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海荡舟手机网
导航

主页 > 超级搞笑 > 我和妓女的合租生活 > > 详细内容

正文 第十八章 我和妓女的合租生活

    有女曾说过这么一段经典的爱情台词,如果有一天他去了,我会像祝英台那样化作一只美丽的蝴蝶,与他一起自由的翱翔在尉蓝的天空下;如果有一天他去了,我亦会像朱丽叶那样喝下一包毒药,一起与他在阴间地府长相厮守、永不分离。每当我听到这些动人的爱情故事和某女发出如此令人乍舌的感叹,我就常在想,人间到底有没有真的爱情,特别是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大千世界,是不是就真的有像梁山伯与祝英台那样感人肺腹的爱情故事。且不说现在的男孩如何,就拿现在的一些女孩来说,动不动就是满口她妈的什么什么的等等之类不堪入耳的话,像这样的女孩,又有什么爱情精神和真言可言,她们是盲目追求另类、堕落、个性、腐锈,这个世界在她们眼里好像就是让她们吃喝玩乐的,像这样的超异类的女孩又何谈真情可言,又有什么可以值得让人去期待的真情呢?

    所以,我能遇到李文姬这样的女孩而倍感欣慰,虽然有时她给人的感觉是那样的高傲,甚至有时冷的像冰霜,但我就想,既然这女孩子长的漂亮,那么她就有这种冷傲的资本,她就有一种让人去仰视她的美丽的资历,要不,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女人为了漂亮,居然不惜花重金为自已做人造美女手术呢?当然,漂亮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还是要内心漂亮和美丽才是真的美女,这样的女孩才真正的让人值得去尊重。

    这一阶段李文姬这丫丫的不知怎么了,已经连续几天了,是足不出户,也整天是闷闷不乐,我试图想探问她原因,可她不是对我呵呵一笑就是紧锁眉头不言不语的,看她总是一副似乎显得很忧伤,又似乎对什么都满不在乎的样子,我的心里是一阵的酸楚和难过,也许是我这个人见不得美人在我的面前整天是一副心事重重的缘故吧。不过,我也不会学周王那样为了博得自已的爱妃褒姒一笑,竟演出烽火戏诸侯的一幕。

    而我的工作这一阶段来也是显得成绩平平的没有什么大的起色,曾经为了一个项目的策划出现了一些小的失误,我差点没被公司给解聘,所以,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不论做什么,我不但都要比别人多卖力些,而且还要时时刻刻都要的步步谨慎,生怕自已的一点的过失而丢掉了自已的饭碗,对此,我也习惯了这种快节奏的生活规律,比起那时在和欣同时呆的那座城市而言,我深深感到了自已肩头的压力的巨大,感到了生活的不易和人间的酸甜苦辣。

    不过,还好,由于公司的项目经理,就是那个三十多的女人对我还是蛮不错的,特别是打那次我对她的儿子的一周的细心照顾之后,无论在公司的什么事情上,她对我都是格外的照顾,为此,我也是一直对她心存感激,对一个独自漂流在外的人来说,在生活上有李文姬的照顾,在工作上又有这个女人的帮助,所以,有时我就暗暗的为自已能同时遇到这两个女人而高兴和庆幸。

    这天,公司项目部经理,就是那个女人要我和她去见一个客户,我本来是不想在这种接待客户方面抛头露面,因为我知道我在外交方面是比较内向的,也不适合那种场合,毕竟我是在公司专一搞策划的,所以,我刚开始有些打退堂鼓,可这女人就是执意要我和她一块去,无奈,我只好应称了下来。

    没想到,那个客户是真他妈的能吹,简直吹的我都有一些的玄晕。一番的吹嘘之后,然后开始在我和那个女人面前讲自已的发家史。看那客户讲的是声情并茂的,我当时就想吐,不过,我抬头看了看这女人,没想到她却十分听的认真。但听过这客户吹嘘之后,我倒也有一些的启发,没想到这个客户只有小学文化,别人叫他,他是*做煤炭生意发的家,所以就美名其曰:“捣煤蛋。”后来金盆洗手不干了,就又做起了其它的行当,可就他这样一个只有小学文化,吹的别人玄乎其玄,脸上是一脸的横肉的捣煤蛋,却在两年内又赚回了上千万的资产,使自已的原始资本又翻了几千翻。

    听后,我当时就在想,一个只有小学文化的人居然能在这么短时间里完成了自已的原始资本的积累,而再看看现在有多少高学历的大学生和人群,甚至连一份稳定的工作都找不到,而这种怪怪的社会现像又不得不令我们去深深的思索其内在的原因。不过,这也证实了一个问题,有高学历的人群不一定都有一定的经济头脑和这么好的机遇,但没有高学历的人不一定就比那些有着高学历的人的资历差。

    最后吹过之后,他竟叹了一口气好似慷慨的道:“其实天下最没良心的就是那些开煤矿的人了,所以,这也是我最后不再做煤炭生意的原因,那些的开煤矿的人是富了,可他们富的让人恶心呀,我曾经和几个开煤矿的人打过交道,他们可是人精呀,别看他们出来时是一掷千金的挥霍,可在生意场上他们把利润看的比他妈的自已的命都重要,我算是看透这人的本性了,越是有钱人就他妈的越老抠门,越有钱人就越他妈的不爽快,越有钱越他妈的酸穷。不过,他们这些开矿的人的钱又有几个来的是那样的光明正大的呀,你们没看最近中国的矿难又有多少吗?中国又有多少的矿工为他们这些人的暴富而命丧黄泉呀?想想,真让人心痛,那可叫惨呀。”

    这人是越说越口无遮掩,我稍稍的看了看这女人,她也是脸上泛着淡淡的红晕,不过,这大老粗说话就这样,一口一个他妈的,呵,也倒能理解。说不定人家就是在这一口一个他妈的自吹自擂的过程中凑成了一单生意的做成,就是在这种毫无遮掩的个性张扬下一不留神成就了千万的富翁。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很愤世嫉俗的人。

    当我怀着一种沉重的心情和这个女人与这个客户会谈完后,不知怎么了,我的心里面有种说不出的痛和不快。

    “欧阳,刚才听过只后,有什么想法吗?”当我和这项目部经理走出来之后,她看着我问道。

    我苦笑了下道:“虽然说这人满口粗话,可倒是一个经商的主儿。”

    “是不是有点老奸巨滑呀。”她笑笑看我又反问道。

    我点了下头接上去道:“我们是秀才遇见兵,有才用不上呀。”

    “呵,人家可是商场老手了,虽然文化程度不高,可脑子里的鬼主注不比一个出国留学的大学生差的。”她又笑笑道。

    我低头无言的走着。

    “欧阳,你还是好好学学吧,你的才华是有了,只是你在这方面还缺少锻练呀。”

    “是不是我这人不会吹呀?”我试探的问道,没想到这女人却扭过头诧异的看了我好长一会,苦笑了一下道:“你好好琢磨吧。经商这里面的学问可大着呢,不比在学校里。”

    其实,我和这女人谈完之后已经是晚上七八点了,我本来是想回家的,毕竟,李文姬这几天的情绪有些的反常,所以,这几天一般公司里没什么事情,我都会提前回家陪李文姬,有时既便是她一个人坐在客厅里什么也不做,只是有时喜欢一个人发呆,我也会悄无声息的陪在她的身边,默默的忙自已的事情,实际,我那只是瞎忙,只是作作样子给李文姬看的,因为她说过她喜欢一个人呆着的时候静静的,不想被别人打扰,可我这人天生不知是贱还是惦记着她的什么,就故意装作忙忙碌碌的样子陪在她身边,时不时还抬起头偷偷的看她几眼。虽然她坐在那里是那样的安详和忧郁,可我依然还是想就这样默默的陪伴着她,还是想就这样看着她,如果是一生一世都能这样默无声息的看着她,那该多好,我时常这样美美的想,呵呵。

    可今天不知怎么了,我倒是先张口对这个女人像似在发慈悲的道:“我今天请你吃饭,你不会介意吧?”我说完后都觉得自已的整个脸上都有一些的红红的发烫,因为我心里真的没有数,如果我们今晚再吃些酒,这女人再喝的冒高的话,呵呵,我都不知道到时还会再发生什么事情了,就像李文姬给我说的那样,这个世界每天到处都在发生奇迹和令人想像不到的事情。

    “好呀,有人请吃,我当然不会介意。”那女人像看怪物似的先是看了看我,又显得十分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不过,今天倒是很好,她倒没喝太多的酒,我倒是喝了不少的酒,我也不知怎么了,今天心里是特别的不舒服,就想用酒来消愁,不过,这女人倒是没有拦我,她喝一小口,我就喝一大杯,对我来说,我还真的没有像今天这样的放松过自已,不过,酒过三巡,我倒是有些的飘飘欲坠了,而那女人却好像一点事情也没有,可我却觉得特痛快,有时想想,酒这东西真她妈的是个好东西。就在我和欣分手的那天,我也是自已弄了一瓶洒,是一饮而尽,刚开始没什么感觉,可刚过了一会,我当时就觉得全身发热,心里像被火烧一样,那种感觉虽然很痛,但我却觉得心里面特舒服,不过,那天晚上要不是我父母发现及时,恐怕我的小命就要交到阎王那里了,因为我从来没有喝过那么多的酒,也从来没像那样伤心和绝望过。

    就在我有些的微微欲醉时,一个再也熟悉不过的身影却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了我的视线里,我本能的想低头躲过她的目光,但还是被她发现了我和这个女人。

    李文姬穿了一身红色的休闲装,身后挎了一个小背包,头发自然的向后面梳着,虽然我有些的朦胧的醉,但这丫丫的走到那里我都不会认错她的,看李文姬向我和这个女人走来,我心里是挺紧张的,但心里又一想,既然你来了,那就既来之,则安之,我没必要怕你个小鬼丫头。

    说是迟,那是快,这丫丫的就显得依然神色冷傲的径直已来到我的这女人的旁边,还没等我和她说上一句客气的话,她居然很是张扬的在我和这女人的这张桌子边坐了下来,我心里当时就预感到事情不妙,这丫丫的准又是吃醋了,因为她从看到我到走近我根本就没正眼瞧我一眼,她的目光好像对坐在我对面的这个女人很感兴趣。

    看无缘无故的就有一个女孩坐在了这张的桌前,这女人更是显得一阵的狐疑,她放下酒杯讪讪的看了李文姬好长一会,又看了看我,我看了看李文姬还是亲和的道:“你怎么也出来了呀?”

    那女人看我好像认得李文姬,便笑了下看了看我道:“欧阳,她是?”

    “我是他女朋友。”

    丫的,还没等我介绍,李文姬显得神色冷傲的看着那女人语气坚定的道,我看得出,李文姬有一种向这个女人挑战的气势。

    那女人却被李文姬这高傲和冷艳的气势压的竟一时无语,她收起淡淡的眼敛看了看我道:“欧阳,你真是好福气呀,找这么一个漂亮的女朋友。”

    其实,我知道,丫丫的这个李文姬今天是纯粹的跟我面前的这个女人找难堪来了。女人都有妒嫉心,但我没想到这李文姬还较上真了。

    我嘴里微微的吐着酒气,只是朝那女人苦笑了一下。

    李文姬像似在挖苦的看看我道:“欧阳,怎么?出来喝酒也不叫上我,是不是觉得我不如别人呀?”

    没想到这丫丫的李文姬竟针尖对麦芒的显得语气很刻薄,而且她说这话时还故意看了看那女人。

    我一下子脸憋的通红是张口无话可说。李文姬却显得倒是潇洒的将桌上那半瓶没还喝的酒拿起来,放到自已的跟前,又招手向服务员要了一个杯子,哗哗啦啦的给自已倒了满满一杯,看了看我和那女人道:“那好,今天我也加入这里面,我陪你们喝。”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丫丫的这个鬼丫头竟然将一杯白酒是一饮而尽。一看这情势,我倒是有些手忙脚乱了,因为我知道,李文姬平时是不沾白酒的,上一次不知她从哪里喝了一点白酒回到家里,整整几天都没过来,想到这些,我心里也是一阵的隐隐作痛,我正要站起来去劝她,没想到,李文姬却看了我一眼道:“你不用管了,我有分寸。”我心里庆幸的是,这丫丫的总算我平时没白受她那么多的气,在这关健时刻她不但没有给我脸色看,而且也没有要对我发难的意思。

    可我还是担心她的身体,本想再劝她,她却一把把我摁到座位上道:“看你那副的醉样儿,你先休息吧,这有我呢。”

    呵,没想到这丫丫的是以为我是被这个女人给有意灌醉了,她是来帮我收拾这个残局来了。

    我在一阵的窃喜之余,还是担心这两个女人会因为这些的误会给闹起来了,所以,还是有些心里慌慌。

    没想到坐在我对面的这个女人却似乎也听出了李文姬话里的意思,她木讷的笑了笑道:“既然你愿意,那姐姐今天就陪你。”

    说完她又向服务员要了一瓶白酒。

    看到两个女人动起真格的了,我倒是在心里不由的有些哀怨的叹了口气。其实,我看得出,这两个女人根本就不是在喝酒,而是你一杯我一杯的在相互之间斗酒,那阵势好像谁也不服谁,又像是在一比高下。

    我看李文姬一副很难受的样子,我真的想夺过她手里的杯子,可她却倒是装的很冷静的好像没什么事儿似的,是泰然而处之。不过,白酒滋润过的她却比平时看起来更加的妩媚和有韵味了。

    但我的心在痛,在为李文姬的任性而痛。

    当二人把一瓶高浓度的洒下肚之后,都显现的是语无伦次,我怕李文姬这丫丫的把不住自已的嘴会乱说一齐,到时闹得满场风雨我这个小男人夹在这二人之间到时可就难堪了,所以,想到这里,我示意二人时间不早了,该走人了,没想到二人倒谈的越来越投机了。

    “欧阳,是个好人,你要好好珍惜呀。”

    “那是的,这个我自然会对他好的,不信,你现在可以当着这个大懒虫的面,问问他我平时是怎么对他的?”

    李文姬显得有些得意洋洋的说到这些,又眨着她那有神的眼睛看着我,很是乐滋滋的样子。

    “是吗?欧阳,那你可要好好对人家了呀。”那女人像在添火。

    我只是一个劲的点头,平时在李文姬面前的那副贫嘴劲也一扫尽光。

    “只是以后不要再有人来骚扰我家欧阳就行了。”

    丫的,我听李文姬说这话,我的整个头都蒙了,我真不敢相信她连这样的话也说得出口,她说这话时眼睛始终没有离开那女人。

    再看那女人却木木的强装笑了一下道:“我说好妹妹,你真的是多心了,我知道你的话是什么意思,但今天我才看出,你们真的挺相配的,真的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一听这女人说这话,我也是满心的高兴和欢喜,竟有些痴痴的看着李文姬,看她怎么回答这女人的话,没想到这李文姬还真有个的拽劲,竟乐呵呵的笑道:“这个你放心好了,我会好好的照顾好这个大懒虫的。”说完,竟显得温柔动情的看了我一眼。

    不过,还好,情况并没有像我想像中的那样的糟糕,最后就在我和李文姬与这个女人分别时,只见这二人相互致歉并友好道别。

    “欧阳真的很优秀的,不过,你也不错的,年青,漂亮,你们两个人要好好相互珍惜了。”

    “我们会的,你放心好了,不过,你儿子也很乖的。”

    “到时你们也会有的。”

    丫的,没想到这两个女人竟会在最后说出这样让人喷血的话来,我心里暗暗说道,还孩子呢,那不知是将来什么时候的事了。

    可我只想现在告诉那女人,我和这个李文姬只是合租关系。

    但我也确确实实离不开这个李文姬了,是一步也不能离开她了。



纯爱言情经典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