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指南 >> 创业指南 >> 正文

如何实现创意产业发展及企业新机遇

今年5月24日,已历时九届的北京国际科技产业博览会在北京·中国大饭店首次举办“新技术与文化·创意产业发展论坛”及首届“创意中国盛典” 。下面是圆桌对话:如何实现创意产业发展及企业新机遇。

  接下来有请均瑶集团派瑞文化总经理史飞;万通集团董事长冯仑先生;外滩三号沪申画廊总监翁菱女士!刚才他们跟我说,他们都有很多的想法,就是说发展创意产业还是需要被过滤的广告
 
靠政府规划的。

  冯仑:这是民间立场,民间立场都是希望自由一些。从北京和全世界发展过程来说,比如说三里屯的酒吧和北漂都是自然长出来的。现在把很多实际上简单的招商引资的事都纳入到这个框里面,这样的话更多的钱是投在了房地产方面,而不是人和制度建设上。创意产业重要的是制度环境和人才,所以应该把大量投在地上的钱,房子的钱,投在人上、制度环境上。

  翁菱:这个会是我很愿意参加的,2000年我在柏林看到了一个,让我这一生记忆最深的展览,那个展览是把科技、历史、文化全部综合在一块,以表现人类的创造力。今天这个会总的来说就是人的创造力的各个方面的体现。我希望什么时候在北京或者在上海,在政府的支持下,有能够做那样的,我一生都觉得最受吸引的展览。后来我听柏林一个记者说,这个展览是我们政府花了1亿五千万美金做的。所以刚才冯仑说的话题是我一直非常关心的,因为我长期在艺术行业里工作,我也是从东城区的中央美术学院长大,我在王府井待过十年。从我们长期经营、介绍中国当代艺术的角度,中国政府经济发展,国家越来越自信,政策给的宽容度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支持,包括北京798的活跃,都是政府对当代艺术的支持。就我的体验来说,政府真正在软件上,比如说各个国家的美术馆是没有足够专业人才和资金运作。去年纽约大都会剧场,向全球招聘总监,条件非常清楚,年薪一百万美金,两亿美金的一年运作费用,50个项目,艺术家面向全球,是有一个非常清楚的软件支持系统,就我所知,我最近去了一个城市,这个城市花了20亿人民币修建科技艺术中心,我说以后的运作怎么办?实际上连三千万人民币也没有。不管北京、上海,在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之前,硬件上政府投入了巨大的支持,好像要有好几百个博物馆出来,就像冯仑说的,我们房地产有做不完的生意。怎样能专业经营,并且有好的项目发生,我想一定是硬件,不是软件。

  冯仑:我跟侯区长是硕士同学,毕业之后都没有见过。大家知道印象丽江,这个地方如果是政府做的话,会怎么做?会有一个旅游度假区,规划几个商业街,里面盖一些大排挡,捏饺子,谭鱼头,顶多是。然后再盖旅馆,里面会弄一些夜总会,政府干的事就是这样。因为政府很忙,过一段时间说不发展这个,去发展别的,又忙别的了。肯定就会搞成这样。现在张艺谋他们去搞了,还是一些渔民去跳,白天打鱼,晚上在外面跳舞,这一年下来,全世界都注意,环境还保护了,一年两亿人民币的收入,而且全中国都在模仿。我知道嵩山少林把团队都拉过去了,后面就不行了。政府应该是把环境弄好,让张艺谋他们去折腾,就完了。这个事在北京做就做不好,光批就批不完。所以制度加人才是创意的两个重要条件。

  卢彦:有一点我不同意,他认为北京市做不了这一点。北京的政策环境现在是越来越好,而且创意环境,激发灵感的环境也越来越好,冯仑同志不就是坐在北京的土地上在说这个观点吗?而且我知道冯仑同志当年开发万通不就是在北京的土地上,西城区的土地上,他怎么不到丽江的土地上去开发呢?我觉得有一个著名企业家跟我说过,北京是做梦的地方,是搞创意的地方。所以要做创意,到北京来,到我们这几个区来。

  于军:企业家有一些定式化的看法,确实有相当一批的政府工作人员是这样的方式,但不要全部这样看。现在这些政府也正在逐渐成熟,目前大多数的工作,都是政府引导,企业为主体去操作和运作,但是企业在前面冲锋。这基本上体现了咱们的运作原则和政府的定位趋于合理化的原则。所以大家要有点信心。

  冯仑:我赞同这个意见,政府主要是政策制定。我们创意很多都是内容产业,就相当于你发结婚证的地方还管资质的事,就是后面过日子的具体的事它都管了。刚才局长上北京的北漂都是因为发证也不发,发了证还管资质。恰好说明政府对于管理、引导和政策的不完善,变成了这样的创意。这些都是民间的,恰好也是政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