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海荡舟手机网
导航

主页 > 超级搞笑 > 我和妓女的合租生活 > > 详细内容

正文 第三十章 我和妓女的合租生活

    第二天早上,直到天色有些朦朦亮的时候,我才昏昏沉沉的睡着,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了,我揉了揉有些发麻的眼睛,两手无力的撑着床,本想站起来,可却突然感到整个头脑里面一阵的玄晕,两眼也火辣辣的直冒金花,还有一种想往外面呕吐的感觉,胸中甚是的难受。

    我心里咯登的一阵乱跳,知道不好,这一次自已肯定是又要的有一场的大病来临,因为我心里十分清楚,只要我平时出现这种不良好的感觉时,我是肯定不会躲过一场大病大灾难的。

    我本想下床去找点药吃,可是,我试了下,全身上下软软的没有一点的气力,刚一坐起,就觉得心里面恶心,有一种想往下面倒的玄晕感。

    真的是病来如山倒呀,我甚至不敢想像今年这个年我一个人还能不能的挺过去。;

    不知过了多长时候,我躺在那里又昏昏沉沉的睡着了,而且喉咙也感到异常的干裂和难受,还发着高烧。等我醒来时,外面的天色已经的昏暗了下来,幸好公司昨天晚上大联欢之后给了我们几天的休息时候,要不然,我真不知该怎么带病去上班。

    我已经一天没有进一滴水和一顶点儿的食物了,虽然这时全身心都很难受,但是我还是尽力挪动着身子,下了床,来到厨房里面,却发现什么都是冰凉凉的,就连冰箱里也是空无一物,看到这里,我的心里面不禁是一阵的凄凉和难过。

    这时,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强撑着身子在房子里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一点药和吃的东西,这时,我想到了李文姬的房间,说实在,平时我很少去她的房间里的,我本来以为她不在的时候都是锁着的,可没想到当我忙忙跌跌的去推她的门时,却是开着的,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就在她的屋子里面胡乱了翻腾了一番。最后,在她的床头柜里总算找到了一点的治感冒的药物,而且还在她的床头上找到了一些吃的东西,我当时心中是一阵的暗喜。

    也许是我刚才胡乱的折腾了一番的原因,所以,这时却感到了全身心的放松,不过,当药和食物进到我的肚子里刚一会儿,我就又有一些的体力不支的想躺下来休息,全身心还是有种说不出的难受,别人都说感冒后只要吃过药,然后多在自已的身上盖几层被子,只要自已身上这时出的是大汗淋漓,那这病就好了一大半了。

    想到了这些,我也只能传统一回,按照这些祖传下来的老方法在自已的身上又加了两层厚厚的棉被,不过,这两条被子我都是从李文姬的床上给搬过去的,事以既此,我也没有想那么多。

    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在昏昏沉沉中感到有一只细腻而又光滑的手在我的额前轻轻的抚摸着,而且还有一点冰冰凉凉的感觉。

    也许是我被烧的昏了头的原由,所以,这时感到那只手虽然有点冰凉,但是却让我的心里总算有种温存的依*感。

    我这时腥忪着眼睛睁开看时,简直有点不能的相信自已的眼睛,原来是水儿。

    虽然我不能立马断定水儿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又是什么时候坐在我的身边的,但是,她那副姣好而又白皙的鹅蛋脸却始终无法在我的脑海里抹去。因为她看起来始终都比李文姬还要的性感和妩媚。

    虽然我满脑子这时一片的昏沉和空白,可看到水儿坐在我的床边那副细致如微的照顾我的样子,我还真的是有些的不好意思的想试图撑着身子站起来,但水儿马上轻轻的摁住了我的肩膀,并示意让我先躺下,还给了我一个浅浅的笑。

    我的心里顿时感到有种阳光和煦般的温存感,更多的是一种满足感。

    “大作家,怎么会把自已搞成这样的呀。”水儿有些心疼的看着我道。

    我显得面色憔悴的看了水儿一眼,有气无力的道:“人有祸福单兮,天有不测风云,人吃五谷杂粮,哪里会有不生病的呀。”

    水儿剜了我一眼道:“呵,真不亏是写过小说的人,就连在病床上还能说出这么一大堆新鲜的词来。”

    我眨巴着眼苦笑了一下道:“哪里呀?其实昨天还好好的,不知怎么了说倒就倒下了。”

    水儿却竟自的叹了口气道:“我看你这一次还真的病的不轻,为什么不去看医生呢?”

    我看着她还装作无所谓的道:“没事儿的,我刚吃过药的,这点小病不算什么,过了今晚就好了。”

    水儿看我有些是如此的倔犟,拉下眼皮来不再作声。

    我忽然像想起什么似的又水儿道:“对了,现在几点了?”

    水儿用手掖了下我的被子道:“都快十一点了。”水儿的语气好像这时很是有些的埋怨的样子,而我这时才想起自已吃过药后又昏昏沉沉的睡了几个小时了。

    “其实我也是今天刚回来的,本来想在我自已那里好好的休息一下,没想到文姬刚才十点多的时候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是给你打了几个电话你都没接,她不放心你,所以说什么也要让我亲自跑你们这里一趟让我看看你,没想到还真让她给猜着了,你还真的是出事儿了。”水儿好像要一股脑儿的把什么都要的说出来。

    听到这些,我的心里不知怎么了,是一阵的酸楚,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和难过。

    “看你现在脸色是黄皮瓜瘦的,一定还没吃饭吧。”水儿这时站起身来语气有些娇慎的道。

    听到这些,我这时才感到自已的肚子里真的是有一些的叽哩咕噜的一阵发慌。

    我无力的朝水儿点了下头,水儿朝我两手一分作出无奈的样子道:“唉,好吧,谁让我和文姬是最好的朋友呢?你小子,这辈子遇上文姬这么心肠好的人算是你真的走运了。”

    我看着水儿转身走开的背影,心中有种怪怪的味道,这种味道不是苦的,也不是甜的,总之,我不知道我现在该去怎样看待李文姬在我心中的形象和地位,我也不知该把李文姬在我心中当作成一个好女孩儿看还是当作成一个坏女孩儿来对待。

    但我真的是不能接受她是一个做妓女的实事。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水儿却已经做好了一碗热腾腾的面端到了我的跟前,还没等她放下手里的碗,我二话没说,就急不可待的从被窝里钻出来,其实,这时我也没怎么感到自已的身上出了好多的汗水,不过,全身上下倒是轻松了不少。

    看我这样,水儿赶忙把手里的碗放下,走到床前就去给我盖被子,边盖边道:“唉呀,我说大作家同志,你还是快回被窝里去吧,免得到时说是文姬让我来照顾你,可我却不但没照顾好你,又让你病上加重,那到时我可担不起这个责任了,文姬也不会饶过我的。”

    听到这些,我怔怔的看了水儿好久,没有作声,我只是重新缩回身子去,接过水儿递过来的碗,双手紧紧的捧着它,就像一个可怜兮兮的乞丐瞅着路人施舍的东西一样眼放绿光的盯着它,感到眼前的这碗热腾腾的饭就是我的救命稻草,说实在,这时这碗饭对我这个已饿了一天的人来说比什么都重要和实在,其它的一切再重要的事情在我心中都不是什么事儿了。

    看来,饥饿有时真的能让人忘记烦恼,忘记伤感,忘记发生在自已身上所有的不悦和不快的事情,所以,当一个人想忘记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的时候,最好的是先饿上自已几顿,到那时一个人只会想着生存吃饭的问题,他也肯定不会有更多的心思想什么忧愁和烦恼这些玩艺儿了。

    酒足饭饱之后,我一抿嘴,知足的看着水儿傻笑了下道:“好了,谢谢你呀。”

    水儿接过碗是莞尔一笑道:“你呀,不用谢我,你应该谢文姬才是。”

    我不知为什么,水儿从今晚来到这里之后,口里始终都把李文姬放在第一位置,可我一听到她这样的说,我的心里就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而且我还特怕别人再在我面前提到李文姬这个名字,也许李文姬现在在我的心中已不再像以前那样的完美,最起码她如今所从事的职业都让我想起来心里就压抑和恼恨。

    水儿把碗洗刷过之后,便来到我的身边,在我床前坐了下来,还为我削了一个苹果,这水果是水儿在来这里的路上带来的,看上去还很鲜嫩。

    她一边的削苹果一边道:“大作家,现在感觉好了点吗?”

    我朝她点了下头,不过,这时,我还是眼神不老实的看了看她那凹凸均称的美丽的曲线,还有她那极尽清纯的天使面孔,说实在,在这样的一个深夜里,有这么一个漂亮美丽的大美女陪在我的身边,我不可能对她没有一点的想法,但再看看自已病的一塌糊涂的样子,想做点什么也是不可能的了,可是,水儿也的确是太美了,凡只要与她近距离接触的人不可能不对她动心或有非分之想,从她的身上能给人以想像不到的魔力和吸引人的诱惑力。

    “水儿,今天真的辛苦你了,你不瞌睡吗?”我试探性的问道。

    水儿却笑了下道:“我今天刚从外地赶回来,你说会不累吗?不过,现在也倒不觉得瞌睡了。”

    看她一边认真的削着苹果,一边轻轻的说着话,我觉得对我这个旁听者来说真的是一种的享受。

    “如果我能娶到你这样一位漂亮贤惠的女孩做妻子都好了。”我还是半开玩笑的道。

    水儿这时停下削苹果的手瞪了我一眼道:“胡说,我看你真的是被烧糊涂了。”我也听得出水儿也是在拿我的话当玩笑话,所以也没放在心上。

    我看了一眼她不再说话。

    “其实,文姬对你真的挺照顾的,有时就像一个做姐姐的照顾自已的弟弟一样的细心入微。”水儿还是提到了李文姬。

    也许水儿还并没有的觉察到我已经知道了李文姬现在正在外面做什么的事情,所以,她还是像以前那样把我和李文姬当作成一对的死冤家来搓合。

    我苦笑了下道:“是吗?”其实我真的不知这个时候该对水儿说些什么,我也不想破坏我和李文姬之间在水儿心中的形象,我更不愿提及我现在对李文姬的感受。

    看我是一阵发楞的坐在那里,水儿这时将削好的苹果往我的手心里一塞道:“大作家,别想了,文姬可是个好人,你小子遇上她是祖上积了八辈子的德了。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去眯一会了,你好好休息吧。”

    水儿说着便起身看了我一眼,随手关上门走开了。

    我手心里紧紧的攥着水儿削好的苹果,心里苦涩的自言道:“妈妈的,一个做妓的会好到哪里去,你也太高看她了。”不过想到这里,我的脸上又是一阵的发烫,我觉得我心里说这话又委实太对不起自已的良心了。

    我狠狠的咬了口苹果,真的说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味道



纯爱言情经典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