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出国留学 >> 正文

留学回国 我不小心36岁就混成了金领

我现在北京中关村一家外资企业工作,职位不显眼,为人比较低调,但是我是跟随公司大老板从原先一家比较知名的移动通信跨国公司一起跳槽过来的,所以虽然我现在各方面也不愿意显眼,但是我却拿着还说得过去的薪水,工作上真正的压力不大,生活得很宽裕很放松。


我今年三十六了,属狗的,1970年生人。我的工作经历比较有趣,1992年毕业于南方一所重点大学英文专业后分配到北京长安街边上一个知名的国家部委,由于我先前在学校担任过较多的诸如学生会之类的社会工作,所以当时部里的人事司就把我当作根正苗红有没什么关系的毕业生给优先留在人事司了,其实当时自己是一万个不愿意,明明大学学了多年英文,现在要从事行政性的工作,觉得委屈得很,但还是没办法,只好去了人事司;后来才发现,去到所谓业务司的别的同事也不是好到哪里去了,可能业务上机会相对多一点,但确实没有特别大的差距;我当时在人事司负责的是国际合作培训项目,主要是实施和执行国外政府和机构提供给我国的一些培训资金项目,当时我在该部委的工资从1992年的二三百元开始,到1997年的1500元左右,当然是有集体宿舍提供的。

1997年,我得到了一个赴欧洲留学两年的机会,攻读硕士学位,是算单位公派,外国政府给奖学金,但是我们要同国内的单位签协议,即回来后要继续加四年服务期,如果不满的话,要交违约金。当时因为还是很想有机会去读书,算是对自己最大的投资,何况公派的机会难得,自己先须付出的成本也不大,所以就先去留学。当时工作五年,在国家机关,金钱上确实没什么积累下来。

1999年底,我留学回国,又先回到部委,但换到了另一个业务司,此时虽然从事作为的国际谈判之类的事务机会多了,当时又在从事比较热门的工作,但我已经觉得自己不应该再在国家机关做下去了,除非我愿意一辈子当公务员。在国家部门,是比较适合愿意过安定生活的人的,如果人觉得自己的人生应该有一点不确定性,不想在二十几岁的时候就可以遇见到自己五十几岁时是什么状况,而且多一点自己发挥的空间和挑战,那最好不要在国家机关工作,因为你无法享受人生的这些方面的。我当时不认为自己可以在机关做一辈子,所以就开始寻找外面的机会,象我们那个机关的同事,眼光都是放在知名的跨国公司。我当时没太多想,但是不太想出去以后做政府关系之类的职位。我当时已经在国家机关工作+学习(算工龄)九年,分到了一套房子(在北京方庄),并且马上要提拔为副处长(因为留学和变换司局的关系,我的提拔不算早的)。

我于今年10月拿到了上海一家知名电信业外资企业的OFFER,月薪11000元,但是我当时要放弃的是一套北京方庄的75平的房子,要交违约金近70000元(弥补未完成的服务期),当然还要放弃职务提拔和稳定的生活。

可能是我从小就比较独立的原因,我当时已经父母均去世了,在浙江老家只有一个哥,所以家里不会有人反对我自己的决定,自己的事自己负责。我当时的念头很简单,就是人只活一次,要尽可能多体会人生,以后回想起来也不会遗憾。

今年底,我办好辞职手续,交还房子,赔给部里近70000元现金违约金,放弃了北京的一切已经到手的东西(包括九年的干部身份、实物和即将被提拔的位置,以及一些诸如继续出国短期培训的机会),去了上海;当时部里负责我所在司的司长曾蛮有意味地对我说“你要好自为之”,此话至今记忆深刻;我把自己的个人物品整理起来,放在七八个纸箱里,分别寄存在几个关系不错的同事那里;今年1月12日下午,在从北京飞往上海的飞机上,我心里非常复杂,奋斗了九年以后,又重新开始,为生活从头奔波,未来会怎样呢?

我的表姐在虹桥机场接了我,表达了一下对我放弃原工作的惋惜之情。我马上去公司报到了,这是一家在浦东金桥的知名外企,当时的业务如日中天。我是任外方总经理的助理,一个微妙的角色,虽不算是很高的级别,但近3000人的大企业中,这个职位是每个人都会注意客气礼待的。我当时的年薪差不多15万吧。

今年5月,可能是我觉得缺乏安全感,便开始看房子,在张杨路地段不错的地方买了一个房子,100平共计50万不到一点。贷款十年24万,每月2450左右,房子于今年4月到手。买这个房子,是出于自住的原委,但是当是赶上了买房退税的政策(即从今年6月买房起到今年5月的个人所得税可退回来,上海的特殊政策),上海的房子正在暴涨。

我在上海的公司里工作到今年12月底,从今年1月起算转回北京总公司,因为正好当时有一个项目要进行,北京总部的一个老板看中,就把我要过去了,算是公司内部转岗位。我在上海的这份工作,平时工作强度很大,但我还是非常努力认真地出色完成,各方面有目共睹。其中,陪同当时的大老板飞遍了全国大部分省区,拜访客户,担任翻译,每年还有两次公司董事会的会议工作(一次去欧洲开,好在我很有经验,另一次在上海是需要用同传做会议翻译的),对自己的组织能力、语言能力、行业知识都有了很好的锻炼,而我原先在国家机关积累的中外语言文字能力也大有用武之地,这一点不得不承认。当时我工作热情很高,每天的时间很长,但是可能身体也比较好,心态很不错,所以工作的状况很好,进步很大,感觉非常棒。

今年1月分,我在上海工作刚满两年,公司还给了我一笔购房补帖,依我当时的级别差不多是77000元。

我当时在上海的那套房子价值已经从50万增值到100万(装修共花了60000元,家具电器20000元)。我因为要从上海调回北京,开始在北京和上海两地住;今年4月,我正好有个周末去北京国贸中心,春季房展,觉得要回北京了,总要先有个地方住,恰好有个装修的小户型,离公司很近,价格也可以,我选了一套特价房(45平,总共25.5万,没多少首付,贷了18万吧),准现房,今年8月交。马上就买了。

工作关系正式回到北京,我觉得在上海留一套房子没什么用,就于今年11月把房子挂出去卖,最后两个星期内就卖掉,成交价净到手100万,(我估计除去所有成本,因为净赚到41、2万),今年12月,我拿到了上海房产中介汇来的房钱,之前的手续是乘去上海出差时办好的。除了上海贷款结清后还了原来杭州的一个好友的钱,差不多剩下70万左右,当时我的工资已经是1,7万左右了;每月节余的钱不少,因为我没什么开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