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出国留学 >> 正文

移民故事:爱人转身离开的理由

当所爱的人决绝的离去,挽留已经是奢望。他们只想知道离开的原因。哪怕是从他的嘴中听到那个人的名字,哪怕是被他骂得体无完肤,他们都愿意。然而,在爱人转身的背后,没有留下只言片语,那空茫而广阔的想象,令人窒息。谁能够给他们一个理由,好让这心灵安宁。

  人物:Mary,女,33岁,来加拿大2年

   他已经离开我半年的时间了。半年,六个月,180天,他没有打来一个电话。我等待得几乎要发狂,他就真的一点也不关心我了,就真的弃我于不顾?就真的这样离开了?

  “和他相识是在一个熙熙攘攘的招聘会现场,大学毕业的我拿着简历象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转。正当我满头大汗毫无头绪的时候,从人堆里面挤出来一个男孩子,他看见我,朝我眨眨眼睛,把我轻轻一拽就拉进了人堆里。我还没有来得及责怪他的莽撞,就被单位面试人员的问话挡住了。我的简历顺利地放到了面试人员的面前。他们说会好好考虑。待我转身,却已经不见了他的踪影。

  他从人群中探出脑袋的情形,我至今还记得清楚,尽管这已经是8年前的事情。虽然,在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个男孩子会在我的生命里扮演多重要的角色。所以,我想这是命中注定的。要不然,我怎么会把见他第一面的情形记得那么清楚,甚至记得他额头上的汗珠和白衬衫上一道油笔的印记。

  后来他说,他不是那年的毕业生。他是陪表弟来的。那天,他好不容易帮表弟投了简历,刚刚挤出了,就看见我站在那里茫然无措的样子,就想也没想地拉起我的手再次挤进人群。

  于是,我们恋爱了。我们相遇的是那么的偶然,我们对彼此几乎是一无所知。一开始,我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我怕这种激越的感情经不住考验。于是,尽管他希望我们早些结婚,我还是和他谈起了恋爱马拉松。直到我28岁那年,在我们恋爱6年之后,才共结连理。

  我并不是守旧的人,只是想多一些了解。而,6年的恋情3年的婚姻却还是不能够保证。我不明白,实在不明白。我要一个理由。

  移民是他的主意。他一直都是那么说一不二的。在这些大的问题上,他基本不询问我的意见。他说他的决定一定是正确的,我只需要举手赞成就可以了。刚刚登陆多伦多不久,我们的生活还没有安稳下来,他接了一个电话,就说要去渥太华找工作。我也对加拿大略知一二,在渥太华并不如多伦多好找工作。但他说至少要试一试。还真是幸运,他回来之后说他在渥太华找到工作了。就这样,他开始了两地奔波的生活。那个时候,对他,对他所说的一切,我的脑海中只有相信两个字。

  不久,我也开始在一个香港人开的工厂里工作。说不辛苦那是假的,但我心里总有一个希望。希望我们的家在我们的努力下一砖一瓦地建设起来。他每个周末都回来,人们都说小别胜新婚,这句话真的没有错。每一个周末都成了我们的节日,我们一起做饭一起游玩一起打闹,我们有着说不完的话停不了的笑。虽然每次他回来都要带一些钱回去。我知道他一个人在渥太华一定很辛苦,没有人给他做饭吃,少不了要吃快餐,多花一些钱,没有什么,只要他的身体健康。可是,渐渐地,他开始每两周回来一次,每月回来一次,他说工作很忙,我相信。

  记得是4月。天气刚刚暖和起来。他从渥太华回来了。距离上一次见面,已经是一个半月的时间。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很开心,忙里忙外的准备他爱吃的饭菜。但是他却好像没有什么胃口,一回来,就拿着手机魂不守舍的。我猜想是不是工作上遇到了什么问题,也没有惊动他。正忙着洗菜,电话响了,他一下子从沙发上蹦起来,急匆匆地走向洗手间。而那电话的铃声却一声紧似一声,催促着他快些接电话。他好像也等不及了,在他关上洗手间门的那一刹那,我听见了他温柔而喘息的声音,他说,别离开我。

  等他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时间,好像很漫长。突然间,疑问象野草一般在我的脑海里疯长。为什么回来的间隔越来越长,为什么停留的时间越来越短,为什么工作了近一年的时间没有进项,为什么对我的眼神越来越迷离,为什么对我做的饭菜越来越没有兴趣,为什么,为什么,许许多多的为什么全出来,不顾我的不情愿,不顾我的阻挡。

  他从洗手间里走出来,叫嚷着肚子饿了要吃饭。神情轻松惬意,和之前的紧张完全不同。我问,这个电话很让你开心,是吗?他很喜悦地说,是的。说完,好像觉得有一些失态,就又平静地说,还好了。我们坐下来吃饭,他大口吃着,不停地要加饭。可是,从开始到结束,他没有和我说一句话,也没有看我一眼。可是,毫无疑问,他很是开心。晚饭结束,他坐在沙发上看电话。我说,明天我们怎么安排,要不要去看看几个朋友。他懒洋洋地说,不了,很累。等我忙完厨房的事情,走到卧室,看见他已经歪在床边睡着了。我想,或许我听错了。他工作那么辛苦,那么累。他不是还隔三差五地回来的吗?

  早晨,电话响了。他还没有醒来。我并不习惯接他的电话。等他醒来,我告诉他有渥太华打来的电话。你怎么不叫醒我!他大叫着,几近发怒。抓起电话,又冲进了洗手间。女人的直觉告诉我,电话的那头是另一个女人。

  她是谁,我问。他怔了一下。一下子,移民加拿大这一年多里的种种辛苦,等待,思念,委屈,都涌上了心头。我哭着说,你有多久没有好好地抱我了,有多久没有赞我做的菜好吃了,有多久,没有期待过我?他的眼神很复杂,有亏欠有恼怒也有释然。可是,他什么也没有说。无论我哭泣还是软语,他都没有说。他收拾了行李,又走出了家门。我追着他大喊,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离开我。

  他没有回头,没有话语。

  在他到达渥太华的第三天,他打来了一个电话。听着我一连串的疑问,他没有回答,他只说了三个字,没感情。之后,就挂了。听着嘟嘟的断线声,我重复着,没感情,没感情?没感情!没感情,他站在招聘会的门口等了我好几个小时,一直没有离开;没感情,我们谈了六年的恋爱,没有彼此放弃;没感情,我们已经结婚5年,多少美好的记忆。”

  回忆,回忆,一直回忆,她愿意一个劲地回忆。回忆那个人,回忆和他的恋爱婚姻。当这些甜蜜的细节走到那个璀璨的春日早晨,剧烈地碰到了伤痛。而她,还是不管不顾地回忆下去。如她说的:“回忆回忆,第一次怕,第二次就不怕了。”或许,她真正不想失去的,是那些甜美的岁月,哪怕这些回忆的尽头是痛苦。

  “他怎么能说没有感情?就这么简单,就这么决绝。这不是原因。我一直等着,等着他的电话。我不换电话,不搬家。我想他还是会回来的。至少,他会回来和我办理离婚的手续。”

  人物:Mike,男,35岁,来加拿大3年

  “港剧韩剧看多了,我也善于编故事了。她可能现在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生命垂危,但却不告诉我,怕我伤心难过怕我不离不弃。她可能受到我的仇人的逼迫,为了我的安危,不得不离开我,转投别人的怀抱。她可能正在那个权贵的身边,暗地里帮我打探升迁的机会。

  当我想这些的时候,想着想着我都笑起来。不是笑得甜蜜,而是笑自己傻。

  我们办移民的时候,都还是单身。她说我们分别申请,到加拿大再结婚。她想体验一下在国外结婚的整个过程。好些朋友说,还是先结婚比较好,这样比较稳妥,别到了国外再生变数。

  我笑,怎么会?我们都恋爱了那么久。一切都那么好,只是欠一个手续。一纸婚书又有什么约束力呢?我们从小一起玩到大,彼此的父母都是很好的朋友,我们在一个学校读中学大学,在一个单位上班下班。她一天吃几顿饭,一个月买几次衣服,身边有几个朋友,今天和谁一起吃中饭,我都知道得一清二楚。有人说,这样太近距离的相处,缺乏神秘感。但在我看来,这样很好,我们彼此很了解。无论是生活习惯还是性情,了解了,熟悉了,就有了安全感。

  我很满意,只是她一直不肯迈入婚姻的殿堂。我想,这是小女人的心思作怪。以为结婚了就缺乏了自由,总是一直想享受恋爱时候的浪漫。也好,不结没有关系。她在我的心中已经是我的妻子,这仿佛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怎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突然改变了呢?

  我们同时申请的技术移民,但我的审批比较顺利,就早她一步先登陆了。而她的行程却一拖再拖,一会说工作走不开,一会说还没有买够要带的东西。就这样,一直拖到我已经登陆一年之后,她才在我的一再催促下,极不情愿地上了飞机。

  见面之后的日子还是浪漫旖旎如胶似漆的,只是,她却不愿意结婚了。我说我要让她体验西式的婚礼,马车,教堂,还有牧师。她却懒洋洋地说不用。来了没有三个月年,就又吵吵着要回国。她说加拿大不好,冬天太长人太少。我说一起回吧,我们也不要身份了。可是她说不。我要买机票,她阻止。我说我想回去,她说别和她一起回去。为什么?她没有回答。

  自从她说要回中国的那一天开始,我就陷入了迷雾之中。她对我越来越冷淡,甚至不要我送她飞机。她急匆匆地回国了,好像要逃避什么,又好像要奔向什么。我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她的手机总是留言,最后竟成了空号。给她的邮件总没有回复,直到发给她的邮件都给系统打回来。甚至,通过她的父母也找不到她。唯一的信息是一个MSN离线留言。她说,分手吧。

  再问,只是黯淡的标识,只是空白的留言框。

  隐约听国内的朋友说,她认识了一个大款,嫁了。也有人说,她情人从国外回来了。我挣扎的,不是这些隐讳的消息,而是她离开的原因。我想听她说,而不是听来自别人的传言。

  然而,她什么都没有跟我说。只是,后来越来越确定的消息是,回国之后不久,她结婚了,场面气派。她生了一个儿子,又白又胖。

  哦,我想到了。她在多伦多的三个月里,一向喜清淡的她口味变重,不愿和我亲近,甚至在我抽烟的时候,都躲的很远。”

  或许,对于转身要离开的人儿来说,任何原因都只会是随手捻来的一个借口。又或许,如同爱没有理由一样,不爱,一样不需要理由。可是,他们为什么还要期待,还要幻想。幻想离开的背后有忍辱负重的理由,有难以言说的苦衷,有欲去还留的深爱。(来源:加拿大《星星生活》 作者:芙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