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海荡舟手机网
导航

主页 > 超级搞笑 > 我和妓女的合租生活 > > 详细内容

正文 第八章 我和妓女的合租生活

    在和李文姬接触的这段时间里,我感到李文姬还算不错,优其是在智商方面,她比我强,而且特机灵的人,人心眼也好,唯一不好的就是喜欢拿东西趁人不备偷袭人,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如果不是丫丫的我这张臭嘴的话,她是绝对不会那样做的,而这也是我能够平静下心来和她继续合租的原因,虽然很多时间里我们都各忙各的工作,而我甚至于好几天都不能见到她的影子,但是,我却感到和她在一起的日子也特开心,而这也足够我享用了,更何况她还是如此极致美丽的一位大美女呢。

    不过,还算我的运气好,我上交到公司的策划方案终于得到这家公司里的老总的认可,而我也将会被正式聘请为这家公司里的一名员工。

    这天晚上,为了表示祝贺,我大出了一次血,特意从外面买回了几瓶红酒,因为我知道,李文姬平时除了在我面前偶尔喝点红酒之外,其它酒她是一滴也不沾的。

    没想到她对我买回来的这几瓶红酒拿起来看了看,显得不屑一顾的又把它放在了一边,看到这些我有些疑惑不解的问他:“李姑娘,怎么,嫌我买的酒不好吗?我看你平时喝的也只是这个牌子的呀。”

    李文姬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红酒,笑了下道:“不是呀,很好的,我很喜欢的,不过,难得你还能惦记着我,连我喝的酒的牌子都还记着,真的是让你用心了呀。”

    我被她的这番话搞的是一阵心里发乱,本来十分高兴的事情,今天听她说起话来好像不咸不淡的,感觉她有很多的心事似的,不行,一会吃过饭后,我得探个明白。

    可没想到当她喝第一杯酒的时候,像喝了苦药似的不住的哽嗯着喉咙,一副很难受的样子,我把酒一把夺过去道:“如果真的难受,咱就不喝了。”

    她却一把从我手里夺过杯子道:“没事,欧阳,难得你今天这么有兴致,我陪你喝,没关系的,我没有事的,你放心好了。”

    看她当仁不让,我也不好再说什么。

    酒过半醺,她好像有点脸色微微发红,不过,看李文姬喝过酒后,感到她却是更加的成熟,更加的美丽了,那种美是一种妩媚的美,一种让人陶醉的美。

    “欧阳,你为什么不给自已找个女朋友呢?”虽然她看起来脸色红润,但是却十分的清醒。

    可一听到这个问题,我当时也是一阵的鼻子发酸,说实在的,我真的怕她有一天问起这个话题,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她,再说,自从我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中,就是为了忘记欣,忘记过去。

    “我没谈过女朋友。”我不知道我会骗她。

    “呵,是吗?我看你那么的不会照顾你自已,也真的该找一个了呀。”

    真没想到,她还真的相信我的话了,其实,想想,在两个相互恋爱的人中间,谁都不可能把自已过去的完全的告诉对方的,既便是两个人再怎么恩爱,就连我的欣在一起时,那时虽然在我追她之前,我也知道同系里面有很多的男孩在追她,而且我也从别人那里听说了一些她的事情,有的竟然还说她和某某男生在野外相处和苟合过,后来我问过欣,可她就是死咬着一生只爱过我一人,还说如果她真干了那种事的话,将来给我生个小孩没屁眼。

    看她很认真的发这样的誓言,我也就最后只好向她缴械投降了。我可不想到时生个孩子没屁眼。

    而我在和她交往的过程中,也有过一个女孩,不过,是一个很谈得来的网友,我在视频上见过,人长的很漂亮。丫丫的没想到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在和我在网上交往了一段时间后,居然很直白的问我想不想找她要她,还说了她的详细地址和号码,当时我就晕了,现在的女孩怎么都这样呀,刚认识几天,就问你搞不搞她,还挺认真执著,说想试下看男女做爱到底是什么感觉,后来我背着欣跟她打了电话,可我听到的却是一个听起来十分幼稚的声音,她在电话那边问我搞过女孩没,而且为这个话题她还争的很激烈。

    为了满足她的好奇心,我说我搞过女孩,没想到她却不慌不忙的问我是什么感觉,还说什么爽不爽,非要让我在电话里面用声音演示给她听,当时我头就大了,我不肯,她居然提出要求道:“那我找你,你搞过女孩子,在这方面肯定有经验了,我想体验一下这里面的滋味是什么样。”

    说实在的没有哪一个男的会对一个女孩对自已忽然提出这样的要求会拒人之千里之外的,我当时是蠢蠢欲动,可又一想到欣,我又软了下来,不过,这男人就是就是自私,是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

    于是,当她再次打过来电话的时候,我却对她说道:“我可以满足你的要求,但是完事之后我们分道扬镳,谁也不认识谁。”

    “你是想让我和你搞一夜情?去你个浑球吧,你搞了人家又对人家不负责任,我才没那么傻呢?原来你也是这样一个东西呀,实话告诉你,本姑奶奶还没被急的想去做妓女的地步呢?”说完,她把电话狠狠的给挂断了。

    而我和这位网友间也就这样没了下文,事后想想,是你让我搞的,又不是我逼你的,呵,你倒现在有理了。

    而这件事情我也一直都瞒着欣从来没有跟她提起过,如果当时她知道的话,非不把我给剁成肉酱扔给猪吃了才怪呢。

    所以说,人人都有秘密,只是有些人喜欢伪装,有些人不喜欢伪装,但凡是有过这种想法的人,一般会选择伪装。

    可没想到当今天李文姬突然问到这个问题上来,听到我的回答之后,她却显得很平静,一点也不紧张和惊奇。

    而我又不知道我为什么特别害怕别人提起往事,优其是我和欣之间的那段情感之恋。

    “欧阳,我说句你不爱听的话,你是不是很菜呀。”没想到她还真的把我说的话当真了,竟这样的来贬低我。

    “什么呀,你才菜呢?”我也对她是没好声好气。

    看她一副很成熟很认真的样子,我又自我圆场道:“那不叫菜,而是说明我是一个很传统的大男孩,我守身如玉呀,呵呵。”我没想到我又说出一番令我自已都有些面红耳赤的话来。

    “哼,守身如玉?”她喝了一小口的红酒,有些自我陶醉的在嘴里又重复了这几个字,而且看她说这话时的神态都很的沮丧。

    过了一会儿,她放下手中的酒杯,看了我一眼道:“看你这么好的一个人,如果有一天被你们项目部的那个女经理给弄了你怪可惜的,要不,我给你找个下家吧。”

    说到这里,李文姬竟然自已低头嘀嘀笑了起来,她的笑声是那样的好听,让我简直是飘飘欲仙了。

    我当时也气的脸一阵发红,心说,你个丫丫的就少在这里嘲弄我了,总有一天我会领回家里面一大群美女,到时与你试比高,气死你个丫丫的臭妮子。

    “我这一辈子不想找了。”我不知为什么从嘴里会说出这几个字。

    “你不会守着你的处男身过一辈子吧。”

    “谁说的呀,不是还有你吗?”

    李文姬显得忧郁的用手指头捻着洒杯,看着我道:“我?我也不可能守你一辈子的呀,你将来肯定是要结緍生子的呀。”

    我也不含糊,也说道:“反正我这一辈子是不想结緍了,拥有你真好,真的。”我不知道从哪里来了这么多的勇气。

    “欧阳,你真的是太幼稚了,你的想法好像一个孩子的想法一样天真。”她很认真的又强笑了下道。

    看她喝过红酒后一副迷人的样子,我几乎忘记了我是谁了,感到我和她就像是一对的情侣在谈情说爱,可听她说这些话,又让我很生气。心说,丫丫的你个鬼丫头,你才多大呀,还说我不够成熟稳重,说我像小孩子,好,改天我就让你偿偿什么是真正的男人。

    “好了,不说了,你别伤心呀,我不是故意的。”

    奶的,这李文姬还真会来事,自已说出的话又收了回去。

    “你喝酒后更加妩媚漂亮了。”我看着她那泛着红润的脸,还是紧不住她醉酒后显现出来的漂亮与动人的样子的诱惑。

    没想到她白了我一眼道:“你个大混蛋,你少打我注意了呀,呵,我就知道你说这话时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没想到她又这么小看我,我笑了下很郑重的对她道:“李姑娘,我想知道,难道我在你心中真的就是那样坏吗?那干嘛你还和我合租在一起呢?”

    “因为你是好人呀,可就是嘴不老实了点。”

    “谁让你长的那样漂亮呢?我眼前坐着你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我不想夸你都不行呀。”

    “那你还想其它的女人吗?”没想到,李文姬却眼神不停的在我身上来回打转并显得神色认真的问道。

    我苦笑了下道:“当然有你,就不想其它的女人了,可你不在的时候,还是会想起来的。”其实我嘴里说的这个女人就是欣。我和欣之间的感情不知要和你深上多少倍呢,我又怎么不会时常想起她呢?

    李文姬这时又很是认真和含情脉脉的看了我好大一会儿,其实,我都被这样一个大美女给看的不好意思了,看她今天的眼神看的我这么的神入,我还在美滋滋的在想她是不是也在意淫我呀,可又想到自已也不是什么帅哥呀,她干嘛用这种眼神来看我,是不是真的急了呀,还是对我有图谋不轨的行动呀。

    我越想越觉得心里美,好像一会她就要和我上床似的,不过,看她那圆滑的小嘴和性感迷人的脸,我真的好像吻下她。

    “那你想不想——”她用手指轻轻的撵着酒杯,用很小的声音说着,虽然她的声音很小,可我却能听的清楚。

    我整个脑子里面的血液抖然间流速加剧了起来,竟不知如何去迎对她那一直死死咬着我不放的迷人的眼神和那半遮半掩的言语。

    “傻瓜,你还坐在那里傻愣着干嘛,还不来扶我一把呀。”我的心咯登一下是一阵的窃喜,真没想到这样一个美的简直无可挑剔的美女竟然这样投怀送抱来了。

    不过,我年她那迷人的眼神就像是在勾引我,可我已管不了那么多了,她真的是太迷人太性感了,优其是喝了点酒之后,看起来更加的魅力无穷。

    我吊着那颗激动不已的心轻轻的移动着步子向她*拢过来,而她的眼神却随着我的身子的移动也一直不肯放过我身人的每一个部位,我也感到了她加剧的心跳声。

    就在我正窃喜着下一步如何把她得手时,我的手还没碰着她的手时,只见她利落的一起身,把手里的未喝完的红酒一下子灌到了我的嘴里,不过,我能感到,她用力很轻,也许是怕咽着我了。

    我被呛得一边用手不住的捂着嘴往外吐,一边心里骂道:“你个丫丫的臭丫头骗子,我今天又被你骗了。”我本来想好好骂她,但一想,这还不都是我的错吗?如果不是我对人家心怀不轨的话,人家也犯不着和我这样较真呀。

    我是只能哑巴吃黄连了。不过,李文姬倒是开心的笑的没完没了,完了之后她却很深情的对我说道:“欧阳,等到下一次吧。”

    丫丫的,我才不相信你呢。



纯爱言情经典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