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海荡舟手机网
导航

主页 > 爆笑 > 爆笑三国 > > 详细内容



四大美女之貂婵

  婚礼很热闹,开了十几张酒席,刘邦的朋友又都是最最会吵会闹的,起哄的花样百出,一天下来,把我累得够呛。也有人说:“刘季你老小子哪来的好福气,娶了这么个又俊又有钱的新娘子。”
  乡亲们也觉得奇怪,刘邦从小就不肯种田,就爱整天在外面晃膀子,又爱喝酒又爱赌博,也爱玩女人,平时又喜欢吹牛侃大山,娱乐的玩意儿竟没有一样不精通的。只是不爱干农活,自以为是个干大事的人,因为这样,谁家也不放心将女儿嫁给他,以至于将近三十还是光棍一条。就这么一个人,家里又没什么钱,居然娶到了城东的富家女。反正发生在刘邦身上的稀奇事是很多的,这也是其中的一件,一时传为美谈。不过也产生一些负效应,以后好几年沛县有些愚蠢的适龄青年竟不去追求门当户对的婚姻,整日里臆想着有一日也会被某位美貌的富家千金撞上,这样一年又一年,倒把青春给误了。
  随着婚姻,我成为了一个小妇人。我美妙的少女时代结束了。我总是想起坐在书房与兄弟们一起读书的情景,与小妹在花园里荡秋千,想起父亲抑扬顿挫的吟诗的音调,在后来那些令人心酸的日子里,我才发现在父亲家里的日子是我一生最美妙的时光。
  婚后不久,刘邦就犯了事,他那流氓习性一点也改不了,只知道张口就骂人,也不看对象是谁?他手下好些人都被他骂过,全仗着上面有萧何与曹参给他事事遮掩着,要不照秦的律法他的那颗头只怕已不在他的项上了。消息是绛侯周勃来告诉我的,当时他还是个用竹子编箩筐的工匠,不消说,刘邦那顶帽子也是叫他给编的。周勃还会吹吹唢呐,人家办丧事里他给人帮忙奏哀乐赚点小钱贴补家用,这些人当中,就数他最忠厚老实了,战争期间常被陈平戏弄,他也不以为意。现在他是朝廷的太尉,不过见我也是象老鼠见了猫似的。
  周勃哭丧着脸说这回糟了:“刘大哥大骂夏侯婴被人告了密。现在已经收押在大牢里了。”我一听也急了,夏侯婴是县里的侯补主任,按照大秦的律例,骂官员可是重罪,只怕要被脸上刺上字送去郦山替始皇帝挖墓去。
  我问周勃:“有没有告诉萧何?他应该会有点办法。”
  “卢绾去通知他了,只怕现在也应该赶到了。”
  我到的时候,刘邦在牢房里气定神闲,这牢里牢外的都是他的手下及朋友,他吃得了什么亏。但我知道现在不比以前,王县长是急着要逮住他的缺失,为着我的婚姻。王县长平生何尝吃过这种大亏,心里把个刘邦恨得痒痒的,这次的密探恐怕也是他的卧底,要不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夏侯婴、萧何、曹参、卢绾还有周昌兄弟也来了。夏侯婴更是急得团团转:“这可怎么办才好?我们正说一个好笑的话题,刘季只是顺口吐了几句口头禅,也不知被哪个卑鄙小人给听去了。事情怎么会这样。”
  刘邦在牢里还叫嚣:“直他娘!哪个乌龟王八蛋干的好事。看我哪天不剥了他的皮抽他的筋。”
  我唤他:“刘季……”隔着铁栅栏他的头发乱了,我帮他拨过去。
  “别慌,我马上就能出去了。”他拧一下我的脸:“笑笑,别苦着个脸,不好看。”我勉强笑了一下。
  这案子王县长亲自督办,萧何里里外外地周旋也还是瞒不了。最后一线希望只能是我自己了,这是个夏末的黄昏,我换上我最好的衣衫,全身熏过香,画出最妩媚的眉型,在唇上涂上桃红的胭脂。在青铜的镜中我看见自己是那样的美丽,带着一种骄傲慷慨的悲壮。我将赴一个约会。
  他就坐在那里等我,荷花池边,荷花已经谢尽了,满池是萎顿的荷叶。他说:“你更美了。”
  我的发钗解下来,乌黑浓密的发散下来。我完成的是一项交换,这时,我的眼中又现出刘邦的模样,我比任何时候都爱他。
  事后,案子又重审了,刘邦被放了出来。我们相见是那样的开心,我紧紧地拥抱着他:“你是我的。”我对他说:“你永远都是我的。”他也低低地对我倾诉他那些粗俗的情话。那时的日子是无边的幸福,虽然日子过得很清苦。
  这年皇帝的占星师说:“东南方向有天子气。”皇帝听了,便借口东巡要来看个明白。刘邦去咸阳时见过皇帝的游行,知道他的威严与手段。为着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那些异相,平日里又爱吹牛,心中惊恐不安,唯恐有人把他告发了。
  大伙儿都劝他去芒砀沼泽的山洞里躲藏,他便去了,他最好的朋友卢绾也跟去了。他们俩总是形影不离,有时看着真让我也嫉妒。巧得是,这哥俩是同年同月同时生的,卢绾战后被封了燕王,也是因为他与刘邦多年的情谊关系。他在刘邦死后害怕我会杀他全家,逃到了匈奴。听说前几年已经病死在胡地了。一个人死了连尸骨也不能安葬在自己的家乡,这是多么的可悲。
  那茫茫的沼泽是死神的魔沼,黑色的沼泥诱惑着人的视线,有次我送饭去时,亲眼看见一个人掉进去,迅速地被吞没,快得连挣扎都来不及。那些岩洞里躲藏着好些犯了重罪的通缉犯,刘邦在哪里都能迅速地与人交上朋友,他侃起山海经来是那样地滔滔不绝,看见喜欢的人就热情洋溢,看不起某人就破口大骂。有他在的地方,总是充满了生气,即使在沼泽岩石间也一样。他问我怎么才找到他的,因为那时我们彼此相爱。我说因为你的头上飘着一朵祥云。其实那是爱情的云彩。
  儿子孝惠就是在那时候出生的,过了两年我又生了女儿鲁元。我一生也就生了他们两个。刘邦却从来也没宠爱过他们。儿子一点也不象刘邦,扁鼻子,性格懦弱,连我也禁不住疑心。这始终是我心头的一个悬案,不过我永远也不会去挖掘。刘邦不喜欢这一双儿女,在楚汉战争的时候,项羽追他时,他为了减轻负荷,屡屡要把这双儿女丢弃,每次都被夏侯婴救起,搞得刘邦破口大骂。那时我正在楚国为人质,受着百般的折磨与耻辱。而最后一击却是刘邦加诸于我。那年以后,我作为女人温柔纯善的一面无形地消失了,我是多么的痛悔。我是个有仇报仇有恩报恩的人,我决不亏待曾恩待过我的人,我也决不饶恕让我受了这诸般痛楚的人。那年,刘邦在定陶得到一姓戚的女人,他们俩如胶似漆。在我苦苦挣扎求生之际,他们却饮酒作乐,欢歌笑语。我又怎能饶恕?在我的努力经营下,终于在刘邦死后,我儿孝惠做了皇帝,去年他死了。鲁元则嫁给了张耳的儿子张敖。张耳也是刘邦早年的老朋友之一。
  秦始皇东巡回去路上死掉了,我的老公刘邦却由此从岩洞中脱困回来,仍旧干他的老本行。这时,陈胜已经发动起义,来我家里的人日益地多,议论着天下的局势,刘邦也是跃跃欲试。他总相信自己是不凡的,是要干一番大事业的人。其实那条龙也不过是他弄出的鬼把戏而已,开始只是想吓吓酒馆的老板娘,后来老板娘果真把那些酒钱帐单给撕了。众人更是越传越神,刘邦他得髓知味,把戏也越演越烈。我是他的同谋,我总是对人说,看见刘邦头冒青烟,又说他妈生他时梦见一条龙进入肚子,反正,这都是随便人胡诌的。这世上总是轻信的人多,十个人里面有七个相信了,另外三个也就没有抵抗力了。
  秦二世胡亥继位,继续建造阿房宫。所有的罪犯都被押解去京参加宫室的修建。据刘邦说阿房宫有八百多座宫殿组成,里面藏满珍宝美女,宫室之间用高架桥相联接,从咸阳的内宫一直延续到渭水,真是巍峨耸立。阿房宫建了三十多年还没建完,耗尽了天下的人力财力,最后却被项羽一把火给烧光了,火势漫延三个月才熄灭,真是可惜。
  可见得一样基业要建立是很困难的,要毁坏却容易得很。象韩信,征战那么多年,打胜了那么多硬仗。楚汉战争之际,项羽招降他,蒯通劝说他都没有动摇他跟随刘邦的决心,在年老之时,却失去了坚定的信心,竟与陈烯起合伙谋反之心,终于被我找到了机会灭了他三族。韩信虽然傲慢无礼,我却与他也没有什么私人恩怨,只不过他的存在对我的威胁实在太大。他曾经得到过刘邦的保证:见天不杀,见地不杀,见铁不杀。以为这样便杀不了他,真是个傻B,我把他用布兜起来,用磨得尖利的竹签直接插入他的心脏,连血也没有迸出来。他死的时候是那样的痛悔,他说后悔没有听蒯通的话,蒯通在楚汉相峙之际劝他三分天下,独立为王。
  刘邦押解了百来个犯人去京,此去大概要二三个月才能回来,我把他送到城门口,望着他渐渐消逝的背影,惆怅复惆怅。
  没过半个月,一天夜里,有人敲我的门,我批衣开了门,是周昌。他是个结巴,讲话急不来,一急就说不出话。
  我倒杯茶给他:“别急,慢慢说。”
  周昌越发的急:“嫂……子,刘刘大哥他造造反了。”我一听,心里一惊,谋反是要诛连九族的大事情,只怕草率不得,眼前只有萧何是可以商量的人,别人只怕都不可靠,这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我便叫周昌陪了我连夜去找萧何。
  萧何没睡,曹参也在,还有樊哙。我一看这情形,心里就明白了:“你们都知道了。”
  萧何叫我别急,这事是早晚都要发生的事,秦已是强孥之末了,秦这块肥肉现在已经在砧板上,就等天下群雄一起,分而瓜之了。萧何看着夜空的星星说:“看哪,心宿星的位置正在移动,战争的年代又要到来了。”
  革命是需要根据地的,萧何最清楚这一点。他打算以沛县作为内需供应点,从天文地理历史角度给王县长分析许久,把王县长给说得动了心,派了樊哙去迎接刘邦。过了两天,刘邦率他的徒众到了城下,他们在城下大声地聒噪着,刘邦更是一副大摇大摆的模样。王县长看见他,就觉得无名的火往上升,他便下令不得打开城门,想来萧何与曹参是一伙的,要杀他们。萧何何等机智,与曹参两人连夜抄小路逃到了城外与刘邦会合。
  他们用箭射上来几封告全体沛城人民书,号召人民杀掉王县长,推举新的首领,推翻秦的暴政。那时我已住在娘家,族中长老拿着书信要我父亲拿个主意,他们相信我父亲是有识之士。父亲也知道秦气数已尽,王县长为着他的固执的一已之见送掉了性命。百姓们打开了城门,象欢迎英雄一样地欢迎刘邦这个昔日臭名昭著的流氓头目。
  从此战争正式开始了,死亡每次都触手可及,所有活下来的人都曾经与之擦肩而过,活下来是多么的不容易。然而躯壳虽然保全了,心却化成了碎片,在一个午后,在一座城下,我在上面,刘邦在下面,项羽站在我前面,虞姬坐在我后面的帐中,她一生都保全了她的爱情,可我没有。
  在那个春日午后,一口大锅煮着滚烫滚烫的水,水已经开了,是热的;剑抵在我的心上,是凉的,但比这一切更锋利的是他的那话语,风儿将他的笑语凉嗖嗖地吹来:“你煮成羹汤之后,也分我一碗喝吧。”他哈哈地大笑着。
  后来我千百次地问自己,除了爱他我还能做些什么,这时我才知道除了爱他我还可以恨他,恨他就是毁灭一切他所喜悦的东西,我没有其他的出路。


四大美女之貂婵
搞笑三国
戏说三国群英---周瑜荐才