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海荡舟手机网
导航

主页 > 超级搞笑 > 我和妓女的合租生活 > > 详细内容

正文 第六章 我和妓女的合租生活

    当我坐在早上回公司的公交车上,看到满大街流动的人群,看到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带着行色匆匆的样子,我顿时感到其实每一个人活着都很不易,他们这样匆忙的上班,在公司里还要随时受到被抄鱿鱼的威胁,甚至从他们进到公司到下班之间的这段时间里,得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而回到家中,又要为自已家庭里的事情忙碌着,仔细想想,人呀人,有时活着真没有动物们轻松潇洒,逍遥自在。

    想着想着,当我透过车窗,看到外面每一张陌生的面孔,每一个匆忙的背影,我又自然而然的想到了欣,不知她现在过的怎么样,不知道我在梦里梦到的那个男人对他好不好?不知道她是不是也会想现在这样想起我?不知道她当初对我那样绝情心里有没有悔意?我真的希望她跟着那个男人过的比我好,我真的想让她一辈子都不愿也不能忘记我对她的好,有时我真的想忘记她,可又放不下她。

    也许我真的是太爱她了,心里太有她了,甚至走在大街上看到一个和她年龄相近的女孩的背影时,我会想到是她,会把她个女孩的背影当作是她的背影,可又一想,我和她现在又不在同一个城市,感到自已又上了幻觉的当。可有时当一个人真正爱上另一个人的时候,你会感到满世界的人都像是她,你所看到的走在街上的每一个女孩的背影都是她,感到她就在你的眼皮底下。

    有时我真的不想知道也不想弄明白这个世道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人与人之间会有折磨与仇恨,为什么两个相爱的人有些时候就不能为了那段以身相许的感情而做出让步,为什么人的情感有时就这么的脆弱,脆弱的让人无所适从。

    有时我真的想在夜晚没有人的时候,站在这座城市的最高处高喊,欣,你为什么就不能原谅我这一次呢?

    在我的头脑中,我曾不止一次的回忆着我和欣曾经经历过的美好一切,我曾不止一次的想着欣现在的生活和处境,她会不会像其它的女孩子觉得对世间的事物无所谓而暗自堕落呢?她会不会因为我和她之间的感情而随随便便的找个人嫁了呢?我真的不想让她嫁给一个不爱她的男人,我真的不想那个男人是一个丑八怪,我也不希望那个男人太有钱有势,太有钱有势的男人*不住,我怕她一个人寂寞,我怕那个男人是一个人面兽心的家伙,我怕那个男的有一天会虐待她,我所她太善良到时会吃那个男人的亏,我怕她会像所有嫁过人的女人一样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和那个并不爱她的男人忍气吞声的活着。

    我不知道我天天脑子里面会有这样的一种幻觉,天天我会想这么多无聊的事情。有时我又在骂自已,欧阳天呀欧阳天,难道世上只剩下你一个好男人了吗?难道你爱她也一定要她爱你吗?难道世上只有你一个男人会对她好吗?

    可老天爷,我的上帝呀,你们又曾知道我是多么的爱她吗?她是我人生的第一个红颜知已呀?我又怎忍心看着自已心爱的女人天天受那个男人的侮辱和虐待呢?

    当我来到公司时,却发现我今天来的却格外早,也许是受到李文姬这个鬼丫头骗子的影响太大了,所以,第二天我起的特早,一方面公司要开会并研究项目部的下一步工作情况,另一方面我要提前到公司向项目部经理,也就是那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提交项目策划方案。不过,当我走进公司的大门的时候,我还是有意识的看了看表,还有半个多小时不到上班时间,所以,我也就放慢了脚步。

    我本以为公司这个时候的门还没有开,所以走的很慢,可当我走到公司的大门前时,却发现门并没有上锁,所以我想也没想就直接推门而入。

    我还是像往常一样在自已的位置上坐了下来,但再看整个若大的公司却只有我一个人的身影,我觉得甚是无聊,所以就随便的到处溜达溜达,说实在,我来公司都这么长时间了,还从来没有在公司上下走动过。

    当我迈着很轻盈的步子来回走动时,却发现项目部经理的门是虚掩着的,还且透过门缝隙还能清楚的斜视到里面的一切,我本来是怀着好奇心是想走过去看过究竟的,因为在平时我知道,像中层这些领导们的门是不会开着的,更何况现在还没到上班时间。

    可当我刚走近门前时,却听到了里面好像有女人发出的哼哼唧唧的声音,而且那声音还特有节奏感,而这种声音我以前只在书中看到过,大都是描写女人在做爱时才发出的声音,我当时整个头脑都有点糟了,心中暗暗说道:“不会是谁在做爱吧,更何况这声音就是在那个项目部经理的门里面发出的,不会是她还会有谁呀。”可我又一想,听别人说这个女人和这家公司里的老总有那么一腿子,不可能是这对狗男女趁早上这良辰美景早早来到公司先相互进行一番撕杀和蹂躏吧。

    我越想越有些的后怕,我是进还是不进,如果进去了真的是他们,那岂不是坏了人家的春宵一刻值千金,而这对狗男女进行茍合的事情也就不攻自破了。那到时我自然而然也不就下岗了。最后想来想去,我还是不进,为了不惊扰他们,我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可每个人都有一种好奇的偷窥心理,特别是对于这样的男女之间的事情特别的敏感,我也当然不例外,所以,趁这对狗男女正在高潮中还没发现我,我还不如一探究竟,想到此,我也顾不了那么多,竟鬼使神差般是蹑手蹑脚的向目标区*拢。

    我像做贼般是侧着身子,米着眼,透过那半虚半掩的门缝向里面张望,我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一个白嫩而又丰膄的躯体直立立的竖在那里,由于那白嫩的躯体是身朝里面,所以,我只能看到她的后背和那丰满的臀部,在地上还仍了满地的衣裤,而且那种哼哼唧唧的淫浪声却始终没有停止,反而越来越大,不过,我倒没有发现有第二者出现,如果真有第二个人在里同,我兴许能看到他的手臂和胳膊的,但我什么也没看到。不过,我还是不能准确的得到确定,可看背影和身材,我敢打保镖那个发出淫浪声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三十多岁的项目部经理。

    为了防止打草惊蛇,我又轻手轻脚的沿着墙边溜出了公司,因为我不能再在这里呆下去了,如果我呆下去被她发现后,既便是我说什么也没看到,那个女人也会说我什么都看到了,到时候她是绝对不会放过我的,我一边在外面徘徊着心里一边在骂道:“真没想到,这个女人的臀部还具有那么强大的吸引人,她的皮肤也是那样的白,身材虽谈不上魔鬼身材,但足可以让一个男人为之而疯狂。”

    眼看马上再过十分钟就到上班时间了,我一个人在外面心里暗暗盘算着,他们也快完事了吧,我是把他们做过后连同穿衣服再修理打扮的时间都算进去了,所以,等我再次闯进去的是,却看到了一个外表看起来那么严肃,但很妩媚、很丰满的女人站在了我的跟前。

    “欧阳,今天来的这么早呀。”就在我那有点慌乱的目光和她那甚是冷峻的目光相撞的那一刻,她却是处之泰然的先给我说了话。

    也许刚做过爱的女人看起来就是精神不一样,这个女人今天穿了一套十分性感迷人的白色职业装,高高的发髻盘的也甚是好看,面容也比平时看起来气色姣好了许多,完全就是一个性感美丽、满身都充满了自信的女强人。

    而我的脸也一下子红了起来,我几乎是结结巴巴的去应付她的话的,声音听起来也有一些的嘶哑。

    “怎么了,我看你今天精神不太好,是不是感冒了呀。”她倒是一副挺关心我的样子。

    “妈的,什么呀,还不都是你的刚才的淫荡和如今的性感与美丽让我感的冒。”我心里倒还是不买她的帐,并有点生气在心里暗暗的骂道。

    “那就好。”她的声音依旧是那样的冷漠。

    不过,我只是朝她点腰表示感谢之外,还下意识的朝她的身后看了看。

    不这,我刚才想像中的那种场面中的那个男主角却并没有出现,甚至连影子都没有。这时我才弄明白,但我又不敢去多想,可我又不得不相信刚才她的确是脱的一丝不挂,而她刚才发出的那些声音原来都是她自已制造出来的,而这一切都只能用一种理由解释说明,刚才她是在一个人自慰。

    想到这里,我不紧感到浑身上下打了一个哆索。

    这个表面上平时打扮的像花一样的性感女人,没想到每天早上来到公司第一件做的却是如此让人不堪入目的卑鄙下流的龌龊事,这个平时在下属面前那么的冷面严肃的女人却对性是如此的饥渴,甚至达到了疯狂不可收的地步。

    而她刚才在办公室一丝不挂自慰时的样子和现在又披上了一层好看的衣服的神情相比,简直就是天壤地别。

    我在想,可见人性是多么的复杂和善变,说白了,也仅仅只是隔了那么一层薄薄的外衣而已。

    当我回到家里把今天所看到的这一切告诉李文姬的时候,没想到丫丫的这个小丫头骗子不但是不吃惊也不惊讶,反倒认为我是一个大色狼、大流氓,一个偷窥癖,还说以后让我离她远点,更让我不可理解的是,她居然说女人这样做有助于女人们养容养颜。

    而我做为保守派中的绝对好男人是肯定不会理解和接受她的这些想法和解释的,所以,我完了之后问李文姬,是不是你天天也给自已自慰一次呀,没想到我话刚落地,她居然把碗一下子扔在了地上,还恶狠狠的把着我的鼻子说道:“姓欧的,我以后再也不给你做饭吃了,更不会给你洗衣服的。”

    我最怕她说这句话,如果她说些殊如我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你之类的话,那我倒也不会去在乎,因为我心里知道她说上是这么说,可事实上她每天必须还要去面对我,所以,今天一听她发这么大的火,我也急了,可等到我给她做近一步的解释的时候,她居然把自已给锁在屋子里面不肯出来。

    最后我是求爷爷告***好不容易说服了她,她却又给我立了几条更加严厉的规定,如若我不答应,她就要走人,听她这么一说,我是一百个同意了,这么漂亮的一个美女到时若真的走了,我想我真的会后悔一辈子的,不过,我心里也清楚,她加的这几条规定也是处处为我好,第一条就是她若不在时要我好好的打扫好卫生、把我们共同合租的房子真正当成一个家来看;第二条,她是这样写的,她说,我知道欧阳天你是一个大大的大懒虫,所以在我不在时你一定要学会照顾好自已,而且早上要早起一点学会自已管理自已的生活;第三条就是她不在时要我学会手勤、脚勤,料理好我们共同的窝。

    她这些话乍听上去看,好像是生死离别,实则我却能从中感受到她对我的好。完了之后,她竟转着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努着她那圆润的小嘴质问道:“欧阳,你老实说,那个老女人是不是把你给那个了呀?”

    听她这么一问,我也立马反应过来了,就故意气她道:“我这么一个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好男孩,又有哪一个女人不因我而心动呀,呵,你猜我和她之间会怎么样?”

    可没想到这丫头骗子却道:“哦,我都忘记了,原来你还是处男身呀,不过,你就这么被人家给得了手,也怪可惜的。唉,不过,也是呀,我看你也只配和那种低档次的女人干这种勾当。”

    “怎么,你是不是妒忌了呀,心里不舒服了吧?”我也不示弱的把球又给她踢了回去。

    “呵,我才不希罕你呢。肉在你身上长着,你想给谁就给谁。”说到这里,她竟然又冲我笑哈哈的做了个鬼脸。

    有时我真的搞不懂这女孩子怎么就这么容易变,刚才还生你的气,一会就会对你满面春风,刚才对你还是哈哈大笑,一会又会对你是乌云密布。

    看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心里也是一阵的凄凉,没想到我聪明反被聪明误,又被这个鬼丫头给点了上风,想到这里,我心里也恁是不舒服,于是又厚着脸皮道:“好呀,那我今晚就给你。”

    令我大吐血的是,没想到丫丫的这个鬼丫头却机智的跑到厨房,拿了一把我们平时切菜用的菜刀就站在了我的跟前,两手叉着腰,一副十分认真的样子冲着我说道:“大懒虫,你说吧,想让我割你身上的那一块肉,我今晚正愁着没东西下锅呢。”

    我操,没想到这个鬼丫丫的在这里等着我呢。

    我顿时被她这突然的举动给堵的是无所适从,而这个鬼丫头不但用智慧回击了我对她的这种下三赖手段的戏弄,而且还把这个球给重重的踢了回来。

    我看斗智是彻底的斗不过她了,无奈也只好低头认输了。

    “你不但人长的漂亮,没想到你还挺心思慎密、机智过人呀。”我感到这说这话就像是在拍她的马屁。

    听到这里,她方才把手里的菜刀放下,摆出一副得意的神情道:“怎么,你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如果你下一次再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的话,这就是你的下场,哼。”

    “美女,我认输了,行了吧,你这么厉害,借我十个胆我也不敢对你会有什么非分之想呀。”我还是不停的和她贫。

    “什么,你说我厉害,你看我是那么厉害的人吗?”她两只明净的眼睛忽然看着我很不服的道。

    “哼,还说你不厉害呢?那你干嘛刚才还拿着刀冲我凶呀。”我故意像一个小男人似的回击她道。

    “如果不是你先说那些无耻下流的话,我也不会那样做呀,都怨你,是你逼的。”她仍不肯罢休。

    我的妈呀,我无耻,我下流,呵,如果我真的是那种无耻与下流的人,我也不会和欣分手了,听到这些话时,我不知为什么又想到了欣,想到了当初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为什么不无耻下流的把她给要了,可我不是无耻、下流的人,我要证明给欣看我们之间的爱情是纯洁的,是不沾染任何一点的灰尘的。

    “再说了,是你说你要今晚把你的肉给我的,我拿刀也没有错呀,又不是我哭着喊着要你的肉的,是你自愿的呀。”这鬼丫丫的还真的是没完没了了。

    “好,美女,我怕你了,好了吧。”我向她求情道。

    没想到她却很庄重的看着我道:“欧阳,我给你说,不是咱们谁怕谁的问题,你这人,心眼倒不坏,就是嘴太坏,你就不能把你那张嘴管得严点呀,干嘛天天那么多的令人讨厌的话呀。不过,算你小子走运,遇到我这么美丽、漂亮、大方、善解人意的人了,如果换作别人,你们早就不可能在同一个屋檐下了。”

    听到她说这些话,我心里更是难受和凄凉,我和欣分手时,她也是这么对我说的,我当时一口咬定她是因为移情别恋才和我分手的,可欣却语气坚定的给我说的也是像李文姬说的这番话,而这也是欣之所以选择和我分手的主要原因,但至今我也不相信我和欣之间走到这一步就像她说的那样简单,我至今也不相信是因为我这人嘴太坏才导致了两人劳燕分飞,毕竟五年的感情呀,不可能因为这个原因我们就这样结束了,我一直认为欣已经有了比我更好的男孩。

    “我说李姑娘,你就在那里自恋吧,呵。”我还是把不住嘴风。

    “怎么?难道我长的丑吗?我不够漂亮吗?还是我不够勤快了呀。”她很认真的眨了下眼看了看我。

    “当然,我没说你长的不漂亮呀,可我听人说这女孩子越是长的漂亮就越喜欢好吃懒做,你该不会是为了得到我对你的好感才这么故意在我面前表现你的吧?”

    “好呀,那你这么认为就这么认为吧。”我看得出,有一种很是悲凉的东西从她那忧郁的眼神中掠过。

    她说到这里便转身独自回到自已的卧室里不再理会我了,这时我才知道我又说错话了,不过,也是的,我就是管不住我这张臭嘴,我这是何必呢?干嘛摆着好听的话不说,非要和她作对说些伤人感情的话呀,再说了,自从我和这个李文姬合租相处到一块以来,家里的东西基本上都是她打理的,还有,那些吃的用的也基本上都是她自掏腰包买的,里里外外她就像是这一家之主,而我呢,一个大老爷们儿,不但不知为她分担一点负担,还这样故意想点歪点子来伤她的心,我这是何苦呢?这像是一个大男人的所作所为吗?我是越想越可气,可气我这人心眼倒不坏,可为什么说出来的话就那样的不中听呢?

    而我和欣分手也许很大一部分就是因为这个,我知道我心里很爱她,可我总是想点歪招来伤她的心,我明明心里喜欢她,可有时就是喜欢说点刺激她的话来让她不舒服,现在又换了一个李文姬,我还是用这种下三滥的方法来让她不高兴,唉,想想,我这人是不是真的狗改不了吃屎了。

    还有,我这人有时对美女,特别是对那些非常出众和漂亮的女孩子有一种特强的假免疫力,特别是在大学期间,明明是想看这些美女,可有时却故意装作没看见,还摆出一副神气凌然的样子,可当这些美女们在自已的身边走过时,自已的心里却不止一万次一千次的在呐喊,美女们呀,你快回头看我呀,可最后这些美女没回头,自已倒是做贼心虚的先回头了,唉,人呀,都是她妈的虚荣心在作怪。明明心里在惦记着人家的漂亮,却在朋友面前吹嘘某某女生长的真他妈的死难看,没个性。明明人家是一个艳若桃李、冷若冰霜的冷美人,自已心里又特喜欢这样的女孩,可却对别人私下里故意说她的坏话,说这样的人是性冷淡。

    而如今面对李文姬这样一个漂亮、性感的大美女,我居然还把学生时代的那套东西搬到她身上来,想想自已真的太无知了,自已明明打心眼里应该感激这个李文姬才是,如果不是她,自已恐怕每天只能吃两顿饭,如果没有她恐怕自已住的这个地方不知会被我蹂躏成什么样子了,可我却总是嘴上说些不三不四的话,好让这么一个大美女看着伤心,明明自已对面前这样一个美丽大方的李文姬有着一种怪怪的想法和欲望,但总在她面前表演的好像挺不在乎她的样子的,对她的这种默默的付出甚至是置之而不理。

    我总觉得在这个世上只有女人有虚荣心,没想到这男人们的虚荣心也会这么大,而且有时是一发而不可收。



纯爱言情经典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