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海荡舟手机网
导航

主页 > 超级搞笑 > 我和妓女的合租生活 > > 详细内容

正文 第十章 我和妓女的合租生活

    不过,自从那个女人把她的孩子托付给我之后,我的生活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错乱。早上不但不能像往常一样睡懒觉了,而且还要首先把这个小男孩的吃喝拉撒给解决了,不过,这小男孩还算听话,对我给他买回来的食物既不挑食也不厌食,不管是什么食物,只要到他嘴里面,比什么都嚼的香,不过,我最讨厌小孩子哭闹了,他若要真的哭一下也就算了,可若要是一直没完没了的哭闹个不停,那我可就心烦了。

    有一天晚上,我刚把他给接回到家里面,他就哭哭闹闹的吵着要见妈妈,可我跟这个女人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是无法接通,我甚至在疑惑,这个女人是不是和公司老总到外面逍遥快活去了呀,她自已落的倒挺会享受,反把我天天得围着这样的一个小男孩团团转,现在连孩子和妈妈说几句话都无法接通。

    再看看站在那里哭的是没完没了的小男孩,我心里顿时像藏了把无明业火,我故意吓唬他道:“你再哭,我一会把你送给别人家去。”

    他也不傻,听说我要把他送给别人,还真的当真了,是躺在地上四肢乱动的哭的更加厉害了。

    我实在没辙,可还得想办法呀,我又给那女人打电话,还是无法接通,我站在那里木木的想着,如果李文姬在这里该多好呀,最起码这哄孩子的事她们女人家比我强多了,我不住的骂道:“丫丫的你个李文姬,都好几天没见你的踪影了,你也不快回来帮帮我,我恨死你了。”我不知道我怎么会对李文姬恨的咬牙切齿的。

    不过,还好,这小男孩见我没有什么反应,也不再哭的那么厉害了,但还是身子上下不停的抽搐着,看得我一阵心里发酸和疼痛。

    我走到他站边,试图想把他从地上给拉起来,没想到还没等我伸手拉他,他竟然从地上站了起来,依然抹着红红的眼睛却是语出惊人:“等我长大了,我找人扁死你。”

    我的天呀,我晕。

    我没想到一个年纪小小的人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我真的有点哭笑不得。

    但孩子毕竟是孩子,过了一会,他还是屁颠屁颠的跟在我的屁股后面是要吃要喝的,完了之后,他竟又搂着我的脖子亲了又亲,像一个小大人似的很认真的道:“如果你不想被挨扁的话,那你这几天要好好对我,不要把我送给别人。”说着,他动着那可爱的小嘴居然哭起来了,我怕再劝不好他,也只好认栽了。

    可刚好了两天,这小家伙居然又心血来潮,是哭死哭活的非要见妈妈不可,无奈,我又说把他给送给别人来吓唬他,可他不吃我这套了,还是哭闹的不能消停,不过,还好,就在这个时候,李文姬回来了,我也总算长出了一口气。

    李文姬刚推门进来,看到地上正躺着一个小孩子四肢乱弹的哭闹个不停,她先是一愣,又平静了下来,好像一下子明白了许多。

    “哟,欧阳,你的孩子都这么大了呀,你这个当爸爸的可真是失败,你看着自已的孩子在这么冰凉的地上闹你不心疼呀。”李文姬的话语显得甚至刻薄。

    我心里暗暗骂道,你个丫丫的,少在这里给我添油加醋,我还没问你呢,丫的你这几天都跑哪儿去了呀,一失踪就是好几天不见你的面。

    关于这个孩子的情况,我不想给她解释那么多,目前最主要的是赶快把这个孩子给弄消停了,不要再这样闹下去。

    看李文姬进来了,我又看了看这个哭得没完没了的小家伙故意吓他道:“这个就是我找的那个一会要把你给送出去的人家。”

    这小家伙一听,居然不哭了,用小手揉了揉红红的眼睛,看了看李文姬,还以为是真的,反而哭的又更加厉害了。

    李文姬似乎也看出来我是在故意的在吓唬这个小家伙,把手里的包放下后,狠狠的剜了我两眼道:“你个笨蛋,哪里有你这样哄孩子的呀,诺,你现在赶快去做饭去,这个小家伙就交给我来照看吧。”说着,李文姬便蹲下身子开始哄起了这个小家伙。

    虽然我心里面有些的不情愿,可再看这个小家伙还不肯作罢的阵势,也只好硬着头皮应了下来。

    我在厨房里面忙的是不亦乐乎,就连李文姬什么时候把这个小家伙给哄消停的我都忘记了,只听得见我在厨房里忙碌时的那种锅碗瓢勺的碰撞声。

    等我做好饭到客厅里面去喊这两个人时,没想到李文姬正和这个小家伙坐在沙发上玩的高兴呢,好像两个人在这倾刻间成为了最好的朋友了。

    而我悬着的那颗心也总算放了下来。

    看李文姬和这个小家伙打成一片,说实在,我真的不忍心去打扰他们,我感到我们就像是三口之家的一个幸福的小家庭,很温馨,也很美。这也是我在和欣在一起时,我一直渴望想要的生活,看李文姬和这个小家伙玩的很开心的样子,我突然有了一种幻觉,感到李文姬就是欣,而那个小男孩就是我和欣共同的结晶。

    “看你那副傻样,还站在那里愣着干什么,饭做的怎么样了呀。”李文姬这时好像发现了我,冲我说道。

    我这才回过神来,看了看李文姬应道:“做好了呀。”

    “那还不快端上来,我都快饿扁了。”

    丫丫的这个臭丫头又来吩咐起我来了,我心里是这么的不服,可一想到几天没看到这丫丫的丫头骗子了,心里也怪想她的,觉得她吩咐一下我做这些事情也是应该的,也就没和她为这嚼舌根。

    等我把饭端上来坐好,那小家伙却偎依在李文姬的身边,小嘴甜的给蜜似的,是阿姨长阿姨短的叫个不停,我看着就吃醋。

    “没想到你在小孩子面前还挺有耐心的呀。”我看了看李文姬道。

    说实在,我真的想多看她几眼,她依旧是那样的美丽,气质依然是那样的迷人,身材依然保持的是那样的性感和高挑,脸色依旧是那样的红润光滑。

    李文姬见我一直看着她不肯收回目光,她脸上突然泛起了红润道:“你干嘛傻看着人家干什么。”

    “几天不见你,想你了呀。”我厚着脸皮道。

    “胡说什么呀,有小孩子在,别瞎说。”李文姬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又看了看坐在她身边的那小家伙示意道。

    “可我就是想你了呀。”我依然厚着脸皮道。

    没想到,李文姬这时却转过脸对那个小家伙道:“宝宝,你说我和你这个叔叔谁对你好呀?”

    那小家伙小嘴巴还真甜,手里攥着筷子看了看李文姬道:“当然是姐姐最好了。”说到这里又努着个小嘴用筷子指着我道:“他最坏了,他是一个大坏蛋。”

    丫丫的没想到李文姬又想这样的歪招来捉弄我,我也是一时被弄的哑口无言。

    李文姬却格格的笑的像个天使似的,不过,我早没听到过她的清脆的笑声了,听着心里倒稍稍舒服了些许。

    “那宝宝,如果你这个大坏蛋叔叔欺负我的时候,你会向着谁呀?”

    这小孩子和谁玩的铁了就是不一样,只见小家伙红扑着小脸指着我道:“如果这个大坏蛋期负你了,等我长大了,我找人修理他。”而且他那副怪憨的样子让谁看了都好笑。

    李文姬乐的也像一个孩子似的冲着我是洋洋得意。

    我心里暗暗道:“好你个李文姬,丫丫的你个臭丫头就在这里洋洋得意吧,总有一天我会好好的跟你秋后算帐的。”

    等吃过饭,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停当后,我和李文姬、还有那个小家伙就坐在一起看电视,原本想劝这个小家伙先去睡,可他看李文姬不睡,他就那样坐在她身边也不肯去睡。

    其实,我虽然眼睛是在盯着电视上的屏幕一直在看,但是,我的心却并没有安分下来,一直有很多的问题在我的脑子里面来回的盘旋着,一直是在心里琢磨着该和李文姬拿什么话题开口说话。

    我倪视着眼睛看了看李文姬,又看了看那小家伙道:“李姑娘,你看我们像不像是一个三口之家呀。”

    李文姬看也没看我道:“我知道你小子又在打什么注意了,有什么就直说吧。”

    “知我者李姑娘也。”我悄声道。

    “呵,你那点花花肠子,撅撅屁股我就知道你要放什么屁。”

    “好,我服你了,那你说我现在最想做什么呀?”

    李文姬转身看了我一眼,我发现她今晚的眼睛好清澈,也很美。

    “呵,你想什么管我什么事呀。”她还是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我本想再近一步的挪近她一点,可又怕她想出什么歪招来戏弄我,也就打消了这一念头,说实在,我和李文姬晚上坐在一起看电视时,我与她相隔的一般很远,有时她坐在沙发的这头,我坐在沙发的那头,有时她干脆就不坐在沙发上,而是独自一个在远处坐的离我更远的地方看。特别是在看到电视里面有男女激情戏时,我是厚着脸皮不肯换台,而这时她会把遥控器的大权牢牢的把持在自已的手中,只要有这样的故事情节,她是非换频道不可,她最爱看的就是动物世界什么的,不过,动物世界里有时也会有动物们相互交配的镜头。记得有一次,在看动物世界时,正好将的是一只老虎和一头狮子杂交交配时的镜头,我本以为这臭丫头肯定受不了这种刺激,也肯定会换频道,没想到她不但没有换频道,还看的是如痴如醉,而我却是坐在一旁被弄的浑身上下不自在。更让我不可思议的是,完了之后,她竟自言自语的道:“真的是太不敢相信了,这动物们之间还能杂交后产出这样漂亮的虎狮动物。”

    不过,那一次我也够混蛋了,接上她的话茬道:“别说是动物与动物之间进行杂交了,在古代还有人与动物杂交呢。要不,就不会有人面兽身这样的非人非动物的传说了。”

    没想到我刚说完,李文姬啪的一下子把电视机给关了,自已一个人红着脸走开了,从那以后,她很少和我坐在一起看电视,特别是像动物世界这样的节目。

    不过,看她今天一副娇艳欲滴的美丽动人神采,我拿起遥控器,不知怎么搞的,又调到了动物世界这个节目,而且我还下意识的看了看李文姬,出奇的是,她不但没有反对,而且两眼显得木讷的盯着电视是一动不动。

    我也看得出,她也是心不在焉的心思全然不在电视上,所以试探着问道:“李姑娘,你是不是有什么心思呀?”

    李文姬这时才回过神来看了看我道:“没什么呀,你看我是那种有心思的人吗?”不过,虽然她不愿承认,但她的眼神很忧郁,也已告诉了我。

    “大傻瓜,你就别瞎想了,我没什么事的,你好好上好你的班就是的,我的事不用你操心的,我比你懂生活。”

    李文姬有点动容的冲着我给了我一个美丽的笑魇道。

    “那你这几天想没想过我呢?”我没想到我突然间会很认真的和她说这些话。

    李文姬却把腿蜷在沙发上,仰起头想了一会道:“当然想起过你了,想起你这几天是怎么过的,你早上吃饭了没,你的衣服洗了没,还有,还有很多很多呀。”

    我心里一顿,暗暗道:“你丫丫的真会说话,不过,又是那老一套,你就不会变点新花样,说点其它好听的呀。”

    “不过,我觉得你今晚很美。”我也没心思看电视了,把目光干脆全部的转向了李文姬。

    李文姬却故作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眨眼看了我一下,竟然一个人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她一边笑一边冲我道:“欧阳,你傻的时候真的好可爱的,真的。”

    我一时之间被她的这一举动也给弄的手足不知所措。

    “那你还记得你答应我的事情了吗?”我很庄重的看着她道。

    这丫丫的看着我想了一会,大概也肯定想起来了她写的那张便条了,所以,笑呵呵的道:“当然记得呀,怎么,你是不是现在当着这个小孩子的面就想啊?”

    她说的我一时之间又无语。

    不过,我还是有点的淫心不改,在和她说话时还把身子一点点的向她*近,希望能更近的再看到她的模样,或者是心怀不轨的再好好闻下她身上的那股清香。

    “对了,你说等你下次回来要给我奖赏的,那是什么奖赏呀?”

    我感到就像是一个大男孩一样对她又道。

    丫丫的这鬼丫头却看着我道:“是的,没错呀,是下一次呀,这可是你说的呀,那就下一次了。”

    我红着脸不知该如何应对,心说,下一次多了去了,你就在这里把我当猴耍吧。

    “欧阳,你别生气,好吗?我说到的绝对会做到的,好不好呀?”这鬼丫丫的变得真快,看我不高兴了,又娇声对我耳温道。

    “那我吻下你,总可以了吧。”我还是不肯作罢。

    看我一副认真的样子,李文姬却努着性感的小嘴想了想道:“这个嘛,还可以,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听她这么一说,我心里顿时一阵痒痒的,心里暗暗道:“我欧阳天总算修来了福份了,今天我就可以对这个上天赐给我的尤物美美吻上一下了,既便是一下,那也算我这些日子来没有白天夜里的白惦念着人家,也算对得起我对人家的这份思念与相思了。”

    “什么条件,你说吧。”我装着很镇静的样子,其实心里面早就给猫抓了一样的痒痒,这么一个大美女天天和我同居一室,我不想她惦着她才怪呢。

    “你要闭着眼睛。”

    听她这么一说,我倒又想起了和欣在一起的日子,我记得我第一次吻她的时候,真的是太甜蜜、太温馨了,她的嘴唇是那样的甜,还有一股的香香的味,很粘的感觉,软软的、滑滑的,就像吃了蜂蜜似的香甜,那次,是我的初吻,也是欣的初吻,所以,我们都很紧张,但也都很兴奋。欣怕自已一下子接受不了,在我的嘴唇还没*近她的嘴唇时,她就早早的闭上了眼睛,就像是含苞待放的花朵等待着雨露的滋润。

    当我第一次嘴唇碰到她的时候,她却并没有什么反应,而且嘴闭的很紧,很怕,当我一小口一小口的用舌头轻轻的舔她的嘴唇时,她才微微的张口她那被我舔的红润的樱桃小口来迎接我。

    我和欣那种初吻的感觉可以说使我一辈子也无法忘记得了的,当一个人很孤独的时候,有时好好的回忆一下,真的是太美了,感觉就像是早上的太阳。

    有时想想,上帝对人是公平的,也是残酷的,公平的是上帝在造男人的同时,考虑到男人需要温柔的爱抚,所以就造了女人,上帝在造女人时,考虑到女人也需要一个更加温暖的可以依*的肩膀,所以就造了男人。但残酷的是,这些美好的东西却总是那样的短暂,有很多时候只能让人活在回忆里面。

    我想了下,又看看李文姬一副认真的样子,我轻轻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李文姬那香甜的嘴唇轻轻的吻我,那种感觉就像是一阵的将要从我的面颊上留过的一阵轻风一样的轻柔美好,甚至能让我陶醉不已。

    我的呼吸也随之加快了许多,血液在我的体内也急剧的湍流不息着,我甚至屏住呼吸,不敢出一口的大气,满脑子都是李文姬那姣好的面容和她那圆润温存的红唇。

    就在我沉迷于这一切之时,只感到有一点柔柔的、温温的、软软的、香香的唇在我的面颊上留下了一个很响的唇印。

    我心里面顿时有一些的喜极而泣,不紧暗然道:“妈呀,她终于吻我了,这不是在梦里,是现实中,我感到了她那温存的唇印。”

    就在我陶醉在刚才李文姬吻我的那一下的时候,这时却听到李文姬格格的笑声。

    就在我睁开眼的那一刻,简直把我给惊呆了,只见那个小家伙正撅着他那刚吻过我的小嘴呆呆的看着我。

    再看李文姬,笑的是前俯后仰,一只手还捂着肚子直打咯咯。

    丫丫的,我又上这个臭丫丫的当了。



纯爱言情经典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