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海荡舟手机网
导航

主页 > 超级搞笑 > 我和妓女的合租生活 > > 详细内容

正文 第二十九章 我和妓女的合租生活

    这些日子以来,李文姬却一直没有再出现在我的眼前过,好像一阵风消失了。她没有一个电话给我,也没有再在我下班回到家里时看到她那忙碌的背影,一切好像都又回到了原始,我和李文姬就好像是孤魂与野鬼,从此谁也不再认识谁,谁也不再有谁的消息,但唯一能给我留下希望的是,李文姬走的时候什么也没有带走,甚至连支言片语都没有留下,我虽然不知道她的不辞而别是因为那天晚上我的言语过于激烈还是她有什么新的打算,但是,有一点使我不能自信,我不能确信她是不是还能再回来,再回到我和她共同租住的这片小天地中来。

    可几天没有她的消息,我的心里面却是乱如麻,每天一回到家里面,我都心绪不宁的不知该做些什么,心里又好像总少了些什么,烦燥不安让我总有种不详的预感。

    我不知为什么,我开始担心李文姬,开始心疼她,开始满脑子都缠着她的影子,每当这时,我就在努力的告戒自已,千万别想她,千万别爱上她。

    可我的不安和烦燥让我又不得不承认,我的的确确已经爱上李文姬了,而且爱的是那样的投入而不可自拔。

    是呀,该来的还是来了,既然爱上了,我连我自已也躲避不了,可是,现在她连人影都不见了,我又拿什么来爱她呢?

    眼看就要到年关了,公司里的业务开展的也是异常的顺利,而且我的那几个大的策划方案也得到了公司里几乎所有人的认可,给公司在新年里增加了不少了利润,所以,不但得到了公司里老总的认可,也得到了同事们的认可。一转眼,我和欣已分手将近一年了,而我也在这座城市里呆了将近一年了,可一切还是那样的陌生,在这一年中,我只和我的父母们打过几个电话,大都是问侯的话,年关来到时,当我把电话打回家里时,我的父母的言语显得是躲躲闪闪,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似的,虽然他们不愿意让我这个做儿子的担心,但是,从她们那躲躲闪闪的话语中,我从中却读出了一些什么。不过,既然他们不愿意告诉我,我也没有再追问下去。

    听到父母在那座城市里还都一切的安好,我的心里也总算的踏实了下来,虽然我和欣的一切都在这恍若隔世间成为了永远的过去。

    为了庆祝公司一年来取得的成绩,公司决定举行一次的狂欢会,以此来激烈公司里的所有员工在新的一个里能够再接再厉,干出更加出色的成绩。而且为了慰劳一下公司里的员工,公司还决定找来一些的陪舞小姐们到场助兴。

    不过,公司这次如此的兴师动众的搞大联欢,这对我这个初来乍道者来说,还是第一次,而且听说还要找什么陪舞小姐来助兴,这对我来说就更是第一次了,这个平时是铁公鸡都一毛不拔的公司老总,这一次是大发慈悲,居然出手这么大方和奢移,这也让公司里所有的员工们都有一些的兴奋不已,因为用找陪舞小姐来缟劳大家的年终总结大会,还是一件新鲜的事情。

    这天晚上,公司里几乎所有的员工都开始提前身着节日的盛装开始粉墨登场了,这对他们来说,辛辛苦苦的忙碌了一年了,也该是彻底的放松自已的时候了,所以,大家彼此间也都不再的拘束,整个联欢会的场面显得气派而又热闹非凡。

    就在这时,公司里的一位平时喜欢打热闹开玩笑的员工在场下是吆三喝六的要找陪舞小姐,其实这个消息虽然到最后才公开,可在没举行大联欢之前,几乎公司里所有的人都知道了有这么一出戏的。所以,就在公司老总,也就是那个脑袋壳上稀稀疏疏的漂着几根头发而又锃亮的老男人刚做完年终总结大会,台下就开始乱哄哄的要求找陪舞小姐助兴。

    一阵的骚动过后,果然,见从前台走出来几位漂亮而又性感的美眉。她们这几个女孩子显得脱俗而又不失妩媚,高雅而又不失性感,个个都是身材高挑,双腿浑圆而又修长,身段也是一流的,给人的感觉就是性感、大方、有气质和女人的韵味。

    当那个老男人一边鼓着掌声一边要大家今晚好好的玩的话音刚落,场下顿时像开了锅乱作一团,不过,这几个漂亮的美眉只陪跳舞,可全公司那么多的男人,这一个接一个的陪下来也够她们受的了,但对于这种场合,也有一些的公司员工唯恐躲闪不及呢,表面上看着是一个便宜,其实也占不了人家多少的便宜的。公司此举就是让员工年终过一个好年,而那几个被招来的女孩也只是陪舞不陪其它的。

    当缓缓的舞曲响起时,整个场面终于恢复了安静。

    几个早已是急不可待的公司员工早早的来到那几个漂亮的美眉面前开始大献殷勤去了,他们笨拙的身体和那些漂亮的身段扭在一起,咋一看,就像是鲜花插在牛粪上在风中来回的飘舞着——

    我和几个同事则选了一个最偏的角落坐了下来,我的眼里却是一片的迷茫,不知怎么了,我又想到了李文姬,不知她现在是否过的安好,不知道她是不是还能的再回到我们共同租住的屋檐下,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就有一种无言的刺骨的痛。

    舞曲优雅的响着,我的心却如一潭的死水般沉寂。

    “你们看站在我们的老总身边的那位漂亮的美眉是谁呀?”就在这时,和我坐在同一桌上的一位同事指着不远处的老总道。

    我也下意识的循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

    我的心这时是扑腾的一下,一股揪心的痛撕裂着我的肝肺,比有人现在拿着一包的毒药喂我还要的难过。

    没错,那个站在我们的老总身边笑盈盈的向公司里的一些员工们敬着洒的女孩儿不是别人,就是我梦里寻她千百度的李文姬。

    我真的不敢想,也不相信,她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样的场合里,为什么会是她。

    “我操,好漂亮的美眉呀,太美了,这不就是我的梦中情人吗?”我身边的另一位同事也睁大了眼睛用赞美的口气道。

    没想到这位同事的话语刚落,我身边的另一位同事瞪了这位同事一眼道:“你说话可要注意点了,我听说我们的老总有一个女儿在国外读书,说不定是放假回来了,想到这里也跟着凑热闹来了呢。”

    这时那位同事却收敛了一些,不过,他还是两眼放光的啧啧道:“真的长的太美了,清新脱俗,容光唤发,气质如兰,简直就是仙女呀。”

    我有些不相信的又朝他们那里看去,没错,就是李文姬,她穿了一件颜色鲜艳的晚礼服,一席长发自然的飘在肩上,白皙的脖颈再配上她那姣好的脸蛋,显得更加的成熟稳重了许多。

    接下来,谁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可我的心里面像做贼似的有种说不出的痛,眼看她挽着那个老男人的手就要的到我们这个桌子上敬酒了,我真不知我该如何去面对这一切,我甚至不敢去猜测李文姬看到我时是什么样的一种表情,更不敢猜测她和那个老男人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

    当李文姬正笑盈盈的挽着那个老男人的手来到我们的桌子前时,我一直不敢正视她的眼神不知为什么,却怔怔的看着李文姬,就像是在等待着一场暴风雨的来临。

    李文姬正笑着欲抬起头的时候,她的目光正与我那冰一样的目光对接在一起,我本想躲过她的目光,可是我却倔犟的迎合着她的目光。

    李文姬的脸色突然间像冰雕一样的凝固和扭曲了。

    她的目光里全是怨恨、无奈、凄凉和忧郁,没有一点的温度。

    我想她的心里面这时也不会好受到哪里去。

    那老男人一边扯着李文姬的手一边对我身边的同事道:“小陈,今年干的不错,一会让媚儿小姐陪你跳支舞。”他说着竟色迷迷的看了看李文姬。

    我听得出,他叫李文姬的时候称她为媚儿,也把我给搞糊涂了,忽然间我也感到我和这个李文姬之间陌生了许多许多。

    我看那老男人肥胖的手紧紧的攥着李文姬那娇嫩的小手,我的心里更是有股钻心的痛,可再看李文姬却好像并没有的在意这些,等到那老男人与我碰杯时,李文姬脸上那凝固着的表情却变得异常的坚定。

    “媚儿,我给你说,这可是我公司里的大才子呀,我的得力助手,你一会可要好好的陪陪他。”那老男人是一脸的横肉,笑的眼睛都迷成一条缝了。

    李文姬这时却苦笑了一下,我看得出,她笑的很勉强,好像不在乎我的瞟了我的一眼道:“是吗?那一会我可要好好的陪他跳一支舞了。对了,不知这位先生会不会跳舞呀?”

    我感到这时就像有人拿着刀子在我的脸上深深的划了几道疤痕,我真想找个地缝给钻进去。

    “哈哈,那一会要看你的本事了。”那老男人哈哈一笑又道。

    李文姬还是装作不认识我的轻蔑的瞟了我一眼道:“那好呀,只是不知道这位先生肯不肯赏我这个面子了?”她的言语明显很刻薄,不过,也带有几分的忧伤。

    我的眼睛这时都有一些的湿润了,我感到我真的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出现,更不应该看到这样的一个场面。

    我湿润着红红的眼睛看了李文姬一眼,什么话也没有说,举起杯子将那杯酒一饮而尽,我真的无法说出这杯酒是苦的还是其它什么味道?心里只想着赶快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既然这位先生酒量这么海量,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我再敬这位先生一杯。”李文姬好像这时故意和我过不去,说着竟自已又举着酒杯是一饮而尽,不过,我看得出,她的眼睛里也红红的有点湿润了,只不过她比我掩饰的高明点罢了。

    我脑子里是一片空白,二话没有说,端起桌子上的另一盛满酒的杯子,一仰头,是一饮而尽。

    我红着脸站在那里,没有说一句话,心中的酸楚与难过冰冷麻木的我的心里面已经没有一点的温度了。

    那老男人一边还打圆场道:“没想到欧阳真是好酒量呀,哈哈,一会媚儿你要好好的陪陪他了。”

    李文姬潮红着脸看了我一眼道:“没问题。”

    我半低着头,真的没有一点的勇气再去接李文姬那冰冷的目光了。

    在场的人这时也都跟着起了哄,可是他们又有谁可曾知道,这个站在那老男人身边的年青貌美的女孩儿就是我心中的红颜与知已。

    就在李文姬转身走开的那一瞬,我的泪水居然已经湿润了我的整个眼框。

    “操,我还以为是一个多清纯的女孩儿呢?原来也是一个做鸡(妓)的。”这时我身边的一位同事都口无遮掩的道。

    “我说你别在那里信口胡说呀,那么清纯的女孩怎么可能会是干那个的呢?”另一位同事道。

    “你没看刚才她的那副娇滴滴的样子,不是做那个的又是什么呀,这样的女孩子我见多了,别看表面清纯,其实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呀。”

    “我说你说话小声点,别让人家听到了。”

    “那又如何,本来就是的呀,如果真是我们老板家的千金小姐,他会舍得让自已的女儿当作玩物一样的随便施舍给我们这些员工吗?你没看刚才我们的那个老总看这女孩子那副色迷迷的样子,难道还会有错吗?”

    听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争论不休,我的心里更是乱如麻,就像是六月有飞雪一样冷的我心里面直发颤。

    我一个人坐在那里,是一杯接一杯的独饮,真的好想把自已给灌醉,最好是一醉方休,不醒人世。

    就在这时,有人从我的后面把我手中的酒杯夺了过去,我朦胧着有点微醉的眼神看时,原来是我的顶头上司,那个三十多的女人。

    她看了看我,像是在安慰又像是在责怒的道:“欧阳,别喝了。”

    我看了看她苦笑了下道:“没事儿,我今天心里挺痛快的。”

    我是牵着鼻子不走打着倒退的主儿,看有人来劝我,我倒是端起桌子上的酒杯又一口下肚。

    那女人还是劝不住,这时同桌上的其它人也一并的在劝我,我还是拿酒精在刺激我。

    “这位先生既然想喝,那我就陪你。”李文姬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虽然我已体力不支,但李文姬那细细的滑滑的声音我还是能听得出的。

    我半低着头没说话,其实是我根本不愿的去面对她的眼神和表情。

    “刚才王总说了,如果我不好好的陪你们,像是我照顾不周了,所以,我不能让大家玩的不痛快呀。”她的声音显得有些的凄楚酸涩。

    “你个丫丫的,这个世上谁怕谁呀,喝就喝,别以为你激我我就怕你了。”我心里暗自的骂道。

    我端着酒杯与李文姬连连对饮了几杯,看李文姬红着脸却好像一点事情也没有,而我却是体力不支,早就站在那里有些的摇摇欲坠了。

    “呵,不知这位先生醉成这样,一会还能不能跳成舞了?”李文姬故意用挑衅的口气对我道。

    我红着眼看着她装得却是稳如泰山的样子,而李文姬却把自已这时伪装的好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样。

    那个女人,也就是我的上司这时是最洞晓这里面的原委了,所以,她看我和李文姬还要的斗酒,便挺身挡在了我的前面,看了看李文姬道:“既然你这么有兴趣,那我今天陪你,呵,不要以为我们公司里面在喝酒方面没有人才?”

    李文姬当然也认出了这个女人,不屑一顾的看了她一眼道:“好呀,不过,你们王总真的了不起,不但培养了一批这么能干的人才,还培养了喝酒方面的人才。”李文姬的话语显得是那样的成熟和老练,根本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李文姬了。

    两个女人是互不相让的你一盏我一杯的对饮了起来,她们都各不相让,似乎像是在斗气,根本不是在比酒,不过,一边的人也插不进去嘴,就任这两个女人纠缠在一起。

    酒到中熏,两个女人都有些体力不支的身体微微发软,这时,那个老男人走了过来,他看李文姬和那女人相持不下,便劝解,但这二人好像根本没把这老男人放眼里,那老男人先是劝这女人,不过,这女人根本不领他的情,也许是这个女人和这个老男人上了几次床有了资本的缘故,所以没理会他的劝解。无奈,这老男人又去劝解李文姬,虽然我不知道李文姬和这个老男人是什么关系,但是,看这老男人看李文姬那严厉的目光,我就觉得不一般。

    “媚儿小姐,我今天可是让你陪大家高兴的,不是让你在这里给我斗酒的,伤了和气的话,我可要为你是问了。”那老男人的话虽然不是很严厉,但是,从他这几句轻描的话语中,我已从中明白了所有的一切。

    我的心里像有人拿着锥子捅了几下,是揪心的疼。

    李文姬这时收敛了许多,她有些略带歉意的看了看这老男人,又换了一副神采奕奕的样子看了看那女人,冷傲的道:“对不起了,刚才多有得罪。”不过,我看得出,李文姬是在强打起精神作欢颜笑。

    那老男人这时哈哈的笑着,说话时竟又将他那只肥胖的粗手紧紧的搂在了李文姬的腰间。

    接下来,我已记不清我都混混沌沌的说了些什么,也不知自已是怎样回到家里去了,我更无法说清我当时的失态到底引来了多少人的嘲弄,我只闻到了一个女人一直陪着我回家时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女人香味,我虽然记不得这个送我回家的女人到底是谁,她到底一路上对我做了些什么,可是,这天晚上在情感的王朝中,我却彻底失眠了



纯爱言情经典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