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海荡舟手机网
导航

主页 > 超级搞笑 > 我和妓女的合租生活 > > 详细内容

正文 第五章 我和妓女的合租生活

    也许我的顶头上司,那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真的是缺乏男人的关爱,这几天,不是看着这个员工不顺眼就是对那个员工是指指点点的,好像别人都欠了她的帐。而我做为一个初来乍道者,当然也在担心着有一天她会对我进行一顿狂轰乱炸,说不定到时在实用期间都把我给抄掉了,所以,为了争取得到她的信任和对我的能力的认可,我是把自已在大学期间,还有在和欣在同一座城市工作时积累的所有工作经验都尽量是淋漓尽致的发挥出来,好到时把这个项目做成一个精品工程,到时让她挑不出一点的毛病来,看她还敢对谁发火。

    不过,虽然她有时很“三八”,但她毕竟还是有一定的工作能力的,还有,听说这家公司里进的人都是和老总有一定的关系的人,如果不使出一点的强硬手段,没有一个能力超常的人来管理,那恐怕真的会像所有的国有企业那样会形成吃大锅饭的局面,到时损害的还是整个公司的利益和形象。

    “大懒虫,我今晚在家等你——”就在我在公司正忙的不可开交的时候,没想到李文姬却给我发了这样一条让我看到后是心跳不已的信息,说实在,天天有这么一个大美女还挂念着自已,想想,既便现在死了,做鬼也风流,不过,我还真的没有想过和李文姬之间要发生点什么事。

    可她今天发过来的信息却是够暖味的,仔细想想,她今晚在家等我,呵,是在床上等我,还是在厨房等我?而且后面还留了一连串的冒号,真的够让我色想连篇的,她今晚在家等我回去是等我温存呢还是等我干其它?我是越想心里越美滋滋,越想这淫心是越大,越想越激动,而我的整个心现在也好像随之飞到了我和李文姬共同的家里面。

    当我下班匆匆忙忙的回到家里,刚前脚踏进门,却见李文姬却把一个拖把撂到我的手里,独自一人到厕所里不知干什么去了。

    这一下子把我给弄的愣了有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不过,又一想,反正时间还早着呢,说不定一会吃过饭以后她就会对我有所表示和示意了,现在,她是在考验我。

    我还是沉浸在她给我发的那条短信息里面而不能的自拔,所以二话没说就把外衣一脱,开始拿着拖把是吭哧吭哧干了起来。

    想想,男人有时就是为了色而狂,真有点混蛋,呵呵。

    就像我今天这样,如果不是因为李文姬给我发的那条暖味的短信,我肯定不会回来的这么早,也不用这么急忙赶时间回来,也根本不会去理会她撂到我手里的那把拖把,因为这些家庭琐事,在我的记忆里就是女人们的事,这也是我觉得能和一个女孩合租房子的原因,因为我可以不去想打扫卫生、甚至是什么时候该缴房费,什么时候该缴水电费这样的琐事,我只要每月把自已该分摊出来的费用拿出来就行,至于其它都有女孩子家一概搞定。

    毕竟,在很多时候,女人的心还是比男人的心细。

    其实,我也就敷衍了事的拖了几下,李文姬看我像似在应付的样子,还没等我在我的床上坐下,她便一下子撞门而入,努着圆润的小嘴道:“大懒虫,你看你拖的地是什么呀,不行,我这一关过不了,再拖。”

    我看她又无理的连门也不敲又跑到我的卧室里来闹事,我故作很认真的声明道:“我说李文姬姑娘,你又违犯规则了,你想想看,你这是第几次不敲门进我的房子里了?”我嘴上是这么说,其实我巴不得她天天赖在我的床上不走才好呢。

    没想到她却眨了下她那漂亮的眼睛道:“我是女的嘛,总可以有这个特权的吧,再说你不是说你是处男嘛,看看你也看不丢什么东西吧,不过,你放心,如果不是有特别重要的事,就你那个老处男样儿,还有你满屋的骚臭味,我才懒得进呢。”

    没想到这丫丫的小丫头骗子给我又较上劲了,还故意说这样的话来气我,为了还击她,于时,我脑子一热,想出了一妙招。

    “我要脱衣服,换裤子了呀,你走不走呀?”我故意作出一副要立马宽衣解带的姿式来吓唬她。

    没想到这一招还真灵,只见她有点很生气的从地上捡到一只我的拖脚,一下子朝我的身上砸去,还好,我还算机灵,以最快的身法躲过了她的这一致命攻击,因为我看得出,她拿拖脚攻击我身上部位的目标不是其它的地方,而是我的两腿间最致命的那个部位。

    接着我就听到一阵哐铛的关门声。

    更让我喷血的事情还在后面呢,就在晚上我和她面对面的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她却不吃饭,就那样坐着看着我吃,不过,我也不示弱的,心说:“丫丫你个小丫头骗子就会在我面前耍大小姐脾气,就不准我这百姓点灯了吗?”于时,我在吃的正香时,忽然一下子栽倒在地上,不醒人世了。

    我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心里在偷偷的搞笑,不过,说实在,表演这样的戏我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因为那冰凉的白瓷砖地也着实给我来了个穿心凉。

    没想到,这丫头骗子的还真的以为我出了什么事了呢,她一看这情形,当时急的蹲在我的身边,一边用她那粉嫩修长的小手不住的摇着我的一只手臂喊道:“欧阳,你这是怎么了呀,欧阳,你醒醒呀。”我听得出,从她那香香的鼻空里呼出的气息是那样的急促,只是我一直闭着眼,不能也不敢睁睛去正面看她,不过,我想她一定是一副很着急、很在乎我的样子。

    人命关天,她不急也不行了。

    “欧阳,你倒是醒醒呀,你别吓我好不好呀,我长这么大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到时可给人家公安局说不清呀。”

    听她这么一说,我当时气的是火冒三丈,心说,丫丫的你个小丫头骗子,我都是一快死的人了,你不想办法救人,倒是先在这里为自已找起后路来了,你真够自私了,如果我今晚真的一命呜呼了,你个小丫丫的也脱不了干系,感情你长的这么漂亮,到时公安局会给你定个你在外面勾引一个男的谋杀自已的男朋友的罪名呢?

    不过,我还是想看看她下面再怎么表演下去。

    这时,我感到有一股香香的东西像一阵风一样被送进我的鼻孔,而且凭直觉,我感到有一样东西正慢慢的向我的鼻孔*拢过来,由于我不知道这个鬼丫头又在做什么,而且听她那样一说,我知道既便是我真的死了她也不会可怜我的。所以,我微微的睁开眼睛,但又不敢睁的太大,借着微弱的光,我看到丫丫的她个小丫头骗子正半俯着身子,把手指头放到我的鼻孔上看我还有没有呼吸了。

    为了彻底的整治下她,于时我使出浑身的力气用出了我的绝门功夫,美曰:“倒呼吸大法”,即我憋着气不从前面出,以平静之心态将气从上面往下面输送,全部的用闭气法倒送到肚子里面。

    没想到,就在我正用尽浑身的力气做我的倒呼吸大法时,我却半睁着眼看到丫丫的她个丫头骗子正站在那里不知在给谁打电话。

    这下我感到真的是戏有点演的太过火了些,如果这个丫头骗子真的把警察给引过来了,那我和她真的都要全玩完了。

    为了阻止她,又不能使她发现我刚才那一幕是我故意演给她看的,于时,我只好暂时舍弃自已的身体和尊严,四肢在地上胡乱弹腾了一气之后,才发出微弱的气息声。

    李文姬看我又有动静了,又马上放下手中的手机,我隐约看到她来了一个十分利落的动作蹲到了我的身边,我这时才完全把眼睛睁开来,这次我能十分近距离的看到这个大美女的表情,她的脸好像有一些的煞白,不用说,一定是受到了刚才的刺激才被吓成这样的,她的表情很木讷,但不管怎么说,在我眼中来看,我看到的还是她那张天使般的脸蛋。

    我装作身体很虚弱的从地上坐起,为了不引起她的怀疑,我并没有立马站起来,而是屁股就那样实实在在的蹲坐在地上,说真的,我的屁股早被地板给冰出来了两个大窟窿了。

    没办法,谁让我对人家有诚见,谁让我搞这个恶作剧。

    我是偷鸡不成,反倒是自已给抓了一把屎。

    但令我激动的是,李文姬这时却把她那漂亮的半边脸蛋轻轻的偎依在了我的肩头上。

    就在我站起身来看她时,却意外的收获到了挂在她那长长的睫毛上的两滴晶莹透亮的泪珠。

    能有这么一位的红颜为自已掉眼泪,想想真的是值了,但令我晕的是,真不知她是因为刚才遇到那样的情形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办被吓哭的还是因为她已经开始在乎我了、为我突然间发生这样的事而对我是一种很心痛和留恋的哭呢?

    就在我为这个问题烦恼时,没想到,李文姬却用她那粉嫩的小拳头捶了下我,有些哭笑不得的道:“我还以为你真的那个了呢,刚才把我吓的眼泪都掉出来了。”

    我操,原来果真是这样呀,她掉眼泪的原因是属于后者呀。

    “欧阳,刚才你的病来的那么急,是不是你小时候得过什么急病,现在留下的后遗症呀。”她却好像对我刚才的突然来病很感兴趣。

    我心里骂道:“去你个大头鬼吧,我家祖宗八辈都没有人得过什么大病,更不要说留下什么后遗症了,你个丫丫的丫头骗子你就在这里诅咒我吧。”

    “你刚才的那种病来得那么快,好像是羊羔疯病吧,听说这病来起来挺吓人的,这人气如果一下子喘不上来说不行就不行了。”没想到她还是不肯放过我。

    可为今没办法,我只有任凭她在那里瞎猜了。

    但我看她一副认真的样子,怕她再这样的一直追问下去,所以我也急了,我从椅子上站起来对她冰冷的说道:“告诉你,我什么病都没有,我没有病,有病也是心病。”心说,我有病也是被你个丫头骗子给气的。

    说完,我一甩袖子,在她一团团惊疑的目光中,从容的从她的视线里消失了。

    我从来不会想到我会在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孩面前装的是这样的酷,而且动作还这样的潇洒。

    可在我刚关上门的那一刻,却听到了客厅里面传来了她简直就是歇斯底里的声音。

    “欧阳,你个大流氓,大懒虫,大色狼,大变态狂,你就是有病。”

    唉,真没想到,这么一个大美女也会做歇斯底里的发情运动。

    不过,我今晚既不打算对她有任何的非分之想,也不想再与这个乳臭未干的美女理论,对她给我发的那个暖味的短信我也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反正,她也不是我的女朋友,更不是我的妻子,我甚至连她真正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我一个大老爷们合得着给她一个小女子计较那么多吗?

    现在,对我来说,该想想如何对付好公司里那头随时都有可能对我进行狂轰乱炸的女人方为上策。



纯爱言情经典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