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海荡舟手机网
导航

主页 > 超级搞笑 > 我们网恋吧 > > 详细内容

第9章 绝情男人

 成功回家了,从狱中。家家都有着新的变化,有的盖了新房子,有的娶了新媳妇,有的生了娃。他们家也有变化,那就是比三年前更加的寒酸、落魄。

 三年监狱生活的历炼,或许也是漫漫人生路上的一种财富。见人就微笑见人就点头,处世之稳重,心思之细密是很多同龄人无法比的,找不到当年那个毛手毛脚,心高气傲的愣小伙子的痕迹。成熟男人的味道过早的弥漫在他身上。

 他没有去寻找那个负心女人,他不断的找机会,要做人上人,让那个女人后悔,后悔一辈子。

 多次碰壁,多次重新鼓起勇气,跑丢了鞋,惟独没丢的是胸中那股不服输的信念。

 崽子找到他,拍着他的肩膀说:“兄弟,想干什么说话!咱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崽子已是一家重型工业加工厂的厂长,财大气粗。

 成功感激当年的兄弟还念着昔日的恩情,“谢了,刘哥。咱会好好干,绝不丢哥哥的脸!”崽子不在是当年的崽子,成功不在是当年的成功。崽子长他两三岁。

 一家‘百年’醋厂隆重开张了,厂长是刚从监狱回来的成功,大股东当然是刘崽子。靠着成功三进三出的名头,没人敢抢他的生意;借着刘崽子众多的人际关系,生意异常的火暴,销路非常好。当然也离不开成功狠抓产品的质量,各种紧要关口。

 成功发财了,仿佛一夜间。小县城不大,消息象长了翅膀瞬间灌进了每个人的耳朵。

 那是一个合适的下午,他把她约到一间豪华的KTV包房,见到了连梦里都想嚼碎的初恋情人。苇子几乎没变,身子纤丽单薄,圆润的脸,清清亮亮的眼神,头发黑亮,中间分开,左侧别着一个小发夹,两根麻花辫子搭在前胸。低着头,没说话。

 成功一切胸有成竹,满脸柔情,嘴上裹蜜,把那抹纤丽身躯拥进怀抱,轻声细语:“回到我身边吧,我现在能给你幸福了。”心想,如果你拒绝了就算捡个便宜,就此放过你。如你嫌贫爱富回到我身边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事情竟是那么顺利,她哭了,痛哭流涕。在包房里,他第一次占有了她,“你不是处女?”他有些怀疑地问。

 “有一天下雨,那个未婚夫没走就……”她支支吾吾。

 他佯装愤怒,朝她咆哮。其实心里窃喜,久盼的鱼儿终于咬钩了。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无数次。她和未婚夫果断的分了手,搬来和他同住。苇子感激上天的眷顾,让自己又找到了生命里那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她看到的天是蓝的,云是白的,水是绿的,世界一切是那么美好。

 哪知一团乌云正朝她铺天盖地袭来,一个魔鬼正朝她张开了嘴。

 后来的日子可想而知,成功没了往日的温柔,经常无故的找些小错误将她打的遍体鳞伤,她不敢大声呻吟,象个十足的小罪人。她天天渴求着结婚,他一次次的找借口搪塞过去。

 终于,有一天,她说:“我怀孕了。”

 “打掉。”他面无表情。

 “不!”她斩钉截铁。“我们结婚吧?”

 “现在正干事业的时候,怎能分心?打掉!”

 “不打,反正以后不用你管好了!”她没有妥协。

 这个一向逆来顺受的小女人居然敢反抗他,他恼了,给了她两个有力的耳光。她大声哭了起来,象积累多年的水库突然有了裂口一发不可收拾。她哭的无所顾忌,任凭他的打骂,非要把孩子留下。

 没办法,他开始讨好的哄她,只要你先打掉孩子,我们马上结婚。可笑的理由,她信以为真。

 医院,扑鼻的各种药的味道。她脸色惨白,身子哆嗦,拼命的往后退。成功几乎象拎一个小鸡一样把她拎到手术台上。关上门,听到她的惨叫。他笑了,报仇了,报复的酣畅淋漓。

 谁能拒绝一个哭哭啼啼怀了自己孩子的女人,谁能拒绝一个生命的降临,神也不能做到。他做到了,他是一个男人,一个绝情男人。

 此后,他开始象躲避瘟神一样躲着那个打掉孩子的女人。有时看到她表情痴呆的在自己厂子门口转悠,他心里窃喜,“我胜利了,终于报复了想要报复的人!”

 那天在街上,终于被她逮到。她不顾众人诧异的目光,紧紧搂住他的腰,问:“为什么不理我?!”

 他硬硬的掰开她的手,自言自语:“良心的发现!”迈开大步走了,不理她声嘶力竭般的哭喊。

 第二天,她来到他的办公室,两眼直直地盯着他,“为什么欺骗我?”愤怒的目光几乎喷出利箭将他杀死。

 他不敢直视那悲愤,锋利的眼神。“算了吧?人家结婚的国家还批准离婚呢?何况我们,好和好散吧?”他轻描淡写,十足的蔑视嘲弄。

 “你负我!”她掏出藏在怀里的菜刀,大喊着扑过来。

 他把脸转向墙壁,一动不动。刀的力度没有想象的那么大,轻轻滑破他的后背,鲜血淌出来。

 “咣当”一声,刀掉在地板砖上,声音脆脆的。

 她哭泣着捂着脸走了,是那种上气不接下气的哭,绝望荒凉。

 厂子里的工人听到声音不对,赶过来,要追。他摆了摆手,让她走了。

 从此后没人再提起苇子,也没人见过她。有人说:苇子疯了,手里还拿着一条破旧的裙带,象条惨白的死蛇一样,嘴里整天念叨着,二哥哥,娶我吧……

 成功听到这个消息,心莫名的刺痛了一下,没有了苇子,也没有了裙带的故事。

 他没有想象中的高兴,利用金钱玩弄女人,游戏人生,似乎从来没认识过苇子,没爱过那个如同自己生命一样的小女孩。


纯爱言情经典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