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海荡舟手机网
导航

主页 > 超级搞笑 > 我和妓女的合租生活 > > 详细内容

正文 第二十六章 我和妓女的合租生活

    关于爱情这个古老而又永恒的话题,不知被多少的痴男怨女们演绎了多少次,也给人们的生活中留下了不知多少的或悲或喜的结局,虽然我和欣的爱情有过浪漫,也有过激情的岁月,但最后还是以悲剧而结束,那时我觉得欣是一个无情的人,而到最后她的心简直比蛇蝎还要的狠毒,至于爱情在她的这种绝情的背后就是我的伤心与苦楚。所以,爱情真的不是什么好玩艺,如果一个人没有充足的心理准备,还是最好千万别惹爱情上身,否则,最后受伤害的往往是那个陷入最深,爱的最痴心的人。这一点到最后我才意识到我不如欣,因为我爱她爱的简直比对我的亲生父母还要的深,而她却把我对她的这种爱却看作成了是对她的一种伤害。

    身体在滚烫,欲望像烧开的水在身体里沸腾。可是他仅仅是爱抚、亲吻,像在案板上精心对待每一根蔬菜,切割、清洗,却总也不下锅。这句经典的爱情台词也许用在我和欣的身上是再合适不过了,也许正是我对欣只有表面的那种亲吻与爱抚,而从来没有对她动过什么情欲,所以,五年来,我们从来没有做过什么越轨之事,也许是我和欣都太过于的保守,我们有时就像一对相至如宾的好朋友一样,谁对谁都没有过什么近一步的奢望,也就是在这样的纯洁而不带有任何一点的情欲的灵魂的熏陶下,我们才携手走过了五年的风风雨雨。

    至于最后欣和那个不知爱不爱她的王八糕子牵手的事情,我不敢去想,也不想去想,总之,她的爱情观已经的改变,她对我的绝情已冷到了冰点,天下最毒莫过妇人心呀,呵呵。

    不知为什么,这些日子以来,也许我对李文姬有了太多的感觉,在公司里面我总是对上司交办下来的任务虽然办成的速度挺快,但是质量却是始终无法的跟上来,因此,我总是受到那个女人的一顿数落,其实,自从上一次李文姬在这个女人面前大闹一场后,虽然我们之间有了更多的疏远,可她还总是找机会与我进行攀谈,不是苦诉衷肠就是无聊的不能再无聊的和我说一些与工作无关的话题,我虽然试图想躲过这个女人的这些无聊之极的纠缠,但是我又不能,毕竟在工作上她还是很向着我,对我也是格外的照顾,这也是我对她心存感激而又总是无法摆脱她的这些无聊之极的纠缠的主要原因。

    这天我把所有的工作做完后,正一个人坐在那里对李文姬想入非非的时候,有时连我自已都不明白,当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的时候的魔力居然会有这样的大,当然,当一个人失去他所爱的人的时候,那种痛不欲生的滋味也是无法言之的。这时,那女人走到我的跟前,拉着脸道:“欧阳,你到我的办公室里来一下。”我二话没说就跟在她的屁股后面,我的眼睛还是不老实的在她的臀部好好的欣赏了一番,这女人虽然有三十多岁,可是身材一点也不差,她走路时那来回扭动的水蛇腰能让人神魂颠倒,那性感而又肥圆的臀部能让人如痴如醉,她那哺哺起伏的胸部能搅得人心猿意马。

    “欧阳,这几天你是怎么搞的,你的这几个项目策划老板看过之后很不满意,我看你还是要加把劲的。”我还没有坐下来,那女人已经的转过身来,将那浑圆的臀部*在桌子上,双手交叉在一起合拢起来,两眼直勾勾的盯着我。

    “谢谢你。”我还是一脸的无奈和苦衷的答谢道。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今天会对我是如此的严肃,简直让我有点的喘不过气来,我就站在离她很近的地方默默的一句话也没有说,但是我的鼻子还是很管用,看她不说话,我却是微微的轻促呼吸着,尽情的享受着这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的香气。

    可能这就是李文姬时常说我坏的原因吧。

    少倾,这女人也淡淡的笑了一下道:“你还是好自为之吧。”我觉得她说话时的语气是那样的轻描淡写,似乎在告诫我什么,又像似在嘲弄我。

    我颔首蹙额朝她苦笑了一下,没有作声。

    “对了,你和那个女孩儿现在发展到哪一步了?”她倒显得很关心的道。

    我心里暗自骂道:“丫丫的你关心我的这些私人生活做什么,我和李文姬发展到哪一地步那也是我和她的事情,不用你这个三八婆在这里操心,再说,既便是我和李文姬没有发展到哪一步,我也不会和你上床的,这点你尽管放心就好了。

    我故作轻松的笑了笑道:“还是那样。”

    “是吗?不过,欧阳,我可是要提醒你了,现在的女孩子可不像你想像中的那样的单纯可爱,越是长的漂亮的女孩就越不可*。呵,你还是小心点为是。”她像似在吃醋,又像似在忠告我些什么。

    我笑了道:“谢谢你,我相信我的眼睛,李文姬不是那样的人。”

    “是吗?那你对那个女孩到底了解有多少?”这女人居然会这样的关心这个话题起来了。

    看她一直死死的盯着我的冰冷的眼神,我有些的自惭形秽的竟不敢去面对她的目光。好像她对李文姬挺了解的样子。

    我苦笑了一下,唐塞道:“还差不多吧,两个人在一起只要开心就好呀,我没有太多太高的期望。”

    “是吗?是不是现在的年青人都抱的是这样的一种心态呢?”

    其实,我的心里这时有一种撕心的痛,毕竟这不是我的真心话,因为我已经的爱上了,或者说是喜欢上了李文姬的一切,包括对她有时专横和无理取闹时的容忍与宽恕。

    “呵,是吗,如果你是抱着玩玩的心态那就好,如果来真格的到时伤害最深的还是你自已呀。”这女人显得很神秘的又道。

    听这女人这么一说,我装出一副玩世不恭的神色道:“我还没有那么的傻。”

    “呵,是吗?只要你不是装傻就好。”这女人的语气显得是越来的越刻薄。

    我还是有些狐疑的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这女人这时忽然转过身来,看了我一眼道:“欧阳,到时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呀,这个世界上的有些事情并不像你想像中那样的纯洁和干净。”说罢便朝我摆了下手示意让我离开,独自一人回到办公桌前坐了下来。

    当我从这女人的办公室里走出来时,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沉重。

    下班后,我连我的桌子上的文件都没来得及收拾,便匆匆的朝家里赶去,似乎感到李文姬要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这种预感和兆头一点都不好,又让我感到有些的心慌意乱和不敢的妄加揣测和来不及多想些什么。

    当我回到家里时,发现家里的灯是亮着的,但是没有响动,也没有看到李文姬的身影,而是在厨房里看到了水儿的忙碌的身影。

    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切都还是那样,只是家里面又多了一个人而已。

    “文姬,我回来了。”我还是像往常一样的呼唤着这丫丫的名字,因为我每次一进家门,就感到了李文姬在家里时的温暖,胸中也能燃起对生活的渴望与向住。说实在的,如果有一天李文姬在我的生活里消失了,我真不知自已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看来,女大当嫁,男大当婚说的一点也不错,从情感上来讲,我们常说男人离不开女人,女人也离不开男人,这话说的是一点也不假,我时常在想,也许这就是男人与女人之间情感的相互慰籍与汇融吧。

    水儿也许听到了我在说话,便从厨房里探出头来,朝我做了个鬼脸道:“哟,我们的大作家终于回来了,怎么对文姬叫的那样的亲昵呢,我听了好肉麻呀。”

    水儿一连串的攻击弄得我一时无语。

    我朝水儿礼貌性的笑了笑道:“是你呀?”

    “是呀,怎么?难道你不欢迎吗?”

    “你说哪里去了?怎么会呢?你是文姬的好朋友,也是我的好朋友呀。”

    “哟,一口一个文姬的,我真的有些受不了了,你这嘴还挺甜的。”

    水儿说完便猫着身子缩了回去。

    我正要转过身去放手里的包,却正好和李文姬撞了个下怀,她的眼神依然显得是浑浊而又忧郁,我不知这丫丫的什么时候却已站在我的身后正在偷听我和水儿说话。

    “大懒虫,又在这里和水儿说我什么坏话呢?”李文姬显得很俏皮的道。

    我挠下头皮朝李文姬嘿嘿一笑,没有作声。

    李文姬却瞪了我一眼道:“还傻楞在那里做什么,先去洗个手,今天我是特意让水儿下厨,让你偿下水儿的手艺的。”

    我却死皮赖脸的把嘴轻轻的凑到李文姬的耳边,小声道:"你为什么对我这样好呀?知道我吃腻了你做的饭,今天专门请水儿为我做饭,唉,你真是用心良苦呀。"

    李文姬却用粉拳在我的胸部捶了下道:“看把你给臭美的,快去洗脸吧。”

    当我洗刷过之后,李文姬和水儿已经的将饭菜做好放到了桌子上,而且还摆了满满的一桌,见到此景,我嘻皮笑脸的道:“呵,今天晚上的饭菜挺丰盛,赶上过年了呀。”

    李文姬却走到我的跟前,用那粉嫩的手指头在我的鼻子上刮了下娇嗔道:“你呀,就是管不住嘴,今天就是给你这个小懒猪猪过年的。”

    就在这时,水儿从厨房里出来了,边走边笑道:“哟,你们这两个小冤家又在做什么呢?我说文姬呀,我看你们两个人挺相配的,要不,你们结緍算了。”

    李文姬显得脸色娇红的瞪了水儿一眼,便有些羞涩的径直走开了。

    丫丫的我不知自已是怎么了,在吃饭的时候,我是一个劲儿的大加赞赏水儿的手艺不错,说的李文姬在一边打岔道:“水儿,听到没有,这个大懒虫可是一个花心大萝卜呀,你上我嫁给这样的人我能放心吗?”水儿只是一个劲的笑,李文姬说完又冲我道:“我说大懒虫,既然你觉得水儿的手艺比我的好,要不,以后就让水儿给你做饭得了,如果你觉得不过瘾的话,我在中间做个红娘,办件好事,把你们两个人搓合在一起怎么样?”我听得出,李文姬的话语中明显带有一些的吃醋的样子。

    我被一下子休的是哑口无言,满脸的通红,没想到水儿却只是剜了李文姬一眼,像似在用强奸我的眼神看着我道:“那就看我们未来的大作家愿不愿意了。”

    看水儿看我时的眼神,我的通身上下像过电一样,有种说不出的快感,可当我看到李文姬一直含情脉脉看着我的眼神,我又马上回到了现实中,故作轻松的道:“什么大作家呀。你太高看我了,现在还没出版过书呢?”

    “其实书出不出得了那是次要的,关键是你自已只要觉得自已有这方面的才华就可以了,是金子总会有发光的时候,乌云是遮不住太阳的。”水儿好像对这个话题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就他那副不自信的样子,既便是书出了也不会有粉丝的。”李文姬忽然插进来一句话道。

    “怎么会没有呢?我就是他的粉丝呀。”水儿却有点不甘示弱。

    看这两丫丫的在我的眼前是这样的争来争去,我的心里是喜忧半掺,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两个女人这样的毫无遮掩的争风吃醋,不过,我还是担心这俩个丫丫的为这事儿真的会弄的面红耳赤,不好的收场。看到这些,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种刺骨的痛,我又想到了欣,想到了我和欣在一起生活着的校园,想到了我们两个人共同走过的校园里的每一条熟悉的路,每一片熟悉的校园里的落叶,还有飘浮在芙蕖池上的百花争相斗艳的荷花,想到了我背着欣走在别人羡慕的眼光里时我们彼此心中那种妙不可言的感觉,还有欣在我的背上撒娇时可爱的样子。当我背着欣很累坐下来休息时,欣会坐在我的怀里对我认真的道:“天,你会这样背着我到老吗?一生一世都这样,你可以做到吗?”我会用手轻轻的捏下欣的鼻子道:“傻姑娘,你又在瞎想什么呢?不管以后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我都愿意陪你度过一生一世,我都愿意这样背着你一直到老。”欣这时会看着我笑,然后会抱着我的脸香甜的吻着,那种感觉是那样的纯洁,又是那样的美好和温馨。

    这时,这两个人说着说着竟相互抱着头咯咯的笑了起来。我有些莫名其妙的此刻不知该说些什么,饭后,水儿倒是抢在李文姬之前去收拾桌上的东西了,我和李文姬就那样肩并肩的做在客厅的沙发上,都竟一时无语。

    我感到我和文姬之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陌生过,李文姬在怀里还抱着一个沙发的枕头,一脸的冰冷,好像有许多的心思未了似的。

    “欧阳,你觉得我和水儿谁更好些?”李文姬居然会问起这个问题来了。

    我看了看她那副冷若冰霜的脸,没有立刻回答。

    “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上水儿了呀。要不,我给你们搓合下如何呀?”她的语气有些的哽咽。

    我知道她是在故意的试探我,可我还是装作很认真的道:“好呀,我正求之不得呢?这水儿既体贴人又温柔,而且更重要的是还会做一手的好菜,所以——”

    还没等我说完,没想到李文姬却悠的一下像从沉睡中清醒过来一样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看着我有些怨怒的道:“欧阳,你还讲不讲良心了呀?”说过,把自已怀里的沙发枕头一下子的朝我的头上袭来便转身走开了。

    我双手紧紧的抱着从她手里飞过来的沙发枕,有些苦不堪言的自言道:“现在的女孩说变就变,说无情就无情,丫丫的——唉,自认倒霉吧,谁让现在女人们的社会地位都提高了呢?呵呵。”



纯爱言情经典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