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海荡舟手机网
导航

主页 > 超级搞笑 > 我和妓女的合租生活 > > 详细内容

正文 第十四章 我和妓女的合租生活

    虽然自从我和李文姬合租在一起以来,她有许多不愿意告诉我的秘密,但是我觉得她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则更加的完美,甚至比她告诉我她的背景和以前的状况还要的美好,因为在我的心中,我始终认为,当你对一个人有了好感或者你已经决定爱上她了的时候,最好对她的过去知道的越少越好,甚至干脆什么也不知道最好,也许她曾经过去的一些背景或经历就会成为你直接对她产生讨厌和厌恶的杀手锏。而这时你已经爱上她了,但对她的过去又不能的放下,甚至成为了你心上的一块伤疤和阴影,这时,如果要让你做出选择的时候,一定会是最痛苦的,也是最艰难的。

    所以,我对李文姬的过去以及她不愿意告诉我她的其它情况,我一般是不会去问,也不想破坏我和她之间的这种无声的默切和平静的合租生活。因为每一个人都有他自已选择生活的权利和不情愿让第三者知道的他自已的小秘密和隐私。

    我现在只渴望的是每天下班后,一进门就能看到一个身材高挑、大方美丽的女孩不是在厨房里忙的不亦乐乎,就是在大厅里面认真的拖着地板或者做着其它的什么事,总之,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这才是人们平时说的过日子吧,家有贤妻良母,外面是事业亨通,这才是一个成功男人所必备的。

    有时,我就在骂我自已不是东西,我和欣分手了也就这短短的几个月的时间,就是这个李文姬的出现,现在我回到家里想到的第一个人不是欣,却是李文姬,我不知道我怎么也会变的这么快,有时我在想,我是不是也是凡人俗人一个,我是相信世上有真正的爱情,可在对爱情的真与假的问题上我是不是也很功利,因为现在在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比欣不知要漂亮多少倍的李文姬,我现在第一个人想到的却不是欣,所以我就在怀疑我将来如若和某一个女孩结婚之后,是不是会守着她一生一世,是不是会爱她一生一世?我甚至开始怀疑我和欣这五年来的恋情是不是真的就那样的牢不可破,如果我和欣不分手将来结婚了,那结婚后,是不是真的就那样的会是风平浪静的不会发生任何的分歧和矛盾,是不是我们两个人*这五年来培养起来的感情就真的能恩爱一生一世吗?

    所以,有时我就觉得自已挺不是东西的,我口口声声的说爱欣,说会一生一世只会守着她一个人,甚至那时发誓,既便是有一天和欣分手,我也不会再爱上第二个女孩了,特别是在和欣分手后的那段痛苦的日子里,我对爱情,对这个世上所有的一切都几乎失去了兴趣,特别对爱情,已没有了任何的知觉,那时我就在想,我这一生是不可能再喜欢上其它的女孩了,既便是我将来找女朋友或者是结婚生子,我也要等着欣找到一个好人家,过上好日子之后。可现在没想到我会变的这么的自私,却整天满脑子里有一个叫李文姬的女孩的身影在不断的闪动着,甚至想着李文姬在家里都在忙什么,做什么。

    看来,女人都整天在背后议论男人们都不可信、更不可*一点也不假。

    我原来总认为和欣之间的感情是那样的高尚与伟大,可最后却真正发现,其实,我也是俗不可耐的大俗人一个。

    丫丫的这个鬼丫头又几天没见她的面了,说实在,我的心里还是挺痒痒的,所以,就在晚上快下班时,我试着用我的手机给李文姬前天在给我打电话时存到我的手机上的电话打了过去,第一次没接通,我心说,这丫丫的不会是出什么事儿了吧,我心有余悸的不敢心,又把电话给打过去,不过,我却听到了那边有一阵的叽哩哗啦的吵杂声,接电话的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好像有点沙哑,她问我找谁,我就实话实说的说是找李文姬,却只听那边说自已不认识这个人,说我打错了,接着听到的是又一阵的叽哩哗啦的吵嚷声,我也没听清接电话的那个女人又叽哩咕噜的说了些什么不堪入耳的话就挂机了。

    我有些狐疑的看了看手机里的那个刚拨出的号码,顿时是一阵的惊愕。晚上下班后,我迈着沉重的步子回到家里打开了门,就在我看到若大的一个房子里面是黑漆漆的是空无一人,心里正倍感失落和甚是凄凉时,没想到这时整个屋子里突然全亮了,我的心里猛的一怔,还以为出什么事情了呢。

    就在我有些吃惊不已之时,只见李文姬下身穿了一件性感的迷你短裙,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的短袖衬衣缓缓的从她的卧室里走了出来。

    她的那种脱俗的性感和美我真的是无法用任何词语来赞美,总之,她活脱脱就河塘里出污泥而不染的荷花,修长圆润的玉腿,细细柔软的蛮腰,清纯而又白皙的面孔,清澈而又永远都透着一种特别的忧郁的眼神,一头乌黑的长发配着她那长长的睫毛,都无一不令我发出了一阵阵的惊叹,她的确美的令人心动,的确骨子里透着一种惊艳的美,的确对我这个刚刚在爱情的边缘狠狠的摔了一跤的大小伙子有着一种无法抵制的诱惑。

    “你个大傻瓜,你站在那里傻傻的看我干什么呀,怎么?不认识我了呀?”也许是李文姬的这一下子的美和改变让我有些的入痴入醉了,所以,她看我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的惊呆样,便冲我莞尔一笑道。

    “你回来怎么连灯也不开呀,刚才着实吓我了一跳。”我也笑了下道。

    “我就是想给你这个大傻瓜一个惊喜,呵呵。”她依旧乐呵呵的道。

    “李姑娘,你今天真的是太美了,我都差点认不出来了。”我一边把手里的包往下放,两只眼睛还是依依不舍的低溜溜的在她的全身上下来回打着转儿。

    “我就知道你准会这样给我贫,哼,小傻瓜。”她有些娇滴滴的道。

    我的心头猛的一热,有些色色的看了看她的下半身道:“你的迷你裙真漂亮,不过,也难怪了,美女就是美女,什么衣服只要穿在你的身上都好看。”

    看我对她大加赞美,她倒有些不好意思的有些脸色羞红的看了看我道:“不过,我今天就是要诱惑你,给你一个不一样的我?”

    我心里暗暗说道“丫丫的你个鬼丫头,我就知道你今天晚上这样做准另有目的,要不,我们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你从来没有这样在我面前刻意的打扮过自已,还把家里的灯全关了,等我进来之后你就全打开灯,给我弄个眼前一亮,丫丫的,你还挺有手段和情趣,不过,你制造的这个小浪漫刚才也着实迷死我也。”

    我心里一边这样美滋滋的想着,一边正要转身到洗手间去,没想到,李文姬却又往我的眼前一挡道:“那你实话给你说,在你的眼里,是你公司里你的那个顶头上司,也就是那个三十多岁的女人长的漂亮还是我长的漂亮?”

    听她这么一说,我心里顿时明白了许多,丫丫的原来这个李文姬是在吃我的醋呀,不过,我的心里这时更是美的比吃了蜜还要的甜,我真的没有想到,这个李文姬会因为我和一个已经有了孩子的老女人而争风吃醋,我更没想到,她今天突然回来就是为的这件事。

    想到这里,我又顺水推舟的故作轻松道:“你说呢?”

    “我要你亲口对我说。”她却两眼一直死死的盯着我逼问道。

    “怎么,你是不是看到我和那个女人在一起,你紧张了呀?”我有些的得意不已的气她道。

    没想到她这时也把两手往胸前交叉着一抱,头在我的面前显得很傲慢的一仰道:“呵,我才不呢?为你而紧张?我还没想好值不值得呢?”

    丫丫的,我晕,没想到这个李文姬却摆出这样的一个架式和态度来对付我。

    “不过,我只是觉得像你这样的表面上装的像个谦谦君子的好人,就这样失身于那个老女人,也未免有点太可惜了些,我只是为你打抱不平呀。”她有些语气浑重的又道。

    丫丫的,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呀,什么像个谦谦君子呀,你这话是骂我的还是扁我的呀,我心里顿时被她弄的像打翻了五味瓶似的,甚不是滋味儿。

    “既然你心疼我,舍不得我给那个老女人,那我就给你呗。”我还是装作没脸没皮的道。

    “给我?我才不稀罕呢?你不就是个处男身嘛,不过,自古以来,这处女身倒是好验,可这处男身可就难了呀?谁又能证明你是处男身呀?”她还是摆着一副盛气凌然的样子。

    “那好吧,既然事已如此,我也只好把我的处男身给她了。”我故意装出一副若无其事,但却显得很庄重的叹了口气道。

    没想到,丫丫的这个李文姬居然瞪着眼看着我道:“你个大色狼,像那样的老女人你也要呀,你——你真是个——”她紧张的脸上的那白嫩的肉都一起一伏的,气色也坏到了极点,最后竟用手指着我说不出一句话来。

    就在我心里美滋滋的在洗手间里洗了下脸,刚走出来时,却看到李文姬拉着脸正不高兴的把已做好放到桌子上的饭菜往厨房里端,我心里当时是一阵的狐疑,不知这个鬼丫丫的又在做什么,所以,我有些好奇的尾随着她朝厨房走去,可眼前的一切又站我傻眼了。

    只见她正把这一盘盘的饭菜往垃圾桶的里倒,而且我看到她连倒这些饭菜时整个身子都气的在发抖,我不知道自已又惹着她的哪根筋了,看形势不妙,就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夺她手里的盘子。

    “李姑娘,你这是干什么呀,有话好好说嘛,干嘛把自已辛辛苦苦做出来的饭菜给倒了呀?”我一边和她夺一边劝慰她。

    “我乐意,我愿意。”她的声音有些冷的让人心里发抖。

    我看争不过她,心里也气的不打一处来,冲她道:“你别闹了,好吗?”不过,我的声音没敢放大,还是试图以商量的口吻来解决问题。

    “我没闹,我算什么呀,我天天回来给你做吃的喝的,到头来还不如一个老女人,是呀,我算什么呀,我什么都不是。与其那样,我还不如把这些东西喂猫喂狗的好呢。”她好像在埋怨,好像又对我很痛恨和失望。

    不知为什么,我看李文姬一副很难过很伤心失望的样子,我心里更不是滋味,我像一个小男人似的开始给她解释道:“文姬,事情不是你想像中的那样,其实,你误解我了,真的,我和她没有那个事儿的,真的没有。”

    “你和她有没有管我什么事情呀,你别给我提这个。”她说着一转身,神色冷漠的看了看我,又径直走了出来。

    看她是真的生气了,我无奈的叹了口气,也随她走了出去,只见她一甩门将自已独自关在了自个的房间里。

    我本来想像电视剧中演的那样紧跟上她去撞开她的门或者站在她的门外边向她求情,但我没有,因我明白我和李文姬现在只是合租关系,我和她既不是什么情人也不是夫妻关系,我没有必要那样去做,如果我真那样做了,好像我和她倒真的是一对生过气或闹过矛盾的小夫妻了呢?

    对,我应该拿出一点男子汉的风度和气魄来,不能老是受制于这个丫丫的鬼丫头,不过,她说的也对,她又不是我什么人,我做什么她管的了吗?

    想到这里,我倒一个人是逍遥自在的嘴里一边哼着小曲子,一边故意把客厅里的电视的声音放的大一些,好刺激下这个丫丫的,不过,令我不平的是,刚才李文姬这丫丫的把那么多美味佳肴给全倒掉了。

    丫丫的,看来,今晚我只能亲自下厨了。

    唉,兄弟,记着,老虎的屁股摸不得,女人的屁股更是摸不得,这不,我还没摸着呢,就这样了。做个好人不易呀,做个男人更不易。



纯爱言情经典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