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海荡舟手机网
导航

主页 > 超级搞笑 > 我和妓女的合租生活 > > 详细内容

正文 第十七章 我和妓女的合租生活

    其实,仔细想想,人生又何处不风流呢?我曾记得我在大学期间亲眼的目睹过这样了一件风流尴尬事儿,那是一个静谧的夜晚,我独自一个人悠闲自得的在校园里走着,就在我快走到学校后操场的一拐角处时,在一处昏暗处我看到有两身影在紧紧的贴在一起,甚是的亲密与无间,我本来以为是两个相恋的人在一块拥拥抱抱的也就完了,也本属正常的事情,可令我瞠目和结舌的是,这两个恋人却并没有像我们平时想像中的那样的矜持,而是在这么一个几乎没有任何的东西可以为他们遮羞的地方却表现的是异常的放荡。

    我甚至能听到两个人在一起激情澎湃时的声音和亲吻时发出的嚎啕声,听那种沉闷而又让人春心激荡不已的声音,我感到他们根本就不是在相互的抚摸与接吻,因为那女孩发出的声音就像似猪的嚎啕声,更让我不可思议的是,我几乎听到了对方相互扯开对方的衣裤的声音,还有裤子前面的拉链被拉下的哧啦作响声,虽然我没看清到底是谁在拉谁的裤子上的拉链。

    借着淡淡的月光,我能看得出那女孩的身子被那男孩给死死的顶在一堵墙上,那男孩的两只手肆无忌惮的在那女孩的上半身部分来回疯狂的移动着,两人在越来越激情的不能自控时,我隐隐约约在听到拉链被拉下的声响后,依稀可见那男孩的手伸进那女孩的下半身部分的里面在来回的动着,而那女孩却好像并没有反对的意思,而是将胳膊紧紧的搂着那男孩的脖子,下半身有些向后的微侧,上半则紧紧的贴在这男孩的身子上,将屁股向后微侧紧紧的顶在墙上,并激情的随着这男孩的手的节奏在来回的颤动着——

    而这也是我所见到的最激动人心和让人最心动不已的两个人在偷情时的撩人场面。

    如不是亲眼所见和被我给堵上了,我真的难以想像在这样的场合居然会发生那样的事情,非常的露骨,几乎没有任何一点的遮掩。

    后来我一直想把这件事说给欣听,看看她到时候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态度和反应,但由于种种原因我也一直都未告诉她这件事儿,不过,我那时也曾想和欣一起风流,就像我看到的那一幕一样的偷情,从而得到一种无法想像得到的快感与激情,但我始终没有向欣伸出魔手,这不只是因为我很爱欣,而且还时刻的在她面前能够克制住自已,并能够保持住一种冷静的心态,更多的是因为我觉得我爱欣,我喜欢欣的一切,所以,我要等到和欣洞房花烛夜那天——

    就在我从外地出差回来刚回来家里,第一个要想见的人就是李文姬,就连我自已也说不清楚,我怎么会这么的思念李文姬,那一刻,我更懂得了原来思念是这么一件让人感到既美好又痛苦的事情。

    就在我推开门的那一刻,我想都没想就先开口喊道:“李姑娘,我回来了。”不过,这一次这丫丫的果真没有让我失望,她正在厨房里不知在一个叮哩哐当的忙活儿着什么,听到我在叫她,她侧着身子朝外面伸了下头,冲我相视一笑道:“大懒虫,你回来了呀。”

    看她朝我浅浅的一笑,我的心里面着实一热,有一种说出不的欣慰和激动,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寻找的生活没想到在这里出现了,曾几何时,我一直都期待着家里有一位漂亮善良的妻子在我回到家里后,能像现在李文姬那样朝我轻轻回眸一笑,然后像一个家里面的主妇一样为我做饭、洗衣,简单而又朴素的操持着这个家。

    “这几天你一定想坏我了吗?”我本来想问李文姬这几天你想我了没有,或者直接想对她说,我离开这座城市这几天真的很想你时,可我在心里琢磨来琢磨去,都不大合适宜,所以,就厚着脸皮径直来到厨房的门口,站在那里用欣赏的眼光看着李文姬这样说道。

    李文姬却一转身,手里拿了一块刚做好的糕点一下子塞到了我的嘴里,有些调皮的笑道:“你呀,就是堵不住你这张不老实的嘴。”不过,我听看得出,她虽然是这么说,可打心眼里她还是挺喜欢我这么做的。

    我有些吱吱唔唔的一边嚼着她塞到我嘴里的糕点一边还吐字不清的道:“人家就是想你了嘛。”

    李文姬却用手一边把我向外推一边道:“唉呀,你少贫两句不会有人当你是个哑巴的,快先去洗个澡去,你身上的味道好难闻呀。”

    我磨磨唧唧的洗了个澡又把自已收拾一番从浴室里走出来时,却发现李文姬蜷着身子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似乎已经睡着了,但电视机却还不停的响着,看李文姬蜷坐在沙发上一副安祥的样子,说实在,我真的不忍心去惊醒她。

    也许李文姬这时感觉到了我站在那里,所以,她睁开有些慵懒的眼睛看了看我道:“你洗好了呀。”我看着她点了下头,又看了看桌子上面她已经为我做好的饭菜,一股冲动的热泪几欲是夺眶而出。

    “我看你今天的气色不是很好,是不是生病了呀?”在吃饭时,我看李文姬一直低着头不说话,就轻轻的问道。

    李文姬咬了下唇,似乎有很多的话要和我说,但一时之间好像还没想好,又咬了下唇收了回去,虽然这一点我看得出,但是我还是不想去勉强她去做她不喜欢做的事情或她不愿意告诉我她的一些私人的事情。

    “欧阳,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在一起合租,我真不知道你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她看了看我说道,又收回了有些矜持的目光。

    虽然我不知道她说这话的意思,但我还是故作无所谓的样子道:“你如果真的有一天不再与我一起合租,那我的生活还是这样呀,这个地球离开了谁都照样会转的。”

    李文姬却抬头瞪了我一下道:“是吗?那我问你,你床下面压的你的那个内裤放了多少天了呀?”

    听到这里,我的脸上是一阵的发红,心里是一阵的呕吐,没想到这个丫丫的李文姬在我不在家的时候,居然到我的卧室里乱翻动起我的东西来了,就连我出差前由于走的急,还没来得及洗的内裤她却也倒腾出来了。

    我悻悻的看着她吱唔道:“我说李姑娘,我们现在可是在吃饭耶,你别说这个好不好,我心里不舒服的。”

    “不舒服?我说你个大懒虫,你还知道什么叫不舒服?”

    我一时又被她堵的无语。

    “我说欧阳天呀欧阳天,你不为别的,就看在我们是合租的这种关系上,你不为自已想想,总也得为我想想吧,更何况我真的对这种事情很反胃的,再说这可是我们两个人的天地呀,不是你一个人时那么随便呀。”李文姬有些态度严肃而又认真的像是在向我发起挑战。

    我本想跟她做出解释我之所以没有来得及洗的原因,但最终没说出来,我只是默默的吃饭,默默的听她训斥。

    这时,李文姬竟扑哧一下捂着嘴格格的笑了起来,我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她,心说,这个丫丫的,刚才还对我一副三八婆的样子,怎么一会就笑起来了呢?

    “欧阳,你刚才吃饭的样子真的好缅腆,就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一样低头无语,不过,我喜欢你这样的酷,像个男人,很成熟。”

    听到这里,我心里暗自道:“什么像个男人呀,我本来就是一个男人呀,你这丫丫的,怎么说话这么伤人心呀。”

    “是吗?那是不是我平时就很傻呀?”我故意这么说道。

    “是傻,不过,是傻的可爱。”李文姬说到这里,竟然又嘀嘀的笑了起来。

    “欧阳,说实在的,我刚才不是想怎么着你,而是我有时真的觉得你太不会照顾自已了,真的。”李文姬闪烁着眼神显得很动容的道。

    “怎么?你是不是心疼我了?”我朝李文姬一脸的坏笑道。

    “是呀,我是心疼你了,谁让我是这么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呀。”李文姬竟咂着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看得出,也是故意这么说给我听的。

    “不过,谁让我命好呢?竟遇上了你这么一个善解人意,又会照顾人的人呢?而且还是个美女。”我也讪讪的看着她抿嘴笑道。

    “你嘴还真甜。”李文姬甜甜的看着我,像是在赞美我似的道。

    我不知我这人什么时候竟变的是如此的得寸进尺了,听到李文姬在赞美我,我居然有些得意忘形的看着她道:“那你答应我的事情什么时候兑现呀?”

    李文姬却不慌不忙的道:“我答应你的事情多了去了,呵,你说是哪一件呀?”没想到这丫丫的却故意装糊涂。

    看她一副乐呵呵的看着我的样子,我也无心再与她恋战下去,埋头又吃起东西来。

    人这种东西有时想想就是只要你心里认定的事情,就是她妈的贼心不改、色胆包天。吃过晚饭后,李文姬由于今天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就早早的去休息了,我看她早早休息,自已也无心再看下去电视了,于是,也便早早的回到了自已的卧室里,不过,不知今天是怎么了,就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无法安然入睡,脑子里满是李文姬的音容与笑貌,一想到这些,我的心里就像猫抓了一样的痒痒。其实,我倒不是真的想与她有肌肤之亲,我只是想吻一下她或者是紧紧的拥抱一下她也行,别的就无所他求了。

    为了实现这个小小的愿望,我是夜不能寐,躺在床上想来思去,我最后还是决定冒一次风险。

    想到此,我翻身便下床,蹑手蹑脚的来到李文姬的门前,思忖片刻后,终于还是轻轻的推了下她的门,门里面是锁着的,说实在,我浑身上下是出了一身的冷汗,心说:“我欧阳天在世道上也混了些日子了,在男女关系上也有过一些的经历和坎坷了,可却从没有像今天这样的难堪和狼狈过。”不过又一想,若不是自已对人家蒙生欲望与贪念,自已也犯不着这样像做贼似的,唉,都是色欲惹的祸。

    我本想此时打消这个念头,正在我准备抽身撤离时,没想到门这时却开了,李文姬看到我猫着身子像做贼似的,她先是一怔,尔后像是看怪物似的上下打量着我。

    丫丫的,别提我心里当时有多矛盾和难受了,我感到自已在李文姬面前就是一个偷腥的猫,可连腥味也没来得及闻上就反被人家给捉住了。

    “你是不是又想打什么鬼注意呀?”李文姬像是在审问似的问我道。

    为了找出一个能掩饰我此刻恐惶心理的充分的理由,我指了指厕所,并捂着肚子装作要拉稀的样子是可怜兮兮的道:“对不起,我今天晚上肚子有点不舒服,我要去厕所。”

    我这点小伎俩哪里能躲得过这鬼丫丫的眼睛呀,她乐呵呵的笑了笑道:“是吗?那你找厕所怎么找到我这房间里来了呀?”

    我一时被问的无语。就在我准备朝厕所里冲去,试图想躲过这丫丫的视线时,没想到她竟将身子在我面前一横道:“想走?没那么容易,你给我说清楚,你刚才站在我房间的门前都干了些什么勾当?”

    我依旧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看着她道:“李姑娘,我真的是什么勾当都没做,我真的是肚子疼,真的是情急之下走错了门。”说到此,我装出一副疼痛难忍的痛苦状。

    “是吗?要不要我给你揉下呀?”她有些将信将疑的柔风细雨道。

    我一听到此,也有些半信半疑的看了她一眼。

    “怎么,信不过我呀?”她语气轻柔柔的又道。

    我点下头道:“那好吧,不过,你要轻点呀。”李文姬看了下我道:“你放心吧,我不野蛮,我很温柔。”

    我一听她说这话,就准知道她又要有下一步的行动了,果然,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那粉嫩的小拳竟朝我的肚子上就是狠狠的一下。由于我还没有任何的防卫,她这连击带推的一拳竟然使我向后踉踉跄跄的连退后了几步。

    我正要红着脸歇斯底里的给她理论,没想到这丫丫的竟格格的笑着,是一溜烟似的溜回到了自已的房间里。



纯爱言情经典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