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海荡舟手机网
导航

主页 > 超级搞笑 > 我和妓女的合租生活 > > 详细内容

正文 第三十四章 我和妓女的合租生活

    李文姬再次回来的时候是在大年三十的这天早上,我还未起床,她已经的在厨房里面叮哩哐当的开始忙碌了,虽然我知道是李文姬在忙,可是还是心里不舒服的自言道:“看来做妓的都是他妈的白天在家晚上出来做事儿,还真是两不误事儿,既赚了钱,又能满足自身生理上的某些需求,岂不是两全其美的事情?”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听到我的门被李文姬给推开了,只见她手里拿了一个布娃娃,是个非常可爱的小女生模样的娃娃,笑盈盈的看着我道:“生日快乐。还有,再祝你节日快乐。”

    看她一副乐呵呵的样子,我倒是一阵的疑惑,不解的看着她道:“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呀?”

    她装作一副很神密的样子道:“大年三十是你的生日,这我早就看过你的身份证了,呵,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大年三十过生日的人呢?”

    经她这么一提醒,我才想起今天是大年三十了,我不屑一顾的扫视了她一眼,这时才发现她的眼睛里面已布满了血丝,但再看她看着我一直都那么的乐观豁达的样子,我的心里不紧是一阵的心酸。

    “大懒虫,你干嘛那样看人家呀,你也不看现在几点了,还不快起床?”李文姬还是笑着对我道。

    “你是不是一会还要走呀?”我面带疑惑的道。

    李文姬却两手在胸前一叉,笑道:“呵,如果我一会要走的话,就不会今天一大早就乘飞机回来了。”

    我更是有点的疑惑不解的看着她,心说,一个做妓的还乘飞机去做业务,难道这妓女们还分他妈的等级不成呀?不过,看来,这个李文姬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妓女,难怪平时她来去匆匆,若隐若现的神神秘秘穿梭在这个城市里面。

    李文姬也许这时觉得自已说错话了,赶忙又道:“因为今天是你的生日,所以我就——”

    她说到这里是欲言又止,我则看着她那布满了血丝的眼神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李文姬则深深的倒吸了一口气,认真的看着我道:“我也说不清楚,只是感觉到你值得让我这样做吧?”

    我深情的望了她很久,脸上浮出了从未有过的笑容。

    李文姬把手里抱着的布娃娃放到我的床前后,便径直走开了,我三下五除二穿好衣服,并洗了个热水脸,等我从洗手间里出来,李文姬却把所有的东西收拾停当,还做了一大桌的饭菜,我当时就有点的傻了,我看着李文姬道:“我说这早上的饭你干嘛做的这么的丰盛呀,这不是在浪费吗?”

    李文姬却道:“我说你真是一个大大的懒虫,你没看现在都几点了,都到了快吃中午饭的时候了。”

    我这时看看表,也的确如些,于是我坐了下来道:“看来,和你在一起合租,还真挺划算。”

    李文姬不解的问我道:“为什么?”

    我笑下道:“你把早上的饭和中午的饭合到一块吃了,这不是证明你挺会过日子的吗?”

    “呵,谁让你那么懒的呀?不会照顾自已。”她像是在怨怒我又像是在抨击我。

    我还是死皮揣脸的道:“不是有你的吗?”

    李文姬这时却瞪我一眼道:“你呀,快吃吧,别贫了,反正我昨晚坐了一晚的飞机,到现在还没吃一点的东西,我可是要吃饭了,不和你贫那么多了。”

    看李文姬埋头吃了起来,那样子有点狼吞虎咽的,我倒是有些很可笑,便道:“看来美女吃起东西来这样子也很有意思呀。”

    李文姬抬起头,嘴里嚼着还未来得及咽下的食物冲我道:“你这是在故意的笑我吃东西时的样子不好看还是什么意思呀?”

    我坏笑道:“没有,我只是说这美女狼吞虎咽时的样子也别有一番的风景呀。”

    李文姬这时却瞪着我道:“看你副小样儿吧。你就给我贫吧。”

    我赤赤的笑着,乐呵呵的看着她没有说话。

    李文姬并没有要继续和我理论下去的意思,而是埋起头来又吃了起来,我感到她和我合租在一起之后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如狼似虎过。

    我则没有一点的食欲,只是平静的看着她,完了之后,我看她也吃的差不多了,便笑笑道:“吃好了吗?要不,我的那一份也给你吧。”

    李文姬一边端起手边的茶杯往嘴里倒着,一边对我摇头,喝完后,冲我道:“唉,真舒服,这些食物真丰盛,现在我才知道什么叫做饱汉不知饿汉饥了。”

    看她一脸的轻松,我却道:“你看过水浒传吗?”

    李文姬一阵的迟疑,不解的反问我道:“看过呀,怎么了?”

    我低头想了一会道:“你知道里面有一个叫李师师的名妓吗?”

    李文姬听我竟然无缘无故的提起了这些的事情,有些不高兴的冲我道:“呵,当然知道,你问这些什么意思呀?”

    我还是不顾她的一脸的无奈和不高兴,又道:“我很仰慕这个李师师,真的,她是一位很了不起的妓女?”

    “呵,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别在这里指槡骂槐了,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别说这些没用的。”李文姬对我的警戒心好像很强。

    “你别生气好吗?我只是觉得最后那个叫浪子燕青的小子捡了个便宜,竟然把李师师这么一位当时连皇帝老儿都为她的花容月貌竟折腰的佳人给弄到了手,成就了一段爱情神话。”我还是有些的手足舞蹈的绘声绘色道。

    李文姬却道:“什么给弄到了手呀?连个话都不会说,那只是证明人家燕青有魅力,最后夺走了李师师的芳心。”

    看李文姬画龙点晴的这么一说,我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口中称是,可心中不服。

    李文姬这时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她冲我又一笑道:“怎么,你是不是也想做那个浪子燕青呀。最后带着皇帝的心上人私奔。”

    我有点讪讪的看着李文姬,目瞪口呆的不知该说些什么。

    “怎么?是不是有贼心没贼胆呀?”李文姬有些的冷傲的看着我道。

    “可人家李师师可是一代名妓,你和她相比差远了。”我没好声好气的看着她道。

    可我刚说完,李文姬却拿起手里的筷子就朝我用力的袭来。

    “你在挖苦我,是吗?”李文姬不依不挠的道。

    我唬着脸,不敢再抬头看李文姬,过了一会儿,李文姬好像也消了气,有些平静的道:“欧阳,我知道你还是无法的接受我,既然这样,我看我还是搬出去住好了。”

    说到这里,李文姬好像有点的怨怒了。我也有些气不打一处来的道:“那个叫潮的男人是谁?”我不知道我会问起这么样的一个问题。

    听到这里,李文姬用不相信的眼光看了我好久好久,才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变得有些冷冰冰的看着李文姬道:“你先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先告诉我潮是谁?”

    李文姬却一甩头道:“你别在我面前提起他,我不想提这个人。”

    “可我想知道。”我还是用近似于威逼的口气道。

    “可我不想说。”李文姬的口气也越来越强硬。

    但我却并没有因此而住口,仍然带有一些的不平的道:“你为什么要骗我?”

    没想到李文姬这时却怒着红红的眼道:“呵,我怎么骗你了,你又是我什么人呀。你凭什么管我的事儿?”

    看着李文姬那副冰冷无情的脸,我的心掠过一阵的痛楚与冰凉,但我还是有些的无法克制自已的情绪道:“我就是要管你的事儿,怎么了?是的,你不是我的什么人,但是,我——我——”

    我说到这里有些的吞吞吐吐的竟说不出一句话来了。李文姬这时突然站了起来,有些怒目可睁的看着我的脸道:“我是妓女,是那个男人把我逼的,所以我不想提他,可没想到连你也这样的不相信我,欧阳,我错看你了,既然这样,我还是搬出去好了,免得脏了你的人。”说完,她竟红肿着眼睛就要的到自已的屋子里拿东西去。

    她在自已的屋子里,只听见是唏哩哗啦的忙了一阵子后,接着便甩门而出,留下的是一声刺耳的关门声。

    出奇的是,在她回到自已的屋子里收拾东西的这段时间,我完全可以站出来去阻止她,但是我却没有,反倒显得非常安静的坐在那里沉默不语。

    看着李文姬走后留下来的满屋子的狼籍,我的心里是一阵的悲凉和难过。

    不过,这时我才感到事情的严重性,看来这一次李文姬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她是真的生我的气了。

    我双手抱着头,心里在不住的自我埋怨道:“是呀,李文姬说的又何偿不是如此呢?我算什么呀。我凭什么来管她的事情呢?她既不是我的老婆又不是我的女朋友,我和她只是一种合租关系,我又有什么资格来对她的个人事情进行干涉呢?”

    可是,我还是刚才多么的想对李文姬说,我之所以这么做,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我爱上你了,爱上你这个妓女了。

    傍晚时分,我一个人在屋子里面感到甚是的郁闷和难受,所以,就独自一个人到外面走走透下气,虽然表面上我对李文姬是无所谓的样子,可这个时候还是心里面挂念着李文姬,我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虽然我这时会猜到她会到水儿那里去,但是我还是不敢的保证,兴许她现在正在哪家的酒吧里和一些的客人们玩的正欢呢?想到这些,我都感到心里有些的不舒服,可更多的还是对她的一种莫名的牵挂。

    我独自一人走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冰冰的冷风吹过我的头发,我不紧打了一个冷颤,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冷意,也许今天晚上是大年三十的缘故,所以,整个街道上显得甚是的冷清,只有在我租住的这座公寓楼的对面的那家商场显得是灯火辉煌,但却显得格外的冷清和门可罗雀,不过,在紧*着的这家大商场的饭店的生意却显得十分的火爆,虽然是年关,但还是有许多的人家把年夜饭设在了外面的饭店里,因此,这些能够在这个时候继续的开门营业的饭店的生意就格外显得火爆,当我顶着迎面扑来的寒风从这家商场前路过时,让我吃惊的是,在那家饭店的不远处,居然还有一个衣着破破烂烂的乞丐正坐在地上,伸着手向过往的行人乞讨,他瑟瑟缩缩的绻着一团,在寒风的吹袭下,显得甚是的可怜,就连嘴唇也冻的有些的发紫,看到此,我竟然动了恻隐之心,本想过去施舍一点给他,可是又一想到自已也正在烦恼处,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穿过冷清的街道,想着刚才的那个在这个时候还躲在寒风中乞讨的乞丐,我心里不紧是一阵的发酸,心想,这就是现实的社会,在这个除夕夜里,那些富人们却坐在舒室的家里或高级宾馆里吃着上好的佳肴,喝着上好的酒液,而那些穷人们却只能躲在寒风中伸手向人乞讨。不过,又一想,在这些的向路人乞讨的人当中,也有一些人并不是迫于生计,而是一些的好吃懒做的人为了不劳而获,竟想起了这样的勾当,所以,曾有一些的乞丐们因为这些日日夜夜的乞讨,最后竟然发了家,致了富,因为这些乞讨者大都来自农村,有的还在家里盖起了小楼房。想到这些,我又对刚才的那个在寒风中乞讨的人又多了几分的厌恶。不过,这些人之所以乞讨,还是因为一个穷字惹的祸,反过来想想,如果这些人非常的富有,谁也不会在寒风中、在人们鄙视的目光中这样低三下四的生活着。

    我怀着一颗沉重的心情在大街上转悠了几个来回后,感到心中是那样的落莫,不知为什么我又想到了去年的大年除夕夜,欣和我坐在我的父母的面前,虽然那时我和欣还没有正式的结婚,可是我们坐在一起,俨然就是一家人,谈笑风生中,那气氛是那样的和谐与融洽,而当我看到欣紧紧的握着我母亲的手亲昵的样子,我感到她不只是我的母亲的未来的儿媳妇,看她和我母亲谈的十分的投缘的样子,她们简直就像是一对的母女,甚至比母女还要的亲,当时,我都心里乐的像开了花,毕竟,那时我觉得我是世上最幸福的人,因为我为我的父母们娶到了这么一个贤淑和孝顺的儿媳,而我觉得欣将来一定会是一个能给我、还有我的家人带来幸福的女孩儿。

    当一阵冷风掠过我的心头,看到自已一个人孤独的流浪在这个漆黑的雨夜里,我又感到了从未有过的伤心与绝望。可我的心里还是在默默的为欣祈祷着,欣,但愿你能过的比我好,但愿你现在也不会像我这样的孤独,但愿你的选择没有错,我真的希望那个男人能真心的爱你,对你,给你幸福。

    我不知走了多长时间,这时竟然又重新的迂回到了家里面,而且在我经过那家的饭店和商场时,那家饭店的生意异常的好,但那家商场里却依然是门可罗雀。

    就在我有意的朝离这家的饭店的不远处扫视那个乞丐时,没想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却进入到了我的视线里,只见她在路过那个乞丐的身边时,弯下腰去像似在那个乞丐的前面丢下了什么东西,而那乞丐却是头在地上瞌的像捣祘似的是千恩万谢。

    我没有来得及再思索些什么,而且借着昏暗的灯光我看得出是李文姬的脸,只见她在那乞丐面前丢下一些东西后,便从容的走开了,显得步调很犹豫和不协调。

    我匆匆的走过去,轻轻的在李文姬的背后拍了下她的肩膀,李文姬浑身一哆嗦,打了一个冷颤,吃惊的回过头来看着我,这时才放松下来。

    “放心吧。我不是警察。”我说这话时明显的是不怀好意。

    李文姬却冷冷的看着我道:“呵,警察又怎么了?”

    “为什么不进去?”我指了指我们对面的合租的公寓楼道。

    “哼,我有资格吗?你不是把我给撵出去了吗?”李文姬还是一脸的冰冷。

    “呵,别装了,如果你真的要是生我的气了,你就不会在这个时候还在这里转悠了。”我似乎看透了她的心思。

    但她还是装作没有事儿似的道:“呵,现在这是大街之上,我想我在这里不管你什么事情吧?”

    我却有点愤懑的故意道:“是吗?如果你现在还在做生意的话,那我就不误你的事情了。”

    我觉得我说这话时态度特别的冷漠,只见李文姬这时却猛然一下眼睛里的泪水打了两个转儿。

    我看得出,他这时在强忍着自已努力不把泪水从眼眶里流出来,但是,我说这话时,她的心一定已冷到了冰点。

    “欧阳,你还是人不是人了呀?”只听见李文姬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看着她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往下不住的流淌着,我的心里忽然间是一阵的疼痛,但我又觉得她又是那样的不值得让我可怜,也许我真的太在乎她是一个妓女了。

    李文姬就站在那里任凭泪水往下落,幸好这时路上已没什么行人了,她一边用手摸着泪水一边还浑身上下不住的抽动着,时而还半着呜呜的声音。

    看她没完没了了,我也觉得自已刚才说的话太过火了些,便试图近一步的*近她去抱她,不过,我这时想的还是最好能给她一个可以让她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场的肩膀。

    想到这里,我轻轻的向前挪了一步,双手轻轻的抱着了她的肩膀,我本来以为李文姬这时因为恼恨我而拒绝我,可是,她却也一下子的倒在了我的怀里面,并将头深深的*在了我的肩膀上,直到这时我还感到她的整个身子还在不住的抽搐着。

    也许我真的伤了她的心,而且很深很深。

    “欧阳,我恨你,你太令人可恨了。”李文姬一边将眼泪在我的肩膀上来回的蹭着,一边用她那粉嫩的拳头捶着我的胸脯喃喃的道。

    可我感到这时她的身子贴我更近了,我这时也顺势将半边脸紧紧的贴着她的粉颈,心里幸福的笑了。

    回到家里面,李文姬跑到先手间把自已刚才脸上的泪渍洗干净后,又跑到我的面前,很是动容的看着我道:“是不是我哭过之后就不好看了呀?”

    我用鼓励的眼光看着她笑道:“不呀,你本来长的就很漂亮的,而且我觉得你哭过之后更漂亮了,因为你把内心的悲伤都哭掉了呀。”

    李文姬这时却撅着嘴瞪我道:“你就会说些好听的话来讨人喜欢,都是你惹的祸,我不想理你了,大懒虫。”

    说完,她又跑到了厨房里面,我有些无奈的叹口气自言道:“呵,我真弄不明白,丫丫的是你先理我的还是我先理你的呀?真是得了便宜又卖乖,看来这些女孩子的心事真的不好猜。”

    “欧阳,我想你现在一定饿坏了吧,你说你今晚想吃点什么?”李文姬这时控出头来问我道。

    我看也没看她道:“随便。”

    吃过饭后,李文姬又胡乱的忙了一番,这时已近十二点钟了,我也没有什么睡意,就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李文姬忙完后,竟然也没去睡,而是从自已的屋子里拿了条被子,往我的身上一扔,褪下自已脚下的鞋子,竟然一骨碌爬到客厅的沙发上,用被子将自已裹的俨俨实实。

    我有些不解的问她道:“你这是干什么呀?”

    李文姬却小鸟可人般的将头埋在我的怀里道:“我想今夜好好的让你陪我。”

    我将手轻轻的揽过她的肩膀,没有说话。

    “欧阳,你真的会爱上我吗?”她居然又问起了这个话题。

    我只是把她搂在怀里抱的更紧了,但却没有说话。

    “其实,你能爱上我,我已经很感动了,我也知道,自从我踏上这条路上的时候,我就没有资格再让任何人爱上我了。”她的语气很是的沉重。

    “那你当初为什么要选择做妓女?”我还是心有余悸的问道。

    “我说过,你能不问这个问题好吗?”李文姬哺哺的道。

    我没有再问下去。

    “其实,我并不是你想像中的那样的妓女,我们一般都是只陪那些有钱有势的,一般的我们根本都看不上。”

    “呵,别介绍你们的业务了,没钱没势的也不会找你们,也玩不起呀。”我有点不耐烦的道。

    “你不要以为我们什么人都陪,我们不是那些酒吧或其它地方一般的妓女,我们都有稳定的客户,说的好听点,我们就是这些人不稳定的“二奶”,可以让这些人包几天,然后我们会得到一笔数额不菲的钱,我们都有中间人,一般为我们介绍的客户都是来头比较大的,不过,当官的和经商的比较多,可他们这些人要求的条件也比较的苛刻,不漂亮的他们不要,没气质的他们也不会选,文化程度低的他们更看不到眼里,所以——”

    “好了,你别给我说了,再说我可真生气了。”我有些不耐烦的打断了李文姬。

    李文姬的身子这时一抖,吓的怔怔的看了我很久。

    我也冰冷的看着她那刚才哭红的双眸,心中不紧一阵的酸痛。

    我们就这样相对了很久很久,只见李文姬突然双手捂着眼睛,竟然又呜呜的哭了起来。

    整个房间里又弥漫着凄凉而又暗淡的气氛。

    看她不住的抽泣着,我也着实心中一阵的不快,便伸手又将她紧紧的搂在了我的怀里,李文姬将脸贴在我的臂膀上,一边抽泣着一边道:“我有时真的想不明白,我到底怎么了?我到底招谁惹谁了,为什么人人都要这样对我,为什么人人都要用世俗的眼光来看我呀?我是妓女,可妓女也有好的,也有坏的呀,难道妓女都不是好人吗?”

    说到这里,她停止了哭泣,我则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细软的长发,没有吱声。

    “其实,我也想做个平凡的人,过平凡的生活,有一个爱我的男人可以一辈子守在我的身边爱我、疼我,我也想有一个属于我的家,有我的孩子和我的幸福的家庭,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所以,这几年来,自从我和他分手当妓女以来,我总是做着各种善事,总是想以此来弥补我心中的某种遗憾,每次我走在大街上看到那些从乡下来的贫穷人家的孩子在我的后面跟在我的后面向我乞讨时,我总是毫不吝啬的从兜里掏出一些钱来给他们,虽然我知道我的这些钱挣的不是光明正大,但是,我却用我的身子挣的钱帮助了这些需要救助的穷人,我觉得我比那些把大把大把的金钱挥霍在我们身上的那些当官的和商贾们高尚的多了,他们只会把钱花在女人的身上,而我虽然是一妓女,可是这些年来,我觉得我做的善事已经够多了,可是,为什么就没有人来体谅过我呢?为什么就没有人理解过我呢?那些表面上看起来很干净,很一尘不染的人,他们都又为这个社会做了些什么呢?你走到大街上看看,那些施舍路边上的乞丐的人当中,又有几个是当官和不倒翁呢?没有一个,因为这些人出来时从来不用走路,他们觉得自已身份高傲无比,其实脱了衣服都是禽兽不如。你不要平时看他们在那些豪华干净的场合表面上说的是多么的好,其实他们内心比谁都更虚伪和丑恶。其实这些当官的和商界大人物们最虚伪的谎言都是在最干净的地方说出来的。所以我经过了这么多的社会各阶层的人物,我觉得世上没有比这些人更肮脏虚伪的人了,我是妓女,可我有一颗同情心,我觉得那些最真诚的话应该是在一个人最困难、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说出来的,所以,我总是这几年来尽自已的所能,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我觉得我这样做最起码可以减轻我身上的罪责,最起码我用自已挣的这些不干不净的钱救助了一些比我还要需要帮助的穷人。我觉得我的精神世界很丰富,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还要有人这样的对我?为什么我就得不到理解呢?”

    李文姬说到这里,又竟自抽搐着身子俯在我的怀里小声抽泣了起来。

    我还是有些不相信的小声试问道:“是真的吗?”

    李文姬这时摸着哭得红肿的眼睛,将脸从我的臂膀上挪开道:“欧阳,你说我平时对你怎么样呢?”

    “你当然对我很好呀,没得说的,一个既贤惠又勤快还有爱心有——”丫丫的,我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似乎要全部的说出来。

    李文姬这时竟然用她那修长而又粉嫩的手指捂着我的嘴,两眼深情的望着我道:“好了,我不让你说那么多了,我没你说的那么好,只要你心里知道我就知足了。”

    我屏着呼吸,被李文姬的手捂的是鼻孔里面微微的喘着气断断续续的道:“可——我——就是要说。”不过,我这时却能更近更亲密的尽情享受着李文姬手上那股淡淡的花香味了。

    我本来以为李文姬捂在我嘴上的那只娇嫩的手会立即的拿开,没想到我连小喘了几口气,她居然并没有要立刻拿开的意思,而是用手一直捂着,两只水灵灵的眼睛也一直都那样用心和专神的看着我。如果我这个时候把她那粉嫩的小手拿开,再含情脉脉而又用神的看着她的眼神,我想,这时如果我对她做什么,她都会愿意的。

    看着她那娇嫩而又湿润的红唇,我有点色心要起的道:“我能吻下你吗?”

    李文姬这时好像意识到了自已的失态,赶忙将她的手从我的嘴上拿开,有点娇涩的半低着头道:“对不起呀,我刚才——真的是——有点太冲动了,你可别想歪了呀。”

    我却是一脸坏笑的故意对她道:“可我现在心里已经开始在想歪了,你说我该怎么办呀?”

    没想到李文姬这时却迎着我的目光,看着我道:“那好呀,你说你今晚怎么处置我呀?”

    我倪着眼睛看着裹在她身上的那条被子道:“你想让我怎么处置你呀?”

    李文姬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冲我撅了下嘴巴像是在有意的刁难我似的道:“你不是很早肚子里整天就想些的花花肠子来处置我吗?好呀,我今天就给你机会,我可是对你免费的呀。”李文姬说到这里,脸色却凝固的像冰一样。

    一看这情况,我就感到她说这话有点的不对劲,所以又为自已辩解道:“我没其它意思的,我只是想我能不能也钻到裹在你身上的被子里,但是我保证,我绝对不会对你动手动脚的有任何的企图。”

    李文姬想了一会道:“好呀,那我就看你到低是不是君子?”

    “好,我就证明给你看。”我也很坚绝的道。、

    李文姬揭开裹在她身上的被子,我则像一只猫一样钻到了里面去,李文姬这时也蜷着身子埋在了我的怀里当中去。

    此时不知为什么,我抱着她,感到竟然是那样的温馨和幸福。

    “欧阳,如果你能这样一辈子的抱着我,那该多好呀。”李文姬微微的从鼻孔里向外喘着气,一边喃喃的道。

    而我依然更紧的把她搂在怀里,没有作声。

    说实在的,有这么一位温存香玉般的佳人坐在我的怀中,我不可能对她没有一点的感觉,可是,为了证明我对她的诚意,我还是忍着。

    没想到过了一会,李文姬竟然故意将她那软香的玉体贴的我更近,还时不是在我的怀里磨蹭着,其实,我也感到了彼此间两个人的心跳的声音,那是一种激情彭湃的心动。

    “你是不是现在感到很难受呀?”李文姬这时竟抬头,迷着两只有点血丝的眼睛故意这样问我道。

    我点了点头,没有回答,但我感到丫丫的这个臭丫头今天是在故意的挑逗我难受的。

    “那你想不想呀?”她竟又乐呵呵的冲我道。

    我却不去看她的目光道:“不想才怪呢?”

    李文姬却用那粉粉手掌轻轻的拍了下我的脸道:“伪君子,还说自已是君子呢?呵,现在不打自招了吧。”

    “可我现在并没有对你做什么呀?”我辩道。

    “呵,也是的。”说着,李文姬又将头埋进我的怀里。

    后来,我已记不得李文姬在我的怀里都哼哼唧唧的说了些什么,我就那样抱着她艰难的终于熬过了漫长的一夜



纯爱言情经典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