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海荡舟手机网
导航

主页 > 超级搞笑 > 我和妓女的合租生活 > > 详细内容

正文 第二十章 我和妓女的合租生活

    如果有人要问我爱情是什么颜色,我会对他摇头;如果有人问我爱情是什么味道,我亦会对他摇头;如果有人问我什么是爱情,我想我会说,没有爱情的爱情才是爱情。

    也许是因为我和欣之间的经历太坎坷与曲折,也许这段感情至始至终都难以的让我割舍,所以我才会这样来看待爱情。

    不爱则已,爱了就要轰轰烈烈,就要开花结果。这是我时常和欣说的一句话,而欣也总是迎着她那阳光般明媚的姣好面孔看着我一个劲的点头。而我和欣在学校里面也是让所有的人都羡慕不已的一对,因为我和欣有着相同的爱好,相同的志趣和理想,我总是夜不能寐的想像着我和欣将来的美好生活,想像着我们能有一套自已的房子,各自都有一份体面的工作,然后再考虑结婚生子,然后是在相互的激励与关爱下共同的走过一生,直到永远。

    可是,我却失败了。

    爱,其实很痛,也很伤,虽然爱是美好的。

    当这所有的一切开始在我的心中慢慢的被淡忘时,我不知道上天为什么又给我这样一个特殊的恩赐,硬是把李文姬这么一个漂亮而又懂得悉心照顾人的女孩塞到我怀里。

    为了欣,我曾在寒风瑟瑟的女生宿舍前手里捧着鲜花站了整整一晚上,为了欣,我曾把同系里的一个男生的双眼开花,幸好那天抢救及时,否则那男生现在已是双目失明,为了欣,我把剩下的钱积攒起来为的是等到她生日那天给她买一件像样的礼物。

    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人世间的爱情就这么的经不起现实的贱踏,甚至有时一个人在情感上再多的付出却最终也无法换回另一个人已经改变了的心。

    我有时觉得我对欣的那么多的良苦用心和感情的付出,到了最后,就像一个烟蒂一样被她不屑一顾的踩在脚下,是那样的冷酷,那样的无情。就像踩着我的心一样连同我的灵魂被她给撕的粉碎。

    世上没有比这样的事情再残酷不过的了。

    虽然欣后来是那样的对我,可我却始终无法忘记她,有时当我和李文姬坐在一起时,我真的希望坐在我身边的人就是欣,当我晚上回到家时,我真的希望在厨房中那个忙忙碌碌的人就是欣。

    其实,我和欣之所以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也是很自私的一个人,记得在大学期间,因为欣和同系的几个同学到市区里面去游玩,而那天我刚好又有事情没有陪她去,所以就在快晚上的时候,我看欣还没有回来,我就心里十分的着急,生怕她出什么事情,于是就给她打了个电话,她说她正在和几个同学在吃饭,可我还是放心不下她,我问了她在吃饭的地方之后,就匆匆的赶到了那里,当我看到她们几个人在一起狂欢时,我当时就有些的气不打一处来,毕竟,在这几个人里面还有几个男生。也许是我醋意大发,也许是我当时想的太多,认为欣平时在我面前这么一个温柔贤慧的女孩怎么能背着我在和别的男孩狂欢,这简直让我有些的不可思议。所以,那种场面和情景我是说什么也无法接受的。

    当欣看到我也来了,就要拉着我的手也去与他们一起玩,我却一把拉过欣的手,头也不回的把她给拉上了一辆出租车,一路上,我一句话也没有说,而欣也有些的惊魂未定的坐在车上一句话也没有说,等到了学校之后,欣像似在责难似的质问我道:“天,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呀?”我看着外表温柔文静的她也没好声好气的道:“没有怎么着,我只是希望你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和他们这些人混在一起。”

    欣当时就明白了我的意思,眼泪一下子是夺眶而出道:“天,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小心眼的人,我和他们在一起吃个饭又怎么了呀。”我看她一副无不动容的样子,也软下心去,只好奈心劝她道:“欣,我爱你,我喜欢你,真的,因为我太喜欢你了,我不希望看到我爱的人这样的和别的人在一起,你明白吗?我没什么其它的意思。”欣一边用手揉着眼睛一边看了我一下道:“天,你真自私。”说完是头也不回的走了,后来的情况我想谁都能猜得到,我只好动用所有的同学和我的所有的精力去给欣做解释。可是,我却在很多的时候始终无法摆脱我的这种自私的心理,有时我不知道我这样做是因为自已太自私了还是因为我太爱欣了,后来是连我自已也说不明白了,总之,在我的心中,欣就是我一个人的,她只属于我的。

    可那个时候,我的心中也只有欣,也只能容下欣,在所有的人看来,我和欣将来一定是最幸福的人,一定会生一个漂亮的小宝宝的,因为欣不但长的文静漂亮,我也长的对得起大众的。

    而最后我和欣的分手,我真的搞不明白是因为我平时对欣管的太严还是欣太纵容我的性格的缘故。毕竟,在我们相处的五年里,在许多的大事大非的问题上,欣一向都听我的,一向都以我为中心。

    这天,我本来想在公司里多呆些时候,可一想到李文姬,就心里有些的的慌慌坐不住,于是,便手里拎起包是飞也似的向家里跑去,我刚一进门,就像丈夫叫妻子的名字似的道:“文姬,我回来了,你在家吗?”可这次我并没有听到李文姬回答的声音,而是听到了在我的卧室里有人在翻箱倒柜的声音。

    我轻轻关上门,轻手轻脚的朝我的卧室走去,我本以为家里招贼了,所以,心里也特别的紧张,可当我走到我的卧室时,只见李文姬这丫丫的正在我的床上翻找着什么东西,若大一张好好的床被她一个美女在上面蹂躏的不成样子。

    “哦,你回来了?”李文姬似乎发现了我,她双腿跪在我的床上转过身来,怔怔的看着我。

    我有些疑惑的看着她,没有说话。

    李文姬又一翻过身来,一屁股坐在了我的床上,上下打量着我,显得一副十分的动情的样子,好似对我有一定的企图似的。

    我看李文姬坐在我的床上并没有立刻要离开的优雅的样子,我也色色的看着她道:“怎么?你想好了呀,这么快就想和我同床共枕呀?”

    李文姬却狠狠的剜了我一眼道:“你个大懒虫,你做梦去吧,我问你,你见我的内衣没有?”

    我装出一副无奈的样子道:“呵,你的内衣,我怎么可能知道呢?那可是你私人的物品呀。”

    看我也一无所知的样子,李文姬也急了,她两脚踢着我的床板道:“唉呀,真是的,谁这么讨厌,连这女人的东西也要。”

    我一脸坏笑的看着她道:“是不是被那个色情狂给偷去了,晚上躺在被窝里拿着偷看的呀?”

    李文姬一听这话,气的是涨红着脸冲我是神色高傲的道:“既便有人偷,我也不会怀疑别人的。”她说到这里还故意一直盯着我不肯放,那意思好像这样的龌龊事是我做的了。

    “我说你别那样看着我,这事儿和我没有关系。”我实在有些受不了她那冷冷的目光,赶快给自已做解释。

    “哼,你个大懒虫,自已都承认了,怎么和你没关系呀,在这间房了里面,除了你和我之外,没有第二个人了,不是你又会是谁呀?”

    我看李文姬这时起身站起,两只粉嫩的手叉着她那亭亭玉立的细腰摆好了要和我吵架的姿式,一看这阵势,我只好笑着辩解道:“我说我的小公主,你就别再难为我了,行吗?我真的没见你的什么内衣呀?”

    “谁是你的小公主呀?哼。”李文姬竟撅着那粉红的小嘴有些不服气的看着我道。

    我不知我又犯着这丫丫的哪一根筋了,竟然对我是如此的嚣张。所以我也愣了下,终久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我和李文姬就那样站在那里是四只目光相对恃了很久很久,最终,我还是无奈的低下头来,放下手里的包,默默的走到被她刚才给折腾的不成样子的床前,默默的将那些凌乱的东西铺好。

    可李文姬这时却转过身来默默的站在我的身后,一直都默默不语,也许她看出了我有点的生气了,所以,过了一会,她竟又用手拉着我的衣角显得像似在用道歉的语气对我说道:“大懒虫,你别生气了,我刚才不是有意的。”但我还是没有理她,继续整着床上的衣被。

    “你别生气了,好不好呀?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她还是在向我解释。我不知怎么了,也许是床上的东西被这鬼丫丫的在家里没少的折腾,所以,待我整好后,有些严肃的看着李文姬道:“你知道什么叫尊重人吗?请你以后尊重下我的这一屋的东西好吗?”

    也许我真的是语气太强硬了些,李文姬却撅着小嘴,半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了。

    接着,我们两个人在无声中吃饭,无声中各自洗了个澡,又在无声中各自回各自的屋里睡觉去了。

    但我实在是睡不下去,当我躺下来想到今天一晚上李文姬脸上都很不高兴的样子,但我看得出,她是带有一些的内疚或者是难言之隐,我的心里面就有一种说不出的痛,毕竟,今天是我第一次对李文姬发这么大的脾气,不过,我一想,我也贼不是东西,人家在家里为自已做饭,又给自已洗衣的,自已反倒回到家里埋怨人家的不是了,所以,我也是心中一阵的内疚和愧意。

    于是,我翻身下床,轻轻的走到李文姬的门前,把耳根贴到门上,想听听里面有什么动静没有,看看这丫丫的这么早就休息了,她到底在里面干什么。其实,我还是不想看到她一副委屈和被受埋怨的样子。

    我本来以为这丫丫的在里面早早就把门给上上了,所以,也没在意那么多,就把耳朵贴在了门上,可由于我用力过猛,没想到门一下子开了,由于我没任保的防备,却地一下子的撞开门,自已弄了个四脚朝上的倒下了。

    我躺在地上正有些不好意思,却见李文姬却好像并不在意到我这些,而是独自一人坐在床上抹眼泪呢,那种悲戚戚的样子就像是林黛玉一样,让人看后是既心痛又心疼。

    我慌忙的从地上爬起来,走到李文姬的跟前,看她还是一副很委屈的样子,我也陪笑道:“李姑娘——”,还没等我说完,她竟撅着嘴红着眼看着我道:“谁是李姑娘呀,你一点都不知道心疼人家,我本来是想着看你的床下面还有没有你要换洗的衣服,可我刚翻了一会,你就回来了,没有办法我就说我找我的内衣来搪塞你,没想到你就给人家发那么大的火,你一点都不理解人家的心,欧阳,你是个混蛋。”

    李文姬说这话时是既气又恼,但又充满了暖昧。

    看她一副可怜兮兮,但又显得娇小动人的样子,我轻轻又*近她一步,轻轻的把她的头埋到我胸口道:“傻丫头,你怎么那样傻呀,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呀?”李文姬却并没有反对或拒绝我这样做。

    “我要是那样实话实说的话,人家怕你取笑我嘛。”她接上道。

    “取笑?”我把她偎依在我胸口的头轻轻推开,动情的看着她那刚才哭泣过显得有些的疲备的眼睛疑惑的反问道。

    李文姬却用她那粉嫩的小手捶了下我的胸口道:“傻瓜,你明知故问,你还记得我上次洗衣服从你的床下搜出什么东西来了吗?”

    说到这里她竟情不自禁的格格笑了起来,听她这么一说,我也想起了上一次出差没来得及洗的内裤压在床下被这丫丫的给找到了。

    看到李文姬如些的良苦用心,我才知道自已这一次是真的误解了她。

    “对不起,是我误解你了,你打算怎么来惩罚我?”我看着李文姬很是认真的道.

    没想到李文姬却看了看我,很自然的轻轻把她的头重新埋进我的胸口,很是动容的道:“欧阳,我怎么会舍得来惩罚你呢?”

    听到这些,我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温暖和舒服。看李文姬今天如此娇爱呢喃的哺哺偎依在我的胸口,我几乎幸福的有点找不着北的感觉。

    我实在不知道我现在该对李文姬做些什么,我就那样抱着她道:“李姑娘,我今天想,特想留在你的身边陪你。”

    丫的,我不知道我一下子就说出了这么多肉麻的话,但出奇的是,李文姬却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

    “文姬,你是不是答应了呀,那我可要坐到你的床上来了。”我有些得寸进尺的正准备在她的身边坐下,可还没我的屁股碰到床边。

    哎哟,我是痛叫一声,被这个丫丫的一脚给揣到了床底下。



纯爱言情经典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