
  
  我向来喜欢火车,尤其是古式一点的车厢。在我们乘坐的火车里,取水的水箱还保留着老式模样:细细的管道暴露在外,绕来绕去,擦得锃亮。铜制的水龙头摸上去有一种精致感,滑溜溜的很舒服。轻轻一拨,热水便慢慢流出,好像丝绸一样细滑。可以想象,曾经的俄罗斯人生活是多么富足而精致。
  
  在车上简陋狭窄的卫生间里,我发现了故意拒绝新潮的洁具,也许俄罗斯人处处都讲究修养与礼让吧。夏天,正是“白夜”的季节,在车厢里的走廊上站一会儿,看着窗外的圣彼得堡郊外与“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究竟有何不同,也是一种享受。
  
  俄式火车能容纳很多人,有俄语不时冲击耳膜,而车身与路轨的摩擦发出“咣当咣当”的响声又是那么富有律动,给人浓郁的异国情调。
  
  我们在清晨六时左右到达圣彼得堡火车站,这时天刚刚亮,早晨的薄雾还没来得及完全散去,有点寒冷,四周一片宁静。行走在老式站台上,一时间有些神情游离,总觉得一定有安娜那样的女子,从某一节车厢中款款下来,欢快地招呼她的哥哥斯迪瓦,又遇上改变一生的渥伦斯基……(文/莉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