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海荡舟手机网
导航

主页 > 超级搞笑 > 我和妓女的合租生活 > > 详细内容

正文 第十三章 我和妓女的合租生活

    当我第二天从被窝里钻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我第一眼就看到了李文姬给我放在枕边的便条:

    大懒虫:

    我知道你起来时时间一定不早了,我先把孩子送到学校去了,等到晚上时我可能接不成他了,我可能又要几天才能回去。

    你这几天要好好照顾好自已,别太委屈自已了,如果我下一次回来看到你瘦的不成样子时,我绝不饶你。

    还有,我昨天晚上热的饭还在电饭锅里煲着呢,你起来后自已就随便吃点,不过,绝不能早上不吃饭的。若我回来后发现你早上还这么懒,不懂得照顾你自已的话,那你就死定了。

    对了,昨天晚上实在对不起呀,我本来是想用那个软底的拖鞋的,可一急之下没找到,我就随手拿了穿在我脚上的拖脚仍了过去,但没有想着下太狠的手的,我昨天晚上还在想,你昨晚上一定疼了一夜吧,我心里也挺难受的,我这里还有一点治外伤的药,我给你放在这里了,你最好还是抹点,我想会好受点的。

    我看了一下放在我床头的那个白色的小瓶子,木讷的笑了下自言自语道:“丫丫的,下一次我把家里面的硬底拖脚全换成软底的,我就不相信你找不到软底的来。”

    至到现在我也弄不明白我怎么会对这个李文姬这样的忍让,而且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不过,说实在,凡事若真到了成为了一种习惯的时候,却并不是一件好事。

    我和欣在一起的时候,就是后来她对我的过分忍让和迁就才使我对之更加的放肆,甚至有时对之是变本加厉的进行精神上的伤害与摧残,我有时竟天真的认为欣后来对我的过分忍让是因为太爱我,所以才纵容我,就连我自已也不知道我从什么时候起会对欣那样的进行无止境的伤害。从我和欣在大学四年的时间里,我们从没有吵过架,我也从没有对她发过任何的脾气,那时我们之间更多的是相互忍让和迁就着对方,可毕业后的两年里,欣突然有一天却看着我,眼里噙满了泪花哺哺的对我道:“天,你变了,你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天了。”我当时也是一怔,我不知道欣为什么会突然对我说这样的话,我也实在想不起来她说这些话的目的是什么。直到欣泪流满面的把我变的理由和盘说出来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是我错了,而且连我自已也没有发现我自已居然会错的如此荒唐,我会伤害到欣最灵魂的深处。

    而我也意识到在我和欣毕业后的两年里,我对她的态度是有时很蛮横,甚至是无理,更有甚至于对之是谩骂,而对于这些,欣总是对我不吭不响的默默忍受,也正是她的这种沉默,才纵容了我的得寸进尺,可是,当那天欣流着眼泪对我讲出这一切时,我多么想对她说一声,欣,你真是一个傻女孩,你傻的让我心疼,可你为什么要那么傻呀,你为什么不把这一切早早的告诉我呢?你为什么要忍让着我、纵容着我呢?如果我要是知道我平日里的这些不检点的行为和言语伤的你如此之深、之重的话,既便有人拿着枪顶在我的脑袋壳上我也绝不会说那些伤害你的话的。

    可当我看到你痛苦流涕的表情,看到你眼神里对我满是失望和绝望的冷漠神色时,我知道任凭我做再多的解释也是于事无补,我知道你那颗曾经多么的爱我的心已被我在不知不觉中给碾的粉碎,我也知道我在你面前再也无法抬头,所以,我悄悄的选择了离开,离开和你共同生活的这座城市,可你知道我又是多么的爱你吗?

    有时我就在想,也许正是有了我和欣之间的这种前车之鉴,所以,我才会对这个李文姬如此的忍让和迁就,因为我知道我对李文姬的忍让和迁就和当初欣对我的忍让和迁就不是一个性质和概念。毕竟,我眼下的这个李文姬不是那个时候的我,而我也不是那个时候的欣。

    但不管怎么说,也正是因为我和欣的分手,才让我学会了忍让,学会了迁就,学会了理解,学会了同情,学会了做人。

    过了一天,也就是在我所在的公司项目部经理回来的第二天晚上,她说什么也要请我吃饭不可,而且还对我这几天来对她的儿子的关切和照顾说了许多的客气话,最后我执拗不过她,只好应了下来,其实关键还是李文姬不在家,如果李文姬在家的话,我是说什么也不会舍掉李文姬这个大美女而去和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吃什么饭去。

    不过,这个女人到外面培训了几天,这一次回来,我发现她比以前更加的韵味十足了,一身合体的软丝短裙闪着褶褶的绿光,高高盘在脑后面的发髻更衬托出她的妩艳和气质的高雅。这个女人比在公司时整天摆着一副冰冷的面孔看起来的确更有一种女人味了。

    “欧阳,这一次真的要谢谢你了。”她对我说话时依然还是那样委婉客气。

    “你不要这样说,不过,你儿子也蛮可爱的。”我的眼皮向下面耷拉着说道,我不知道自已一与这个女人相对而坐时,心里有一种的恐恐与不安。

    “是吧?那他这几天有没有给你调皮过呀?”她苦笑了下道。

    “不,他很可爱,我很喜欢他的。”直到现在我所在公司里的同事也没有知道我在外面是与人合租的,所以,我也根本没有提到李文姬。心说,你要想请的话,现在坐在这里的人应该是李文姬,她对你儿子的照看比我要付出的多。

    “那就好,不过,这孩子从小就缺少父爱。”她说到这里,竟喉头有些的哽咽,一副很难过的样子。

    我心里暗自道:“丫丫的,你这个女人真是的,你在我面前说这些话什么意思呀,你儿子从小缺少父爱,关我什么事儿呀,我又不是孩子他爹,也不是你的什么人。”

    “欧阳,你是一个好人,真的。”她正说到伤心处,却一换话题,朝我笑了笑,虽然我看到她笑的很为难的样子,不过,倒也是出于真心。

    “别说这个了,来,为你在外面顺利培训归来,我们干一杯。”为了转换话题,我举起杯子和这个女人碰了一下。

    但她却并没有喝,而是深情的看了我一眼,声音压的极低的道:“欧阳,你以前真的没有谈过女朋友吗?”不过,从她那婆娑迷离的眼神中我看得出,眼前的这个女人不是性压抑就是对我另有企图。

    我不知今天是怎么的了,却是一饮而尽,看了看她道:“没有。”我还是不想把以前的那些伤心的事情说出来,更不愿给这个女人说。

    “哦,那你——”她用手指撵着酒杯,似乎有话想说,但却没有说下去。

    接下来,我不知为什么,她却显得是那样的一反常态,是一杯接一杯的开始饮酒,最后,竟连话也顾不得上和我说了,我开始劝她,但却丝毫起不到一点的作用,我看到她那已有几道的皱纹的脸上已泛出了淡淡的红晕,我知道不能再让这个女人喝下去了,如果再喝下去,一定会闹出事的。

    我伸手去夺她手里的酒杯,可她不肯,执意要喝,就在我去夺她手里的酒杯时,我却无竟间第一次亲密接触到了她的手指,我感到她的手指是那样的冰冷,冰冷的就像她平时的那张冰冷的面孔一样。

    “欧阳,你别管我。我今天高兴,我想喝,你别拦我好不好?我很长时间没像今天这样开心过了,真的?”原来她没有醉,连说话时的吐字都那样的清晰,我这时才偿到了这个女人的真正厉害。

    “在公司里,他们都在我背后说我贱,是的,我是和公司的老总上过床,可那又怎么了呀,我也是女人呀,一个女人在如今这个世道上活着是多么不容易啊,在我刚生下宝宝还没满月时,那个没良心的就抛下我和宝宝就带着他的那个小情人走了,什么也没给我和孩子留下,我是*我自已才把孩子拉扯大的呀。”

    听到这些,我的心头是猛的一震,心里顿时凉了半截,原来,公司的那些所谓的传言都是真的呀,看来真的是无风不起浪,不过,看这女人说的如些动容伤心,我倒没有去想她都和谁上过床,倒对她是更多的同情和悯怜。

    “不过,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没过一年,那个没良心的就因为吸毒贩毒让给逮起来了,我后来听人说还是他的那个小情人出卖他的。哼,我就是让那个没良心的知道,在这个世上到底是自已的老婆对自已好还是那些个小骚狐狸精们对他好,结果真不幸被我言中了。”

    她说到这里,用纸巾抹了下眼角的泪珠,不过,从她的那失望的眼神中我看得出,她曾经一定很爱她的那个没良心的丈夫。

    她眼里噙着泪花一仰头又饮过一杯酒后继续说道:“我想你到公司也这么长时间了,公司的情况你大概也了解了些,你和我一样,都只知在为这个公司整天是卖命的工作,可你再看看公司里面有的人,他们的工作态度我想你也看到了,说白了,它就是一个家族企业,除了你我这样的人之外,你看公司又有谁会听谁的,说实在,如果不是为了生存,我早就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

    听到这女人这么一说,我倒也是深入感触,这个公司也的确是一个家族式的企业,就连下面的一个看大门的也是公司里老总的七大姑八大姨的亲戚,所以,有时就连下面一个看大门的也对你一个外来人是呼来唤去的,既便你是公司聘用过来的管理人员,他们也不把你放在眼里的,这点我还是深有体会的。

    “不过,我还是挺佩服你的,能像你这样一进公司就能得到老板的赏识,并在公司能呆这么长久的员工还真不多。”她红着有些醉眼朦胧的眼睛看了看我,很是羡慕的道。

    我知道今天这个女人没少喝,再看时间也不早了,我正要起身去结帐,没想到,我的手机这时响了,我是一阵的疑惑,说实在,自打我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里,能想起我并能主动给我打电话的人还真不多,当我把手机掏出来看了看上面的电话号码时,才惊愕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不过,我也没有心思去看它,就随手关掉了。

    这女人看我站起来要去结帐,却一把拉着我的手给拉回了原座,红着脸看着我道:“欧阳,你就不能再陪我坐一会儿吗?”

    我无奈的点了下头,可我的手机这时又响了,不过,还是那个号码,我这时想也没想又挂了,也许是我的手机的响声扫了这个女人的兴,只见她又看了看我道:“是不是你女朋友呀?你个小坏蛋,居然还骗我,还说你没女朋友呢?”

    我正要张口给她解释,不过,心里也是呐闷,心说:“叫我小坏蛋,呵,小坏蛋是你随便叫的嘛,如果是李文姬在的话这样叫我我还是一百个愿意,可你这样叫我,我心里别扭。”

    “欧阳,现在的女孩子可是多变呀,你可要小心点哟。”她好像是在提醒我又好像是在吃醋,话里的味道都有点酸酸的。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又响了,还没等我看手机上的号码,这个女人却朝我示意的点了下头道:“没事,你接吧,我不碍你的。”

    “大懒虫,你在哪儿呢?怎么老不接我的电话呀?”我一听就知道是李文姬的声音。心说,这丫丫的怎么这个时候想起来给你打电话了,还真打的不是时候。

    我也许是做贼心虚,也许对她的突然袭击没有任何思想准备,我有点语无伦次的道:“不是的,我还以为——”

    “你个大懒虫,你以为什么呀。我说你懒现在怎么懒的连我的电话都不接呀,啊,快说,你现在在哪儿?我可是正站在后果看着你呢?如果你不说实话的话,小心我回去后对你不客气。”李文姬在电话那边是口不饶人。

    我下意识的向四周看了看,才放下心来小声道:“你能不能小声点呀,我现在这里有人呢?”就在我抬头看坐在我眼前的这个女人时,她却正看着我偷笑。

    “好吧,我不打搅你了,但是有一点,等到下一次你再见我时可不要说你已不是一个处男身了呀?嘻嘻——好了,再见。”还没等我说话,这丫丫的已经挂了电话,可我还是不明白这丫丫的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等我再抬头看这个女人时,她却已付了帐走到我的跟前,红着脸道:“是不是吵架了呀?现在的女孩子都这样。”其实这个女人今天是喝多了,所以脸才红,因为我已感到她的体力早就不支了,她只是在强撑着自已的身子而已。

    果不出我所料,还没出饭店的门,她就有些摇摇晃晃的用手扶着饭店的门要栽倒下去,幸亏饭店门前的两个服务员扶着了她,我本想也去扶她,可又一想,我是什么身份,如果她真的要倒下了,就我这瘦小的身板又怎么能挡得着她那性感丰满的躯体呀。

    不过,当我在饭店的门口拦了一辆的出租车的时候,我还是用手扶了她一把,也许是她真的有些支撑不了了,也不知怎么的,她一下子竟倾倒在了我的身上,我没来得及躲闪,正要去扶她的另一支胳膊,却没想到一只手却狠狠的抓住了她的左胸的乳房,另一只手抱着了她的腰。

    这种尴尬的事我还真的是第一次碰到,在这种光天化日之下遇到这样的事,说的不好听点,就是耍流氓。我的脸当时就腾的一下子涨的红肿,但不知怎么的了,我那只抓着她的乳房的那只手不但没有从她的身上马上离开,也许是惯性的作用,竟又狠狠的在上面捏了一下,而这时我的身子和她的身子也贴近的几乎中间没有一点的空隙。

    也许她这时也意识到了自已的左胸被我抓的疼痛了些,所以,她的脸色比刚才更加的红润和羞涩,她下意识的推了我一下,我这才总算站稳了些,不过,我的手上倒还留着刚才在抓她那柔软而又性感的乳房的瞬间时的余温,还有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

    可就是刚才的那一瞬间发生的一幕,却是我全身像通过电一样,甚是有种说不出的快感。

    而这也是除了我和欣在一起时触摸到的第二个女人的胸乳,但和欣在一起时,当我们在接吻到比较激动时,我会把手慢慢的从她的下面一步步的摸到她的上面,直到摸到她那圆圆的娇嫩的玉乳时,并揉捏一阵才方可作休,不过,欣的乳房毕竟还是少女时期的,有时也会有摸的比较腻烦的时候,就在我的魔手在欣的那两座并不是很性感和丰满的玉峰上放肆一番后,我会用手指捏着她的乳头看着欣的眼睛道:“你的乳房这几天怎么没见长呀,好像比以前又瘦了许多呀?”欣只要一听到这儿,准会狠狠的在我的嘴上咬一下道:“你个坏欧阳,死欧阳,你真够坏,你是不是嫌我的不够大,还想再去找个大的呀,那好呀,你就去找刚生过孩子的女人呀,干嘛还守在我身边呀?”常常最后还得我反过来给她说好话她才风平浪静下来。

    可我触摸欣那少女般纯洁坚挺的圆滑玉乳时却从来没像刚才发生的那一刻间发生的事情来的爽快,简直是痛快淋漓。

    透过车窗,我有些神色不宁的望了望窗外这个城市美好的夜景,又转过脸来看了看醉的再也无力支撑自已的身体的女人,我的心里不紧是一阵的悲凉和酸痛。

    是呀,当我们每天穿梭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每天看着那么多陌生的面孔,却有时只感到自已活得最累,可岂不知在这些奔走在城市中的繁忙人群里面,每一个人活得都不容易,在每一个人的背后都有一本他们自已的辛酸故事。

    不过,当我想起刚才的那一幕时,还是情不自禁的看了看这个女人的胸部,透过上面,还能隐隐约约看到她那露在外面的深深的乳沟,光滑而又白嫩。

    我这时也闻到了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一股淡淡的香水味,感到了她身上的体温,甚至感到了她那柔柔滑滑的身体和跳动的心脏,虽然她谈不上漂亮,但她现在坐在出租车上的那副似醉非醉的万般风情,已对我身体里的每一个不安份的细胞构成了极大的威胁。她的那种性感的美,那种野性的诱惑已足以让我不能自控。

    可就在我的欲望随着这个女人的韵味越来越风骚的在我身体里膨胀和蠕动时,我想到了李文姬,想到了李文姬这个丫丫的小丫头骗子给我刚才说的那番话,想到了李文姬的高挑、漂亮、年青、活力四射。

    我终久也没能向这个女人伸出魔手,虽然我心里知道,只要我愿意,这个女人这天晚上肯定会拍着手掌欢迎我留在她家里面,而我和她之间也会度过一个销魂的夜晚,而当这些念头在我的头脑里一闪而过时,我的心里面还是不住的在想着另外一个人:李文姬。



纯爱言情经典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