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社会主义
·当前位置: 学海荡舟-论文 >> 论文资料 >> 政治论文 >> 社会主义 >> 论文正文
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


      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题中应有之义

  价值观是人们生活目标和行为方式的导向,任何人的言行都自觉不自觉地受某种价值观的引导。由于人们所处的社会不同,在一定社会关系中的地位不同,利益关系不同,接受的教育和社会影响不同,生活经历不同,以及其他主客观因素的不同,人们的价值观有极大的个体差异性。但是,任何社会都必定有核心价值体系作为共同的导向,否则社会不能存在和发展。不同的社会形态有不同的核心价值体系,这种价值体系的形成归根到底取决于各社会形态存在和发展的客观要求。社会主义社会必须有自己的核心价值体系。如果没有,社会成员的行为就没有共同的价值取向,就会各行其是,步调零乱,互相掣肘,甚至离心离德,构建和谐社会就无法实现。社会主义制度为这种核心价值体系的形成提供了客观可能,但这种价值体系不能自发地形成,需要精心建设。以什么思想和理论来建设,就成为必须明确回答的问题。

  回答这个问题,需要搞清楚“和谐”概念的哲学涵义。和谐不是无矛盾,而是矛盾双方相互关系的特殊状态。这个概念的内涵不能泛化。首先,不能把矛盾双方共处于统一体中的状态都说成和谐。矛盾双方只要还没有破裂,就共处在统一体中,即使是斗争非常激烈的对抗性矛盾也可以处在这种状态。这当然不能叫做和谐。其次,矛盾双方斗争比较缓和,统一体相对平衡的状态可以叫做稳定,但也还不能叫和谐。只有矛盾双方不仅相对稳定地处在统一体中,而且一方的发展对另一方的发展有利,即“相辅相成”、“共生共荣”、“互利双赢”的状态,才是哲学意义上的和谐。在阶级社会里,只要阶级对立的根源没有消除,这种和谐现象就不可能是社会的总体特征和本质属性,也不可能长久地保持。“太平盛世”也好,“福利社会”也好,都不能叫做和谐社会。

  和谐社会的最高典型是共产主义社会,那时“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刚刚从旧社会脱胎而来的社会主义社会还远远不能达到这种水平。但社会主义社会与阶级对立的社会却有根本区别。社会主义社会当然也有种种不和谐的现象,在初级阶段尤其难免。正因为这样才必须以极大的努力去消除不和谐的现象,构建和谐社会。但是社会主义社会的特征就在于它能够逐步消除人际利益根本冲突的根源,形成社会成员根本利益一致的客观基础。正是这一点使整个社会的和谐不仅成为必要,而且成为可能。在社会主义社会中,不和谐违背绝大多数社会成员共同利益,是应当消除也可能消除的现象,而和谐则是社会主义社会的本质要求,是必须实现也可以实现的目标。构建和谐社会是离不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导向的,建设这种价值体系不是可有可无的附加的任务,而是构建和谐社会的不可或缺的题中应有之义。

  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必须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

  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指导思想只能是科学地反映社会发展规律、代表工人阶级和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马克思主义,而不能是别的思想。以别的思想为指导去建设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体系,必然似是而非,南辕北辙。有的同志认为构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既然要以人为本,那么西方人道主义思想或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民本思想也可以作为指导思想。这种观点需要辨析。

  应当肯定,产生于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西方人道主义反对以神权压制人性,主张以人为中心,后来发展到鼓吹天赋人权和自由平等博爱,对摧毁腐朽的封建制度和建立先进的资本主义制度起过非常革命的作用。即使在马克思主义产生以后,这种人道主义的伦理原则仍有进步作用。在社会主义社会里,这种人道主义作为伦理原则在实践上也有益于社会的和谐和人际关系的友善,有益于社会进步。但是,这种人道主义有两个根本弱点。第一,它所依据的理论基础不是科学的历史观,而是抽象的人性论。抽象人性论的根本缺陷就是离开人的社会性和历史发展来谈论普遍人性,把人性描绘成与生俱来而且一成不变的东西,不是用历史来解释人性,而是用人性来解释历史,把历史的发展解释成人性的异化和复归。这种所谓普遍人性实际上又是以资产者的现实要求为“模特儿”描绘出来的。说到底,所谓人权,就是资产阶级的权利;自由,就是商品交换和贸易自由,也就是资产者占有无产者创造的剩余价值的自由和无产者向资产者出卖劳动力的自由;平等,就是商品的等价交换原则,包括资产者购买无产者劳动力的等价交换原则;博爱,就是要求被剥削者与剥削者互爱合作。在这种人道主义看来,最符合人性的社会就是资本主义社会。这种人道主义是以普遍性形式掩盖着的资产阶级意识形态。某些资产阶级人道主义者对资本主义也有激烈的批评,甚至很像是颠覆性的批评,但实际上还是以维护和改善资本主义为前提的批评,并不能科学地解释历史和现实,也不能提供人的解放的现实途径。第二,正因为这种人道主义以不触动资本主义的根本制度为前提,不提供消除阶级利益对立的途径,反而以普遍性的形式掩盖了阶级对立的实际,它也就无法在实际上彻底实行。至于现在某些资本主义国家的统治者一方面鼓吹自由、民主、人权,一方面又为了垄断资本集团的利益干涉别国的内政,侵犯别国的主权,更是资产阶级人道主义虚伪性的露骨表现了。空想社会主义也主张人道主义,这种人道主义与资产阶级人道主义的阶级基础不同,它不是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而是无产阶级在初期对未来社会的本能渴望的反映。但是这种人道主义的理论基础也是抽象人性论,只不过它认为合乎人性的不是资本主义社会而是社会主义社会而已。它也同样不能科学地解释人的问题,指明人的解放的现实途径。

   
  • 上一篇论文:
  • 下一篇论文: 没有了
  • :查看相关:
  • 中国政治现代化的动力

  • 台湾劳工阶层民众的政治心态与行为特征初探

  • 苏联解体以来的俄罗斯社会主义

  • 土工模袋在工程中的应用

  • 水电资源配置市场化的实践与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