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海荡舟手机网
导航

主页 > 超级搞笑 > 我和妓女的合租生活 > > 详细内容

正文 第二十八章 我和妓女的合租生活

    干杯,取钱,买单,要你,再见。

    有人曾用这样的一连串的过程来形容现在那些处在恋爱中的青年男女们,女人为钱,男人为色,没有所谓的爱情,也没有所谓的责任,只是在做着一桩你情我愿的交易而已。

    谈恋爱是一件很奢移的事情,也是需要付出很多的成本的事情,所以,在一个人还没想好是不是真的一生一世要选择你所爱的人时,请不要说出不管将来是贫穷还是饥饿,我都愿一生一世去照顾你这样的旦旦誓言。

    也许我对欣平时作出的承诺太多了,所以,她才会觉得我很无聊,甚至认为我的这些承诺只是哄她开心而已,到最后我才明白过来,其实她要的不是我对她的承诺,而是对她真真正正的实际行动上,但是我对她的承诺却是最后拿起刀子一点一点的去割她心上的肉,让她伤心,让她难过,我不知道我当初明明心里爱她,但为什么还是拿着盐往她的伤口上撒。也许我真的太爱她了,也许我太自信了,自信她这一生一世就是我的人了,所以就对她无止境的进行精神上的伤害,可最后,当我看到欣那伤心绝望的眼神时,我似乎读到了一些什么,爱情不是占用,也不是长期的占有,而是相互理解信任与支持、尊重。

    不过,我有时又感到欣她妈的特虚伪,虚伪的最后就像是一个的冷血动物一样。平时在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她总是不向我提出任何的条件,总是凡事都纵容我,而我又总认为她这样做是爱我的,可最后她却说她平时从来没向我提过任何条件,是因为看我可怜不想给我增加压力,她容忍我是想考验我,是想看我一个人怎样去表演,她就是想在我和我的父母面前平时是人模人样的做个好人,以表明她是一个清纯可爱的人,一个值得让我去爱的人,一个至高无尚的人,在我和她一起吃饭时,她也总是挑捡最便宜的,在我的父母面前她总是表现的那样的矜持,在吃水果是,她总是在我面前说这种水果不好吃,其实她是虚伪,她是想给我以及我的父母留下一个好人的印像,她想吃那种最贵的菜,可是又怕我说她是一个不会过日子的人,她想吃这种水果,却口里说不喜欢,其实她是想在我面前表现出她是多么的一个高雅而有品味的女孩。

    可惜,她的这种虚伪我到最后才发现,到最后也正是她的虚伪才让我误认为是她的优点,其实这是一种非常不好的现像,也是我和她最后分手后无可挽回的最重要的原因。

    女人呀女人,千万别活的太虚伪,太爱面子了。

    自从李文姬那天晚上情不自禁的在我的面前第一次掉过眼泪之后,我的心情也一直都十分的沉重,水儿看李文姬的情绪都一直的无法安宁下来,本来说要多留下些日子来照顾她,可水儿的公司里的业务又十分的繁忙,所以最后也无奈先行离开了,而且在走之前还再三的叮嘱我一定要好好的照看好李文姬,看水儿说的是有板有眼,事情好像是十分的严重的样子,我也对李文姬看的十分的紧了,而且有时晚上回到家里来就连平时擦地板和桌子这些锁碎的细活儿我也一并的包揽了下来,还有,我还多了几个心眼,把家里的阳台上的护栏也找人给固定了一下,生怕我不在家的时候,这个李文姬想不开做傻事,总之,家里面能我能干的活儿全干了,一些存在着安全隐患的地方该修整的我也修整过了。

    不过,也难怪,每次回到家里我手里拿着拖把干的是满头大汗时,李文姬总是轻轻不语的拿着一个毛巾递给我,看着我总是甜甜的一笑,那笑就像一朵盛开的白莲花一样的美丽,让我每次心里面甜的就像是泡了蜜一样。而这也是我之所以能够坚持下来的原由,有一次,当李文姬拿着热过的毛巾递到我的手里时,我眨眨眼深情的看着她道:“文姬,你嫁给我吧。”

    丫丫的,我那次不知是吃错药了还是心血来潮,居然说的是那样的深情和投入,让我自已都感到我有点像似在白日做梦的欺骗自已。

    没想到李文姬也眨了下眼,用手托着下巴壳也深情的看着我道:“那你愿意娶我吗?”

    我迟疑了下脱口道:“当然愿意。”

    “哈哈,别给你点阳光你就灿烂,愿意你个大头鬼呀。”说着,她竟野蛮的把毛巾甩在了我的手心里,顿时,我感到我的整个手心都有一股的透心凉。

    有时我就觉得我这个人特不会向别人求爱,居然在李文姬最不高兴的时候向她这样直截了当的抛锈球,如果换作欣,也许她会很娇羞的故意道:“难道你不娶我还想娶别人不成吗?”

    我真的想拿起手中的拖把朝李文姬甩去道:“你个丫丫的,也太不懂风月、解风情了吧。”虽然我心里是这么想的,可还是没敢对她过分的声张。

    在晚上吃饭时,我有些伤心悲望的坐在那里是默然无语,李文姬也好像意识到了我的不高兴,她有点撒娇的突然偎依在我的身边道:“大懒虫,是不是生气了呀?”我却装的很不在乎的样子道:“我哪里敢生你的气呀?”

    李文姬笑了下,用那粉圆的手指轻轻的捏了下我的鼻子道:“哼,我就知道你心里面打的什么鬼主意,你嘴上说不的时候,就证明你一定生气了。”

    我扭过头看了看她道:“是吗?那你说我心里现在打的是什么鬼主意呀?”

    李文姬看我一脸坏相的看着她,有点不好意思的犟了下鼻子道:“呵,没想到真让我给猜中了呀,那我倒真的要看看你打的是什么鬼主意?”

    看李文姬一脸认真的样子,我把脸又近一点的贴近她的前面道:“我想——我——”我吞吞吐吐了几下始终没有说出来。

    因为这时我看到李文姬的脸色像冰一样的凝固了,她的眼神也从来没像今天这样的迷离和忧郁过,就像有一层薄薄的雾笼罩在她那凄离的眼睛里面,让我有种不寒而栗的心动。

    “欧阳,你认为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天长地久的爱情吗?”我们两个人的眼神就那样像冰一样的相持了好长时间,李文姬终于拉下眼皮来问我道。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问我的都是一些的敏感的问题,是呀,越是在这个表面上看似缺乏真情的社会里,所谓的爱情就显现的越来的越珍贵。

    “当然有。”我的回答是那样的直白和诚肯。

    “如果你遇到了一个你爱的人,你真的会愿意一生一世都照顾她一辈子吗?”李文姬深深的吸了口气又道。

    “如果这个人值得我去爱,我想我会的。”我婉言回道。

    “如果她根本就不爱你呢?”李文姬的口气有些的拙拙逼人。

    “那我会等待,因为真爱需要等待呀。”我不知道我会一下子说出这样的话来。

    “是吗?”李文姬口气更加冰冷的反问道。

    “是的。因为我相信这个世上有真的爱情存在。”我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道。

    “真的是说的比唱的都好听呀,呵呵,欧阳,是不是每一个男人在结婚前都会说这样的一番话呀?”李文姬用轻蔑的口气道。

    我看了看她,没有说话,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自已该怎么去回答她的这个问题。

    李文姬有些自我解嘲的笑了下道:“呵呵,你不敢直接回答我这个问题,那就证明你默认了。”

    “可我已经爱上了你,真的不骗你的。”我觉得我说这句话时我的脸都像把火在烧一样的滚烫。

    李文姬依然是冰冷的看着我道:“我知道你没骗我,可你在自已骗自已呀,呵,欧阳,我说过了,我真的不配你的,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她的这句话就像锥子一样深深的刺痛着我的心。

    我的整个心都在哭泣。

    看我像木头人一样的僵硬在那里了,李文姬却并没有像以前那样的来安慰我,而是也像冰雕一样僵硬在那里是丝毫未动。

    我感到我体内的怨气像喷射而出的火焰一样,令我焦燥而又不安。

    “我真的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的对我,为什么?”我开始有些情不自控的说道。

    李文姬依然未动。

    “文姬,你知道吗?你知道我为什么平时忍让着你,事事都迁就着你吗?因为我已经的开始在乎你了,我已经的爱上你了。”

    “可你却爱上了一个你不该爱的人呀。”李文姬突然语气冰冷的回击道。

    我觉得我就像一个傻子一样木讷的望着她那绝望的眼神不能自拔。

    “欧阳,你别再骗自已了好不好呀,我说过,这个世界并不像你想像中那样的干净的,包括爱情。”李文姬的这番话顿时就像有人在我的脸上煽了两耳瓜子一样难受。

    我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她,感到我的整个心都被她给一下子撕的粉碎粉碎的。

    “你不相信这个世上有真的爱情那是你的事,但请你不要沾污了爱情在我心中的地位。”我有些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对她发泄着。

    我不知道爱情这东西是不是在我的心中真的就那样的纯洁和美好,但是,自从和欣分手后,只要有人在我面前沾污到爱情这两个字,我都会失去理智。也许就像欣说我的那样,我这个人是一个唯美主义者,只要在我心中认定是美好的东西,我都不会允许别人去毁坏它的。

    李文姬的眼里这时明显的噙着泪水,只见她起身站起,抽泣着回到自已的房间里砰的一声把门给重重的合上了。

    我抱着沙发上的沙包怅然绝望的深深叹了一口气。

    我想到了欣,我的心里在流泪



纯爱言情经典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