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海荡舟手机网
导航

主页 > 超级搞笑 > 我和妓女的合租生活 > > 详细内容

正文 第十五章 我和妓女的合租生活

    有时想想,这有的女孩真她妈的没劲。你有时本来想给她开个玩笑逗她开心,她却认为那不是玩笑,往往你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从而生出许多的误会来。你有时本来是故意说点伤她的心的话,以借此来考验下她对你的忠诚度,她却认你这么做是真心的在伤她的心,甚至开始怀疑你根本就没爱过她,就要和你闹翻脸。

    但不管怎么说,时代变了,人的思想观念也在变,如今的女孩,已不再像过去那样的传统与保守,而过去的那个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年代也将一去不复返,那个所谓的笑不露齿、足不出户的淑女时代好像已与现代的社会是格格不入的了。

    如今,当你走在大街上,你就会发现,如今的一些女孩的装束和打扮个个都像是做妓女的;想找出几个淑女真的是难了,更不要说处女了,当然,也许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和人类的物质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一些个性化的东西逐步成为主宰这个社会发展的主流,所以,个性化和张扬化的女孩思潮也成为了这个这社会的发展大趋势。前几天我无意间在网上流揽时,竟有这样的消息说某公司在搞沐浴液的促销活动,有几个女孩竟一丝不挂的在一大商场的众目睽睽之下骚首弄姿的把这些沐浴液往自已的身上来回的搓摸着,场面甚是火爆,我们且不说这家公司的促销手段有多么的高明,甚至有点的邪恶和让人看后想呕吐,但就说那几个在光天化日之下将自已的身体一揽无余的暴露在万人那色迷迷的目光中的女孩,难道你们就不觉得心寒吗?难道你们的身体就那样的不值钱吗?别忘记了那可是你们的父母给你的血肉之躯呀,你们不要自已的尊严倒也没有人能拦你们,但最起码你们得为生你们养你们的父母们留点尊严吧,更何况还是一丝不挂的将那些所谓的具有神奇功效的沐浴液在众目光之下往自已的身上来回的揉搓着,简直比卖淫女还要的露骨。更令人不可思议和乍舌的是,这几个前来为这家公司做人肉现场实验和促销的女孩竟是来自附近高校的女大学生,唉,真的是悲凉呀。

    当然,女孩子追求自已喜爱的个性化装束和打扮这倒也无可厚非,但千万不要把自已打扮的像是个做妓女的就好,千万别把自已个性化的太过火了,要不然,既便你骨子里面是一个淑女,别人也会把你视为社会上那些不伦不类的妓女来看待的。

    也许那天晚上我的确是话说的有点太过火了,也的确是伤到了李文姬的心口处,几乎都快过了一星期了,我都没有见到丫丫的这个鬼丫头的面了,不过,我心里面在美美的庆幸自已居然能让这个大美女为自已而紧张的同时,也心里是备感到了一种忧虑和担心,我担心这个鬼丫丫的会一气之下搬出去,到时我岂不是白忙一场,说到底,我对她的这种担心还是因为我的自私,我担心她这么一走自已人财两空,而且这么漂亮大方勤快的美女在这座繁华似锦的城市里我也不好找呀,所以,这几天我也明显消瘦了许多。

    但令我不可思议的是,几天后当李文姬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时,她看到我时,第一句话就是:“欧阳,你瘦了。”而且她说这话时是含情脉脉,低沉温柔。

    我倒是嘴也不吃亏,并道:“为伊消得人憔悴,谁让我是一个痴心的男儿呢?”

    我话没落地,李文姬竟不由的捂着肚皮格格的笑了起来,我正在质疑,她用手指了我一下打情骂俏道:“你呀,你就管不好你那张嘴,还为伊消得人憔悴呢?我看你呀就是一个十足的小男人,我就怀疑,你怎么不是一个女的呀?”

    “唉,我也想呀,可是这个我做不了主呀。”我紧皱了下眉是喜皮笑脸的道。

    “你呀,就给我贫吧。”她娇慎的朝我瞪了下眼,又弯下眉梢。

    我却故作轻松的朝她做了个鬼脸问她道:“李姑娘,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个人很让人讨厌呀?”

    “不呀。”她口气很坚定的脱口道。“我觉得你这个人挺好的,不是那种特别特别的令人讨厌的人,还凑和吧。”

    丫丫的,没想到就在我正乐滋滋的品味着她刚才说的那番话时,她却又来了这么个近一步的解释说明。

    “唉,是呀,我是谁呀,我就是一个讨厌鬼,一个没人疼没有人爱的小叫花子。”我故作可怜兮兮的看着她的眼睛道。

    还没等我说完,她竟给我飞来一脚,一下子踢到我的膝盖上。

    “你个死欧阳,你给我记着了,以后我不许你再说这样的没良心的话了。”

    就在我和李文姬坐在一起吃饭时,还是忍不住对她的美丽和漂亮大加一番的赞誉。她有些脸红的努着小嘴竟问我道:“那我这几天没在的时候,你有没有想到过我呀。”

    她的声音很低,但我的耳朵却不失灵,我真的当时有点晕了,我没想到丫丫的这个鬼丫头会问我这样的问题。

    “我恨死你了。”明明我心里很想人家,但还是看着她故意这样说。

    丫丫的还没等我得意完,她竟把自已手里还尚未吃完的点心一下子砸到了我的身上。“你个大懒虫,难道就不能正经一点吗?”看她那副样子是既气又恼又没辙。

    “现在世界上还有很多的人在忍受饥寒交迫,请注意节约粮食呀。”

    “你别给我说那些,快回答我的问题。”她的眼睛始终没离开过我。

    “你生气的样子真好看。”我还是和她调侃。

    “你个死欧阳,坏欧阳,你要把我给气死呀。”她竟急的有些捶胸顿足。

    “这个问题怎么回答呢?说没想过你是假话,说想过你可又不是那种特思念的想。不是一天不见就吃不香睡不着。”我叹了一口气,看着她并摆出一副玩世不恭的神情。

    “这就是我想要的,嘻嘻——”李文姬听到这里竟又冲我嘻嘻一笑。

    可我却被她的这句话说的是一阵的狐疑和不可理解。

    “欧阳,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或者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你会不会在最思念一个人的时候第一个想起的那个人会是我呀?”她居然又闪烁着明净的眼睛这样问我道。

    “你说什么胡话呢?”我有些疑惑的看着她。

    看我一副紧张的样子,她竟又嘻嘻哈哈的看着我道:“你个大傻瓜,没有的事儿啦,我活的好好的怎么会去死呢?”

    丫丫的,原来这个臭丫头又是在考验我,晕,竟用死这种不吉利的方式来考验我,真够损的。

    过了一会,李文姬像似在调侃的道:“你刚才的样子真的好可爱哟。”

    “是吗?呵,不过我还是第一次听人这么夸我呀。”我有些飘飘然的故作潇洒的回道。

    “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经不住别人的赞美呀,我话还没说完呢,看就把你得意成那样了,呵,你不但傻的可爱,还晕的可爱。”

    李文姬又撇了下嘴说的我是稀里糊涂,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竟一时无语应对。

    我看李文姬坐在那里颔首皱眉,手里轻轻的捻着筷子,轻轻的将菜一根根的夹起,悠然自得的往嘴里送,悄无声息的在嘴里咀嚼着,俨然一副端庄秀丽的样子,我有些如痴如醉的用余光看着她,心里不紧暗自在想,美女就是美女,连吃饭时的仪态都这样的令人神往和陶醉。

    “欧阳,其实我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我也不是在乎你在外面和别人之间都发生了什么,这我都无权利干涉,我只是想不通,我这样天天在家里给你做饭洗衣,居然还不如她一个结了婚都有孩子的女人,我只是一想到这些心里就特不舒服,所以,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你不要太在意呀。”

    我操,我真的要晕死了,丫丫的没想到这个死丫头刚才低头吃东西时是在想事儿呀,还居然一下子说了这么多让我此时伤心绝望的话。

    “你是不是以为我真的是那样的人呀?”我是强压着内心的冲动对她道,她好像意思到了什么,似乎感到我和她之间的火药味越来越浓了,朝我机械的笑了下道:“不是的,你别误解呀,我没那意思了,说你小男人气怎么就这样小男人气呀。”

    我还是看着她不说话,她居然急了,又陪笑道:“我说错话了,行了吧,是我误解你了,行了吧。”

    说实在的,李文姬这丫丫的丫头有时是太野蛮无理了些,但有一点我是比较喜欢的,那就是她善解人意,自已犯了错误会向你做出解释,不倔犟,更重要的是会哄人开心。

    但我还是没好声好气的道:“人家本来就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嘛。”

    李文姬这时却格格的又笑起来了,并道:“欧阳天呀欧阳天,我觉得你应该再脱胎换骨成个女人。真的。”

    “恐怕我这辈子是不行了。”

    “可以做变性手术呀。”

    我本想气气她,没想到丫丫的她居然在这里堵着我呢。



纯爱言情经典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