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海荡舟手机网
导航

主页 > 超级搞笑 > 我和妓女的合租生活 > > 详细内容

正文 第二十二章 我和妓女的合租生活

    没错,这是一个能让人充分展示自已的美丽与魅力的时代,但又是一个人心浮燥的年代,每一个人都在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来展现着自已的才华与魅力,每一个人都在求索着属于自已的那片天空,在这个年代里,我们可以不去问为什么,我们可以不去关心别人的生活方式,也可以不去想未来有一天这个世界会是什么样的模样,我们只要的是活出自已的美丽与个性,要的是我们该如何去为自已好好想想怎么快乐的生活着,要的是身体的健康,生活的幸福,家庭的和睦,别人的尊重,婚姻感情上的美满,哪怕有一天这个世界发生灾难或者是世界战争将要的爆发起来,我们还是有理由这样幸福的活着,因为活着就是通往幸福的最大的资本,活着就是生命最大的意义和真谛之所在。

    在探讨一个人该如何的为自已去好好的活着的问题之余,我还是情不自禁的想到了我自已,想到了在我和欣分手的那个夜里我把自已关在屋子里面要寻死的场面,其实,谁都不会凭白无故的去选择死来求得解脱,那只是人在无奈或者真的走投无路时的一种自我的精神傅束,而我和欣的分手,不但给我的精神上一种极大的压力,而且在我的内心深入始终有一种的情感让我无法释怀,至到有时我在和李文姬在一起时,我都想不明白我那么的对欣,那么的爱欣,那么的疼欣,最后她却是无情的把我对她几年的情感像一片从树上掉落的黄叶一样不屑一顾的踩到了脚下,是头也不回,她的那种冷漠让我心颤,可我不知为什么她对我那样,我还是无法忘记她,无法忘记和她在一起时我轻轻的拿着梳子给她梳理头发时的情景,无法忘记我和欣肩并肩手拉手走在大街上别人投来羡慕的目光,还有当背在她背上的小提包快要滑落时,我轻轻的为她挎上时的温存的一幕,无法忘记在学校的大门口我当着那么多同学的面大声喊:“欣,我爱你,毕业后我就娶你回家”的豪言。更无法忘记那天晚上欣因丢了我送给她的一件小礼物而掉眼泪时一副伤心的样子,因为我知道,欣不是因为丢了那件的小礼物而哭,而是因为那是我送给她的,那代表着一颗相爱的心。

    而这一切都在那么快的时间里被贱踏的一无所有。

    而当那天夜里我把自已关闭在自已的小屋里欲要寻死时,我又想到了生,那时我突然又感到在生与死之间又是那样的近,如果说是死,我也是为了感情而死,为了感情而死,我值得吗?我竟然在这样的扪心自问自已,一个人好好的活着不应该是好好的吗?我没有必要选择死,生命是我的父母给我的,既便是死,那也要经过我的父母的同意,可我为了欣就这样走了,我父母会答应吗?也就在这一瞬间,我放弃了这样的念头,既然不能死,那我只能选择离开这座城市。所以,每当我走在和李文姬生活着的这座城市中,虽然一切都是那样的陌生,但我却感到亲切而又自然,因为我喜欢这种没有人来打扰我的世界里。

    生,对我来说又让我燃起了对生活新的希望和信心。

    转眼又几天过去了,却还是不见这个水儿要走的意思,这下可把我给急坏了,虽然说现在一个大男孩和两个美女共处一室,是让我心里挺美滋滋的,可就是苦了我了,每天洗澡,两个美女在洗澡间里像搞同性恋似的是一直不出来,只听到两个人爽朗的笑声和流水的声音,我有时真的有点想晕的感觉,这两个人有时就连洗澡也这么的磨磨汲汲有说不完的话,更别说是吃饭睡觉时了,总之这几天我在家里就像一个小男人,虽然我每天下班赶早回来李文姬早已为我做好的丰盛的饭菜,但是,这饭后的工作可由我一个人全包了,等我忙完这一切,这两个人却手挽着手到洗澡间去洗澡,我也只能等到二人洗过之后才有权力享用这个洗澡间,看这两个人整天是这样的聊聊我我的,说实在,我心里真的有种酸酸的感觉,不过,还好,水儿只是一个漂亮的女子,料她也不会将李文姬给我霸占了过去,假如李文姬和一个男的在一起天天这样,我不知我的日子会是什么样的。

    所以,我看自已天天被这两个美女冷落到一旁,我也终于是忍不住有一天旁击道:“我说李姑娘,咱们这一季度的房租要到期了吧,是不是该续缴了呀,还有水费,电费什么的。”说实在,说完这些话我就连自已都觉得自已有一些的脸红。

    李文姬却有些诧异的看着我道:“我说你个大懒虫,你以前可是从来都不关心这些的呀,怎么这个时候问起这个来了呀,你难道忘记了我们刚把上一季度的租金缴上去吗?这个月的水费电费好像还没到时候吧,你这会倒紧张起来了?”

    李文姬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顿时感到自已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这几天水儿的出现,也真的让我给弄糊涂了,刚缴过的租金我都忘记了,其实,我说这话是让水儿听听,好让她有一个思想准备,没想到,自已反倒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

    “大懒虫,我看你这几天老不对劲呀,你是不是有什么心思呀。”李文姬听我问这些,她倒是敏觉的感到了些什么。

    “没,没有呀。你和水儿这几天不是聊的很开心吗?只要你开心就好呀。”我有些的语气沉沉的道。

    李文姬却看了看我道:“大懒虫,我怎么听着你的话不对味呀,你是不是有什么想说的呀,有话就快说,别呑呑吐吐的。”


    我苦笑了下道:“没,真的没什么的。”

    李文姬看我这样,也不再的追问我什么了。

    水儿这时倒时笑着走来说话了:“我看你们俩个还真的配对。”

    “是呀,可就是没有人给我们俩辍合呀。”我故意这样贫嘴道,而且说这话时还故意的看了看李文姬。

    李文姬却瞪了我一眼道:“你想的美吧,大懒虫,现在水儿在这里,你可要注意下你的形像了,少给我贫。”

    水儿这时却笑了笑道:“你们俩个呀,真是一对小冤家。”

    我看李文姬不再的说话,我故意气她道:“我说水儿姑娘,你们公司里面有没有好的呀,要不,给我介绍一个吧。”

    水儿看了看李文姬笑道:“有是有,可是我恐怕没有你能看上的,你可是一个未来的大作家呀。”

    “是吗?不过,我对这个不是很在乎呀,那要不改开约一下我们见个面谈谈,了解下嘛。”我有些故意装作很认真的道。

    “是吧?你真的会看上我们公司的那些女孩吗?”水儿还是笑呵呵呵的道。

    “可以见上一面,先相互的了解下嘛。”我还是皮笑肉不笑的道。

    没想到我刚说完,李文姬拿起一个沙发上的枕垫就往我的头上袭来,口中还大放噱词的道:“欧阳,你是不是想老婆想的发痴了呀。”

    我有些愣愣的站在那里看着李文姬,水儿在一边只是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发笑,但我看得出,李文姬的眼睛里有一些真的湿润了。

    看李文姬一副泪眼朦胧的样子,我的心猛的一疼,像被什么东西给深深的扎了一下。

    “哎呀,我说你们两个人这是干什么呀,好了,都别站那里愣着了,马上要开饭了。”水儿这似看我和李文姬站在那里是四目相对,便也打圆场道。

    “哼,谁和他这样的人一般见识了呀,我才不呢?”李文姬却显得格外的落落大方的撅着小嘴看了看我道。

    我打心眼里还真的挺佩服这个李文姬,居然能把快流出来的眼泪给收回来,在别人面前还能装的像没发生什么事情一样的镇定自若。

    “文姬,我说你怎么和我们未来的大作家说话的呀。”水儿瞪了一眼李文姬道。

    “他这样的人,我了解,没事儿的,是一个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主儿,你不用管他,我们先吃饭去。”李文姬却面色自然的道。

    我也不示弱的道:“是呀,我是牵着不走打着倒退,可我找女朋友是我的权利呀。”说到这里我故意是幸灾乐祸的看着李文姬。

    没想到李文姬咬着嘴唇有些急了似的看着我道:“我说你个大懒虫,你就不能在水儿面前给我留一点面子吗?”

    我这时却终于明白了,原来这个李文姬这样和我顶是因为想在自已的同学面前给自已捞面子呀,不过,我又一想,女人都爱面子和虚荣嘛,那就给她一个面子了。

    “好了,我错了,我们现在开饭。”我叹了口气道。

    “欧阳,你没错。”李文姬却显得非常认真而又冷静的看着我。

    我也一阵惊愕,心里一颤自言自语道,坏了,这次我把自已给圈进去了。

    “你找女朋友当然是你的权利呀,管不了别人的什么事情,所以,你要水儿给你介绍一个也没错呀。”李文姬又不冷不热的看着我道。

    听到这里,我的心彻底凉了,我本想在水儿面前气气这丫丫的,没想到这李文姬却把我刚才说的话当真了,看来,我这次是哑巴吃黄连,有苦也说不清了。

    “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在我还没有找到其它合适的合租伙伴之前,你不准找女朋友。”李文姬显得得意洋洋的看着我道。

    水儿则在一边只是乐呵呵的笑。我一听这话,虽然心里刚才的那些的伤痛有些的愈合,可还是有种说不出的悲凉,心说,这丫丫的也太自私了吧。

    饭后,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在厨房里面忙的不可开交,而这两个美女却在洗澡间里格格的笑个没完没了,就在我忙完一切,正准备坐回到沙发上好好的休息时,没想到只听到李文姬在里面是一边的敲门一边的道:“欧阳,把我床上刚洗的毛巾给我递过来,欧阳,你听到没有,把毛巾给我拿过来。”

    听到这些,我的心里一动,有些脸红的自语道:“我没有听错吧,这丫丫的居然让我递什么毛巾,里面可是两个一丝不挂的大美女呀,这也太有些的离谱了吧。”

    我原本以为是自已听错了,所以也并没有理会他们,可当我再次听到李文姬在里面敲着门喊我,让我给他们拿毛巾时,我才意识到这丫丫的说的不是胡话,而是真的要我这么做,听她在里面急促促的叫我的声音,感觉到还是挺着急的样子。

    和这女孩子们在一起合租,真他妈的不方便,我随口在心里骂了一句,但我还是心甘情愿的迈着步子飞快的跑到李文姬的房间里拿了毛巾,然后来到洗澡间的门前,我的心这时几乎要跳出来了,说实在,我真的是有一种的急于偷窥他们的心理,我不敢想像当那两个美丽而又诱人的铜体出现在我的眼前时,那应该是何等的壮观和让人流口水。

    我轻轻的敲了下门,只听到李文姬在里面道:“欧阳,你可给你说好了,你把毛巾放到门前就要走开,要回到你自已的房间躲闭,要不然,看我出来怎么收拾你。”

    我口里答应着他们,但我的心里还是美滋滋的道,我不利用好这个机会才怪呢,我又没什么病。可我刚想到这里,只听见李文姬又在里面道:“不了,你还是递过来吧。”

    听到这些我的心里是一阵的窃喜,我有些惊心动魂的等着门开的那一刻。

    门是开了,但只开了一个小缝隙,我只能勉强把我的手给伸进去,可还没等我探脑袋往里面偷看,我感到一股钻心的痛直刺到我的心脏里面。

    再看,我的手却被这丫丫的一下子给死死的挤到了她开的那个很小的门缝里面



纯爱言情经典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